风雨小说网 > 养女成妻:首长私密爱 > 115 小女王,强度训练!

115 小女王,强度训练!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然听到这哈哈大笑的声音倏然一愣,手枪骤然转了个方向,随即便在自己的手中转了一个圈儿,微微眯眼看向来人,在看清来人之后,眸中浮现起一抹笑:

    “没想到你还在这里。”

    来人个子不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五官深邃,鼻子高挺,他上身身着一件黑色的真丝衬衣,从上往下数的前三颗纽扣都没有扣上,古铜色的肌肤裸露在外,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狂野的气息来。

    布莱克在看到来人后,表情也是微微一变,他怎么会亲自过来?而且这个傅安然看起来和他还很熟的样子。

    来人正是猎人学校的大股东之一,本杰明·詹姆斯,一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詹姆斯今年已经五十有九了,但是仅从外表看起来的话,他也不过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极为狂野。

    詹姆斯的身后跟了好几个人,安然看的出来,那些人都是猎人学校自己培训出来的雇佣兵,他们隶属黑水公司安保公司,看来詹姆斯的身份又高了不少啊。

    詹姆斯让那几人就在原地等着,他阔步走到安然身边,大手毫不客气的拍在安然身上,嗓音依旧豪爽:

    “我说小女王,你这么些年都没有联系我们,这是去哪儿逍遥快活了?你是不知道,这些年你不来教训教训这群小子,这群小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威慑。”

    詹姆斯整一副哥两好的模样和安然勾肩搭背着,如此行径的詹姆斯可是把布莱克给吓着了。

    詹姆斯很少会来猎人学校,他来一次学校就会遭殃一次,布莱克对他极为打怵。

    詹姆斯这人看起来很狂野,但是绝对是个很心细的人,他的表面能够魅惑所有人,会让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没有脑子的白痴,整天都只知道哈哈大笑,但是如果你真的怀着这种心态和他交往的话,那么你铁定会被他欺骗的倾家荡产。

    詹姆斯的手段是整个猎人学校出了名的黑心的,他会无视所有人的性命,在他的眼里,除了他所在意的人之外,所有的人都不能够称作为人。

    用他的话来说,你们都不过是一群智商稍微高了点的牲畜。

    布莱克在猎人学校里做了将近二十年的校长,从来没有见过布莱克对谁如此和颜悦色过,即便是他在面对他的宝贝女儿的时候,表情都是紧绷着的,但是他却对这个傅安然……

    “哟,我这刚来就差点儿被人给杀了,我还敢来?”安然在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在布莱克的身上一扫而过。

    布莱克瞬间觉得自己全身都似冻住了一样,詹姆斯的视线顺着安然的看了过来,而后继续笑着,“哎哟这个事儿还真是和布莱克没啥关系,我吧,就是想要试试你的身手倒退了没有。”

    安然促狭的看着詹姆斯,“哦?”

    詹姆斯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还带着一丝的好笑,“哎呀呀,我说我的女王,不要用这种眼神来看我,虽然我是挺怀念你的眼神的,但是这让人发怵的眼神还是不要了。”

    布莱克之所以对安然动手,的确是因为之前他接到了詹姆斯的命令。

    布莱克虽然是校长,但是詹姆斯在股东中的话语权是很大的,只要他的一句话,他这校长的职位大概也会保不住了。

    “哦我的布莱克,我想你是知道什么是该说,什么是不该说的,你先下去吧,我要和我的小女王好好的聊聊天。”音落,詹姆斯不再理会布莱尔,拉着安然便朝着雨林深处走去了。

    安然手中的手枪并没有放起来,继续在她的手中转动着。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直走着。

    “我说我的小女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返老还童了?嗯,用你们的华夏话来说的就是返老还童吧?”詹姆斯走在安然身边,面上带着的不是平日里的笑,而是带着一股子温馨来。

    詹姆斯从刚才见到安然的时候就很想问这个问题了,但是碍于布莱克站在一边,他不好多说什么,因此在只有两人的时候,詹姆斯方才问道。

    安然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呢。”

    “必须得要问啊,要是真有什么返老还童的方法的话,你一定得要告诉我啊。”詹姆斯半开玩笑的说着。

    安然笑了笑,“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一般人可是认不出她来的。

    “你从踏入这境内就已经散发信号了,我会不知道你来了?”詹姆斯也是突然接收到下面人传上来的话的,在他接收到那条信息的时候,他还愣了一下,但是他不敢多做停留,想也没想的直接就跑了过来了。

    安然留了什么信号?她刚下飞机的时候,她就随手打了个暗号,她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他们的人,但是她终究都得要试试,谁知道之后会不会需要用的上他们的时候呢。

    只是没想到,这詹姆斯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我也就是试试而已。”安然叹息,“不过你的问题啊,返老还童什么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了。”

    安然在上一辈子自从从猎人学校离开之后,只是重新回来过两次,其余的时间他们都是用的电子邮件联系的,安然的小女王的称号也是在他们的学习中被叫起来的,她完全的女王范儿让当时的学员无不折腰,而且当时的安然可是所有学员中年龄最小的。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但是我们马上就要开始训练了。”安然叹息。

    “算了吧你,这些东西对你来说还不都是小意思,你快点告诉我,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詹姆斯算的上是安然能够信任的人之一,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他绝对是可以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好朋友。

    “其实,我已经死过了。”安然的话让詹姆斯的脚步一顿。

    “等下,你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是谁?”詹姆斯疑惑了,什么叫做已经死过了?

    “就是你听到的这样,其实真正的秦岚已经死了,我只是在一起机遇巧合的情况下,重新活了下来。只是换了一个身体,你懂吗?”安然耐心的给他解释。

    詹姆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是想着想着他就头大了,他挠挠头,有些烦躁,“我不管你是不是死过了,只要你现在是我的小女王就成了,不过我说你现在有十八吗?我说当年的时候你就那么小,现在你还这么小,还真是……感觉够神奇的。”

    安然对于詹姆斯的信任有些好笑,“我说你就不怕我是假的?手势也是从别人那里偷学过来的?我这个所谓的解释只要是个人听起来都觉得是假的吧?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怀疑?”

    “放心吧,我看上的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模仿得了的。你虽然是换了一张脸,年龄小了一点,但是你整个人的气势可是没有丝毫改变的。”詹姆斯乐道,“我和你说啊小女王,你是不知道迈克这人最近可事儿了,这些年里不是都没有你的消息吗?迈克可是打算去你们华夏找你去了。”

    安然当年在猎人学校里呆了三年,她的最后一次训练留下的四个人里面就是她,詹姆斯、迈克和猎人,他们当初被分到了一个小组里面,最后也只有他们这一个小组完成所有的任务,并且坚持到了最后,他们四人的感情不是别人能够超越的。

    猎人喜欢做教官,因此不管上头的人给他多优渥的条件,他都不为所动,就是在学校里面当教官,并且常年被人称作冷血猎人。

    安然知道,猎人虽然看起来极为冰冷恐怖,但是他其实是个极为心软的人,他会很容易的为了一件事情就感动的哭的稀里哗啦的,想当年他们分别的时候,猎人可是哭的都快要岔气了。

    “诶我说,小女王你比我小不少啊我记得,你怎么突然就给……去了?”詹姆斯顿时一阵疑问,倏然,他面色一冷,“是谁做的?”

    “放心吧,这事儿我自己会解决的。”安然没打算让别人来插手她的事情。

    “怎么,还和我们见外了?”詹姆斯不乐意了,“我说小女王啊,你还真是……”

    “还没有轮到你们动手的时候,放心吧,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我会解决的。”要是一个小小的凯撒都需要动用这边的关系的话,安然连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听到这话,詹姆斯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极好了,“我说这一次是猎人那小鬼教你们是吧?那小鬼没有认出你来吧?”

    安然摇头,“你想要让那个单纯的孩子看出什么来?”猎人现在已经有五十有四了,但是猎人学校里的学员都以为猎人顶破天也就只有四十七八。

    詹姆斯点点头,感觉也是这个事儿,“那你说……”

    “就不要告诉为他了,否则到时候他会做出让人费解的事情来得。”安然有些无奈的摇头,当年不知道为什么,猎人对安然极为依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年龄相仿的原因,总之那孩子特别黏她。

    “那迈克那里……”

    “你要是碰上他了,就别让他过来掺和了,等我这边训练完了,我会去找你们好好聚聚的。”一个詹姆斯已经让布莱克露出那般震惊的表情来了,要是再来个迈克,那么这还怎么学习了。

    “那好吧,不过我说那个你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忙?”詹姆斯还是不死心,“免费的哦,放心我是不收费的。”

    “你要是敢收费,我抽不死你。”

    詹姆斯的雇佣费可是很高的,很多人想要出钱去雇佣他的人,还不一定能够雇佣的上,黑水公司的安保人员遍布全世界,而詹姆斯便是这群安保成员的上司。

    詹姆斯哈哈大笑的更厉害了,这小女王可算是回来了。

    “小女王,感觉你比以前要快乐了很多啊。”

    “哦?是吗?”安然挑眉,“难道我以前都是冷着一张脸的?”

    “虽然不是冷着一张脸吧,但是也是似笑非笑的看人的,总之就是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的,唔……不过现在哪种感觉已经没有了,虽然眸光依旧清冷,但是感觉比以前的要好多了,至少不那么冷人了。”这是詹姆斯感到的安然最大的变化。

    安然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有吗?”

    “怎么?我们的小女王这是谈恋爱了吧?快告诉我,我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小伙儿收了我们家的小女王。”

    “嗯哼,等到时候我会把人带过去的,我要先回去了,猎人的训练应该快要开始了,我要是回去晚了,还不知道在怎么被他折腾呢。”

    “你直接告诉他你是谁不就行了?我十块钱打赌,他会抱着你哭鼻子。”那小鬼从来就是喜欢玩儿这出,詹姆斯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安然白了他一眼,“行了,别把我来了的事儿告诉别人,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事情,就让他们都认为我死了就好。”

    詹姆斯有些不明白安然的做法,但是既然小女王都这么发话了,他也不能够说别的,只能够照做。

    要说这个世界上除了詹姆斯的老妈可以管住他外,也就只有安然的话还能够听点了,想当年安然可是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

    安然回到大部队的时候,她远远的就看到了傅君皇那双漆黑的眸子,他担忧的看着她,在看到她毫发无损的走过来后,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银狼等人在看到安然走回来后,也都舒了口气。

    就在刚才不久,他们看到叫着安然出去的校长独自一人回来后,表情都变了,但是校长什么都没有说,表情更是冷的厉害,傅君皇的视线从他过来后,就是没有从他的身上离开过。

    布莱克是知道傅君皇的,他曾经在他的手下待过一段时间,甚至连猎人都记得傅君皇。

    或许对于傅君皇这人他们是忘记的差不多了,但是对于傅君皇这个名字他们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个九岁的震慑了他们所有人男孩子,傅君皇。

    没想到这已经快二十年过去了,傅君皇已经如此大了,甚至还来参见了第二次的学习。

    只是布莱克能够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赫然想到那个跟着自己一块儿出去的傅安然,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一时半会竟然还是没有想出来。

    当时的布莱克还在疑惑傅安然的身份。

    什么叫做你这十几年不来?傅安然不过才十八岁,十几年前她才多大啊?小女王?他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称呼。

    安然归队后,正好是布莱克讲话的时间,他就是简单的致词了下后,教官猎人便对所有人进行了编号。

    “你们要记住,你们现在没有姓名没有性别没有耻辱感!你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你们只是一个数字,只是一个编号。”猎人冷着一张脸大声的喊着,那张面孔可以冷的掉渣了。

    安然的编号08号,而傅君皇的是02号,银狼17号,猎豹是16号,秃鹰25号……

    “啊我不喜欢13这个数字,我可不可以申请换一个?”一名黑人士官突然大声的喊了出来。

    那名士官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身材很强壮,看起来很是高大威猛的样子。

    “在我这里,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猎人站在那名黑人士官面前,大声的吼着。

    黑人士官被近乎贴着自己喊叫的猎人给叫怕了,他紧闭着眼睛,紧了紧的握着被分到自己手中的号码牌。

    见那黑人士官不说话了,猎人方才走到一边去,继续说了几句话。

    “你们要记住,在我这里,没有烈士,只有英雄。你们要是死了,没有人会给你荣誉勋章,你们就只是死了而已。你们要是承受不了了,只要到我身后的这块钟上敲一下,说你退出你受不了了,那么我们会光光荣荣的把你送回到你的国家去。”

    猎人在说这话的时候,眸光极为森冷,他就似用一种在看死人的目光看他们一样。

    “我不想看到逃兵,承受不了了可以告诉我,但是如果我要是发现了逃兵的话,我会亲自崩了他,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猎人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许的松动,甚至可以说是更加的冰冷了些。

    安然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当年他们那一批的学员里面就因为有一个逃兵不知道怎么的就跑进了一个毒贩窝里,那是他们早就下好的陷阱,有不少的兄弟们为了抓那个逃兵回来,都死在了那些陷阱里。

    那群兄弟们并没有想太多,他们只是想着自己去把逃兵找回来,他们手中没有任何的武器,因此他们都落入了埋伏中,当场就死了五人,还有两人是终身残疾,而那一天退出的人就达到了十四人。

    而那个逃兵却是没受到丝毫的伤害,在他们将他救出来的时候,他还不明所以,甚至还在不断的哭诉说只因为自己受不了了,但是当他知道有那么多的兄弟为了他而死后,他当场就愣住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啊后来啊,后来那名逃兵……

    安然苦涩的勾了勾唇角,都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啊,还如如此放不过自己啊。

    等猎人将校训都说完之后,夜色也都黑了下来,“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明日正式开始训练。请好好享受你们为时不多的休息吧。”

    说完,猎人转身就走了。

    下午安然不在的时候,他们已经分好宿舍了,一间宿舍里共有二十个人,这一次的四十一个人因为安然的关系,那个手指被废掉的已经没办法参加下面的训练了,只能够提前回家,因此现在正好是四十人,各自二十人一个宿舍。

    安然他们八人全部都在一间宿舍里,他们找到贴着自己姓名的床位,安然的床位正好在傅君皇的上面,两人上下铺。

    傅君皇自发的将床铺整理好,他又爬到上铺去整理了下安然的床位,“好好休息吧,一会儿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呢。”

    傅君皇没有从上铺上下来,就在上面躺了下来。

    安然暖心的笑了笑,老帅哥总是在这种细节上护着她。

    安然爬到他的上铺上,双手环在他的脖颈上,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而后道,“等结束后,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几个朋友。”

    傅君皇点头,那张冷硬的五官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

    兀然,一声口哨声响了起来,是一名意大利中尉,他口中似乎还嚼着什么东西,他一脸暧昧的看着安然和傅君皇,“原来你们两个是一对啊。”

    “哎哟,还真是郎才女貌啊。”那命意大利中尉身边的人也应和了一句。

    安然没有搭理他们,在她看来,她今日的威慑差不多已经有些作用了,只要没有人不长眼的话,那么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麻烦了。

    两个意大利人一个编号021一个014,吹口哨的那个中尉就是编号021。

    银狼睡在安然旁边的的床铺上,他的上铺是徐正,徐正的编号是36,万磊是09。

    “8号,你今天那是华夏功夫吗?看起来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14号看起来很是兴奋的样子,一脸好奇的看着安然。

    “不是,就是皮毛功夫而已。”安然回答道。

    14号见安然没有要多说的样子,便耸耸肩,朝自己的床铺走了过去。

    银狼他们看起来还很兴奋的样子,其实他们更加好奇的是安然出去到底做了什么事儿,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总觉得布莱克对安然的感觉很怪。

    小怪物难道果然是不管到哪儿都很吃香?

    “有什么问题等有时间在问,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赶紧休息,等你们熟睡以后,有的是东西等着你们。”安然翻身下床,躺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并没有打算再说别的什么,冷声收了几句之后,便什么也不说的,闭上了眼睛。

    幽灵众们明白安然的意思,他们在幽灵的时候也是时常如此,突然总会在他们熟睡的时候发生,在无赦,叫醒他们的永远都是爆炸瓦斯,幽灵众们时刻保持着警惕,因此即便是在熟睡的时候,身体也是属于作战状态的。

    想来,这个猎人学校应该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嘈杂的宿舍内渐渐恢复了平静,渐渐的有人开始打呼噜了,还有人说梦话磨牙的声音,总之做什么的都有。

    夜深了。

    宿舍外连一条狗叫声都没有,有的只是呼呼的风声。

    倏然,一声吱呀声响起,这声细微的声音在风声之下,极容易被忽视掉,但是躺在床上逼着眼睛的安然倏然睁眼,快速翻身下床。

    而她的脚步刚刚落地,傅君皇也已经从上铺跳了下来,银狼他们几个也都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黑暗中,几人快速的打了几个手势之后,他们快速的走到了最近接门口的地方,他们并没有叫徐正他们三个,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靠自己的反应能力和警惕性的,他们起不来他们也不能够帮他们,这东西还是得要自身学会的好。

    果不其然,就在他们刚刚接近到门边的时候,几个小型瓦斯瓶便从门缝里面扔了进来!

    砰砰砰的爆炸声将床上的人们全都吓醒了,咳嗽声,喊叫声叫骂声,总之什么声音都有,而也就在同一时间,安然他们快速的拉开门,窜出了门去。

    幽灵众五人全部都在外面,面部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来,他们身着着猎人学校发的服装,手中扛着枪,身子笔直的站在门口。

    站在门外的人们在看到安然他们如此跑出来时,表情都是微微一变,他们并没有想到华夏人竟然会如此迅速,甚至表情上看不出丝毫的痛苦来。

    建校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猎人走到安然他们身前,刚想要开口问他们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群人扒拉着门全部都跑了出来,一个个的直接毫无形象的瘫倒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表情极为痛苦。

    “你们这是疯了吗!”其中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大声的叫骂着。

    “你们这是想要我们的命!”

    “我会告你们!我要让你们上军事法庭!”

    从宿舍里出来的人都止不住的大声的叫骂,徐正、万磊和王豪出来的时候,表情也都是不好看,面色惨白的很,但是在他们看到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安然五人时,表情都是一顿。

    王豪心中对傅君皇的崇拜更加厉害了,对他来说,傅君皇是无所不能的,傅君皇自然能够躲过这一次的瓦斯爆炸,只是没想到幽灵的所有人都躲了过去,这幽灵特种部队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但是万磊可不这么想了,他整个人都是恨恨的看着安然他们,他们就是故意的,他们明明可以通知他们一块儿跑出来,但是他们却没有!哼,想要让他们出丑是吗?

    徐正的眉头也是微微拧起,对于安然他们做事情的原因,他不明白,明明可以通知,为什么不通知呢?

    “我不管你们是在骂我还是要杀我还是要上军事法庭上去告我,我告诉你们,只要你们现在还在我这里,你们就得要听我的!我就是这里最高的全力执行者!想要把我告上军事法庭,你们就先从这里退去再说!”猎人站在一群狼狈的躺在地上的人之间,阴冷的说着。

    猎人的话一落,便没有人在说什么话了,甚至就连叫骂声都小了下去。

    “我告诉你们,以后这就是你们的起床号,你们要习惯这里的一切!现在我问,有谁承受不了的,可以举手,然后敲响那钟,你就可以回家了,回到你家舒舒服服的去睡觉。有没有!”

    人群中,没有人说话,但是人们的目光都是各不相同,甚至还有些许的恍惚。

    人群中有人想要走,却被身边的人给拉住了。

    安然看了看身侧的人们,发现他们一个个的表情看起来都很兴奋的样子,安然也就淡然了,看来华夏人都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啊。

    但是安然现在哪里知道他们之所以兴奋完全是因为银狼他们在佩服安然呢。

    幽灵的训练差不多和这个猎人学校差不多,那么岂不是说他们日后的日子会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好上许多?

    在幽灵的时候,在他们进入幽灵之前,训练他们的教官也是如此说的,日后叫他们起床的就是这些爆炸瓦斯,和这猎人说的话简直就是一摸一样啊。

    “很好,看来是没有人要退出了,那么现在回到你们的宿舍,我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整理好你们的东西,然后立马出来。”

    猎人的话音刚落,所有人一下子全部都跑了回去,虽然心底还是骂骂咧咧的,但是为了他们的荣誉,他们只能够继续忍着。

    幽灵众们不动,他们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如果他们预测的不错的话,等那些人都出来后,他们将要进行的就是十公里越野了,大半夜的开始越野,果然是猎人学校可以做出来的事儿。

    待其他的学员都走了,猎人这才走到傅君皇的身前,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听到异动就起来了。”傅君皇回答道。

    猎人是知道傅君皇的,对于他的能力他自然是十分清楚地,但是其余的这些人……

    “你们也都是听到了异动?”

    “是!”银狼等人道。

    “哼!是不是你们心里明白!”

    “嘿,我们心里自然是明白的。我们以前的日子里也都是这样醒过来的,如果不时刻保持警惕的话,我们就得天天吃瓦斯了。”秃鹰嘿嘿的笑着。

    猎人的视线在傅君皇身上一扫,随即明白了过来,看来这小子是把猎人学校了的训练方法带到了华夏。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差不多可以理解为什么了。

    猎人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跨伦的站在一边,双手背在身后,表情冷然。

    安然无奈的摇摇头,小鬼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零分五十秒,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虽然看起来有些许的狼狈,但是好歹他们的行军装备没出什么差错。

    “好了,十公里越野,跟着前面的车,快速前进!”

    猎人的话刚刚说完,众人的表情就是一紧,而幽灵众们的表情却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秃鹰总有一种感觉,这小怪物不会是照搬的猎人学校的训练项目来操练的他们吧?

    自然不是全部照搬的,只是部分而已,如果是全部照搬的话,这群人一定是会受不了的。

    起初他们跑的都还算是比较整齐,没有掉队的,但是渐渐地,就有人开始掉队了,而更神奇的是第一个开始掉队的竟然不是女性。

    “难受吗?”傅君皇有些担忧的看着安然,宝贝虽然厉害,但是她终究依旧很久没有如此强度的训练过了,他害怕她一时半会儿撑不过来。

    安然摇摇头,表示没事儿,“放心吧,撑不住了我会说的。”

    傅君皇的眉头微蹙了一下之后,便继续在安然的前面跑着,他在为她挡风。

    幽灵众们很有默契的成五人一行的跑着,步伐极为整齐一致,呼吸沉稳有力,暂时还没有丝毫絮乱的感觉,王豪感觉很好玩儿,他跑在了他们队伍后面,徐正自然也是加入到了里面去了的,只是万磊感觉这么跑没意思,他自己跑到了最前面去。

    安然可是记得,跑到最后几名的人可是没有饭吃的。

    傅君皇将步伐可频率控制的很好,在他们身边跑着的人早已开始气喘吁吁后,他们的气息尚且还只是有些许的微喘。

    安然觉得自己的胸腔闷极了,就和要炸了一般,难受之极,在体力上她果然还是要差那么一些,但是不能够倒下文,不能够停下来,她要紧跟上他的步伐,不能够被他甩下。

    脚步慢慢的变得沉重起来,这不只是安然一个人的感觉,银狼他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平日里虽然都会有十公里的越野的,但是并不是天天都会有的,他们自然也会累,也会气喘。

    渐渐地,掉队的人越来越多,喊着不行了不行了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但是那些人虽然是这么喊着,脚步却都没有停下来。

    猎人坐在车里看着跟在车后面跑着的人们,表情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教官,你说这一批里面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开车的士兵笑呵呵的问猎豹。

    猎豹的视线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傅君皇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冷冷道,“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会呢,我觉得那群华夏人似乎很不错诶。”

    “最初的不错,并不表示日后他们会有好的表现,不过是在耍小聪明罢了。”猎人嗤笑出声,“这群华夏人,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司机没再说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教官对华夏人的意见特别大,他记得以前的时候,教官可是很喜欢华夏人的,但是这几年里,教官就和变了个人一样,只要一提到华夏人,教官就急的跳脚。

    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他们这个冷面心热的教官。

    跑着跑着的安然突然打了个喷嚏,而这喷嚏却是引来傅君皇一脸担忧的。

    安然朝着傅君皇笑了笑,表示没事,继续迈开脚步开始跑。

    只是刚才谁在说她啊?

    ------题外话------

    好吧……咳咳,欠了一千,明儿补上……泪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