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养女成妻:首长私密爱 > 115 杀鸡儆猴!安然的威慑!

115 杀鸡儆猴!安然的威慑!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然他们抵达的第一天,学校并没有开始训练,而是进行了一次全体大检查,如若他们的身体标准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是要退人的。

    体检的地方就在一间宽大的房间里,房间里面挤满了人,这一批学员中共有四十一人,其中女性只有六人,其余的全部为男性。

    而此时这四十一人全部都在一间房间里,做着相同的体检。

    男人们都将上衣脱了,唯独华夏特种兵们的上衣都穿的整整齐齐的,他们刚刚领到了猎人学校里的作训服,常服已经换下来了,安然将她的长发盘起,露出了她美丽的锁骨。

    安然的个子很高,即便是在一众欧洲女人身边站着也不会显得很矮。猎人学校发的作训服对于安然来说有些偏大,但是即便是如此,穿在她的身上也并不觉的有多难看,反而有种别样的风味。

    因此在安然出现在体检队伍里的时候,有不少人的目光都在安然身上来回的转悠。

    傅君皇从始至终表情都没有怎么变过,秃鹰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教官,生怕自家教官什么时候一个不爽,直接就和人家打起来了。

    虽然他们都不怕这群老毛子,但是如果是教官先动手的话,到时候吃亏的终究是他们。

    他还记得,他们上午到的时候,那个该死的猎人说的那句话呢,什么叫做尤其是你们华夏人更加不行?

    他们倒是要给他们看看,他们华夏人到底是行还是不行!等到了最后,如果还是那个该死的狗眼看人低的猎人教他么的话,他一定会在走之前,胖揍那丫的一顿的。

    傅君皇现在的心情的确是不怎么好,他能够感觉到身边那群人看自己宝贝的眼光有多么恶心,但是他只能够忍,在那群人没有动手之前,他不能够动手。

    只要有人敢上前一步,敢有一点心思打在他的宝贝身上,他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总之在猎人学校里面丢掉了性命的人,不在少数。

    “把衣服脱了。”身着白大褂的一名女护士看着银狼,表情冷淡,那双淡蓝色的眸子里面浸着的是让人不舒服的烦躁。

    银狼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脱了上衣,八块腹肌古铜色的肌肤,不得不说,银狼的身材绝对是他们这当中除了傅君皇之外最好的。

    那名护士用审视的目光在银狼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眼后,方才道,“过。下一个。”

    银狼的身后站着的是徐正,他跟着前面银狼的动作脱了衣服,等待检查。

    不知道是不是安然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些学员中的人有大批人对他们怀有莫名的敌意。

    安然之前观察过了,之前的那五名女性在检查的时候只是做了正常的身体检查,并没有脱下衣服来,不过……

    安然的视线在那名护士身上打了一个转儿,随后垂下眸子来,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来。

    这是想要给他们下马威吗?既然想要给他们下马威,就该知道,要是你们的能力不够的话,可是要吃大亏的。

    傅君皇站在安然的前面,安然并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触动了几下,傅君皇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下,随即他的表情就冷了下来。

    “请脱下衣服。”那护士见傅君皇表情有些呆愣,眉头微蹙,有些不耐烦的让他脱下衣服。

    傅君皇那双犹如古潭般的目眸在那护士的身上落了一下后,方才脱下自己的上衣,只是即便是如此,他的视线也并没有从那护士身上转移开。

    要是这人敢对他的宝贝做出任何让宝贝厌恶的事情来得话,他有千百种办法可以要了她的性命,还不会让别人发觉出来。

    那护士叫凯瑟琳,是猎人校长的女儿,人长得很漂亮,是不少学员的梦中情人,只是高傲了些。

    凯瑟琳看到傅君皇如此看着她,心底涌上一股烦躁来,她一直都不喜欢亚洲人,总觉得亚洲人是一种及其怪异的生物,其中华夏人最为怪异。

    虽然她的父亲告诉她说,现在的华夏已经很强大了,不能够再用以往的目光去看他们,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只要一想到以后她可能会去帮助这些华夏人,她心底的烦躁和郁闷就更深了。

    而现在这个无礼的华夏人竟然一直盯着自己看,他简直就是一个色狼!恬不知耻的色狼!

    只是在傅君皇脱下衣服露出他的身材后,凯瑟琳的眸子里面毫不掩饰的露出一道惊艳来,完美的身材,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凯瑟琳隐下自己眸子里面的惊艳,强行隐下自己狂跳的心脏,大声喊道,“下一个!”

    在傅君皇重新将自己的衣服穿上的时候,他发现有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的身材,还有不少记恨和其余说不明白的目光。

    傅君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人精的猎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这群人里面可是有不少人都是很喜欢凯瑟琳的,刚才看到他们的教官那么看着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

    猎豹一来就开始收集消息,虽然消息不是很多,但是也差不多都明白了。

    看来以后他们的日子还真是会很不好过啊。

    “脱衣服。”凯瑟琳看着一脸淡然的安然,面色已经恢复如常,她拿着记录本,傲然的看着安然。

    安然笑了,你看,这些人果然就是喜欢找事儿。

    听到这话,其余的学员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们的视线一下子全部都落在了安然的身上。

    这个华夏女虽然是刚来的,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够正点,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也小,就连他们看她走路都是一种享受,而且制服啊,想着被那一身军装遮盖了去的娇人身材,他们只是想想就浑身发热。

    这是有福利看啊,没想到凯瑟琳这么帮他们,让华夏女脱衣服诶。

    傅君皇的面色在凯瑟琳说出那话时,表情就整个的沉了下去。

    做完检查的银狼此时就站在傅君皇的身后,他的手紧紧的捏着自己衣服,那双犹如毒蛇般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凯瑟琳的身上。

    “我想问,为什么。”安然淡淡的问道,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随着她清雅的嗓音响起,对于听者来说完全就是一种享受。

    凯瑟琳自然是没想到这个华夏女人竟然敢问她为什么,“让你脱你就脱,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就是啊,赶紧脱吧,让我们好看看你的身材,符不符合我们的标准啊。”此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话。

    安然垂下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寒光,但是她并没有说话,只是抬眸,唇角带笑,“我想问,我和那些人有什么不同吗?”安然抬手一指,指向的另外五名女性。

    “他们身体素质比你好,你是亚洲人,他们是欧洲人,你们,不一样。”凯瑟琳冷哼,随即操着一口法语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

    安然的唇边勾起一抹笑来,随即用一口流利的法语将凯瑟琳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并且那一段话的后面还加了一句。

    “你竟然敢骂我!”凯瑟琳顿时就怒了,她一脸愤怒的看着安然。

    安然勾了勾唇角,“人都打到我头上来了,我还不打回去?凯瑟琳小姐,不要太把自己当做一棵葱,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不做不死,真心送给你,要不然哪天你把自己给作死了,指不定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安然的眸子倏然转冷。

    安然就如同一名王者,她就站在凯瑟琳的身前,表情清冷,眸光冰寒,但是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慵懒劲儿,只是那股子慵懒绝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懒散的人,反而会在她的身上感到一股子的慑人的冰寒。

    “你……不合格!”凯瑟琳从未被人如此侮辱过,她愤怒的在那记录本上重重的在安然的名字后面花了一个叉。

    倏然,华夏学员的人的表情全部都冷了下来。

    这人简直太儿戏了!她当这是什么!

    眼看着秃鹰就要是去找凯瑟琳理论,却被一脸淡定的安然给拦住了。

    “队长!”秃鹰一脸着急的看着安然,这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这么淡定。

    安然笑了笑,看这秃鹰这小子在重要的时候,还知道叫自己一声队长,还真是不错。

    傅君皇不动,刚才宝贝在他的后背上滑动的就是让他不要动,只是让他看着,他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人会针对他们。

    傅君皇的双拳握紧,银狼想要上前,却被傅君皇给拦住了。

    银狼一怔,他不明白教官为什么不让他动。

    安然就站在一脸得意地凯瑟琳身前,安然至始至终表情都是淡淡的,她不见丝毫因为不合格而又丝毫的担心,她犹如看一个小丑般的看着她,也就在众人或幸灾乐祸或同情或无感的视线下,轻启红唇:

    “凯瑟琳小姐,你凭什么说我不合格?你是歧视我华夏人是吗?”安然突然阔步向前,凯瑟琳不由自护的后退了一步,没来由的,她对这个华夏女人感到了一丝害怕,但是她怎么会允许自己露出一丝胆怯来?她强行站定自己的身子,安然也就附在她的耳边低语道:“那么你说,我要是现在就杀了你,我会怎么样?”

    最后一句话,安然的声音放得很低,除了凯瑟琳能够听到外,再没有任何人听到。

    凯瑟琳的身子没来由的开始发抖。

    她从来没有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到过如此气势,即便是在她的父亲身上也没有过,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

    安然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凯瑟琳,但是就是她如此的视线却是让凯瑟琳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嘿!我说你们这些黄种人,你们是想要挨打吗?”人群中走出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都是白种人,两人都是米国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两人的身手自然是极为厉害的。

    那两人走到安然身前,以巡视的目光在安然的身上来回的扫视了一圈儿后,他们的眸子里面都带上了一抹暧昧的笑来。

    “小妞儿,只要你肯陪我们一晚上,我们会考虑考虑放过你们的。”

    凯瑟琳知道在这里不应该让人打架斗殴,但是她现在已经被安然给威慑住了,甚至她还有一个私心就是让这群人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华夏女!

    傅君皇依旧不动。

    他不动,银狼也不敢动,在爱他看来,教官不动自然有不动的道理,显然在此之前,教官已经和君主有过计划的。

    “放心,我们会对你很温柔的。”那两人走到安然的身边,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让人恶心的笑。

    周围看好些的人们视线中都带着一股子看好戏的味道,他们知道日后的日子会有多麻烦,会有多辛苦,能够看看好戏自然是好的,反正和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都以为那个华夏女会被吓到,至少会有个什么害怕的表情吧,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想错了,那个华夏女竟然没有丝毫表情,甚至就连动作都没有一个。

    嘿,这一次可是有那么点儿意思了。

    “温柔?”安然扯了扯嘴角,“不用对我温柔,我就是害怕你们自己扛不住。”

    猎豹知道安然这是要杀鸡儆猴了,如果这一次安然不是亲手解决这两人的话,兴许日后指不定还会有什么人会偷摸的去找安然呢。

    猎豹看出来了,徐正他们自然也都看出来了。

    能够被幽灵特种部队的人乘坐是队长的人,能力自然不是他们会去担心的。

    听到安然的话,那两名海豹突击队的人都乐了,不是都说华夏人都是含蓄的吗?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火辣啊。

    “趁现在还有点儿时间,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来一发?”其中一名稍微矮一点的猎豹突击队的成员笑嘻嘻的看着安然,只是他那笑容着实是太让人觉得恶心了。

    安然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唇角上的弧度越来越冷,“好啊,怎么我不好,我们可以慢慢来。”

    凯瑟琳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安然,在她看来,这个华夏女不可能这么容易妥协的,还是说,她看到那两名海豹的人害怕了?嗤,什么东西,还不是一看人就会害怕的华夏人!

    那两名海豹成员同时一喜,伸手就要去拉安然的手,突变也就在这时,安然骤然收紧那名来拉她手的男人的手,随即快速的将那人的手指并拢,用力狠狠的向下一掰,只听喀嚓一声,随即响起的便是那男人犹如杀猪般的嚎叫声,紧接着一脚毫不客气的踹在那人的腰际间!

    那名猎豹突击队的人就如此被安然踹了出去!

    嘶——

    周围响起一片抽气的声音来,这里面除了幽灵的几个人以外,没有人会想到安然会出手,而且看她的手法熟练狠辣,想想,那人的手要是处理不当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废掉的。

    那人的队员看到自己的人被安然给废了,顿时一怒,举拳便朝安然落去!

    “找死!”安然眸光一寒,她就看着那个将近一米九的男人直直的操着她挥拳过来,安然躲避的很快,甚至即便是如此,她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松动。

    她的呼吸很稳,但是没过多久,你老毛子的呼吸就乱了起来,他以为这个华夏女应该会很好收拾,却没想到,她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对付的,甚至还和棘手。

    想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们之间的对决,想到自己还打不过一个小毛丫头,他的整颗心都乱了。俗话说,高手对决全看心境,要是心思有丝毫的偏差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那人太急于求成了,安然至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过,甚至在和那海豹成员对打的时候,表情很是轻松,甚至在拆招的时候,看起来都是极为容易的。

    两人对打久了,原本以为那个华夏女会很快的完蛋的人们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小小的瘦瘦的小女孩竟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而且两人之间看起来那个华夏女还要轻松一些,反观那海豹成员表情就有些难看了,甚至额头上还有些许的汗珠。

    那个华夏女,好强!

    安然承认其实这个男人并不怎么好对付,如果她不是因为自己拥有上辈子秦岚的记忆和身手的话,她肯定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但是奈何她是开挂了的呢?

    傅君皇一直都站在一边,他双拳紧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让人难以接近的冰寒,而那寒气让站在他身边的银狼和徐正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徐正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后退,但是他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傅君皇是危险的。

    凯瑟琳感动一股冰寒,她倏然一惊,这才看到那个背对着自己站着,视线一直都紧紧的落在安然身上的傅君皇,这个男人……很危险。

    还在打斗中的两人,只见安然眸光倏然一冷,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已经被安然踢了出去!

    咣当——!

    高大的男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周围响起一片哗然声来。

    那老毛子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痛苦,在他要爬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被人踩在了脚下,只见安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唇边带着冰冷的弧度:

    “怎么样,我对你,是不是很温柔?”

    周围安静极了,安然的这话在众人只见清晰的响起。

    “我会杀了你!”从未有过的侮辱让那名老毛子痛恨的看着安然,没想到他会被这个华夏女打败,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那就看你还会不会有命留下来。”低沉的嗓音中浸着绝对的冰寒,傅君皇幽幽的走到安然身边,那双犹如古潭般的眸子幽幽的落在那老毛子的身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

    傅君皇就是天生的王者,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不觉的对他臣服。

    安然过了勾唇角,视线在众人之间扫了一圈儿,随即扬声道,“想要继续玩儿的就来,我会奉陪到底。”

    没有上前的人,他们现在没必要和这群华夏人闹的太僵,谁知道之后的训练里面会不会需要他们的帮忙呢?

    “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杀鸡儆猴,你们记住了。”安然冷哼,而后转身,视线冰寒的落在凯瑟琳的身上,“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自找没趣了,否则,是会死的。”

    安然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脚也没有从那老毛子的手上移开,而是狠狠的在他的手上踩着,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的。

    好狠的心啊!

    安然一下子就打翻了她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这绝对是他们能够随意招惹的人,这个女人手段绝对不是他们能够随意撩拨的。

    看那两名海豹队员,他们的手绝对都已经废掉了。

    “傅安然!我现在告诉你,你已经被开除了!”凯瑟琳被安然的那一记目光看到浑身发冷,她从未感到过如此耻辱过。

    安然笑了,“你是谁?你凭什么开除我?”

    “我是凯瑟琳·布莱克!”凯瑟琳冷哼,只要是猎人学校的学员都知道她的身份,她是校长的女儿,谁不都给她面子,谁不害怕她?

    “然后呢?”安然嗤笑,“你一个护士就想要开除我?还是你觉得自己的身份有多高贵?如果不是你老爸的地位,你算什么?”

    安然眸子里面的嘲讽意味太浓厚,这让凯瑟琳的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华夏女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我马上就让我爸爸开除了你!”

    “哼,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一棵葱了,没看到那边两人都快要死了吗?还在这里耍大小姐脾气,啧啧,这样的护士啊,真不知道猎人学校的格调怎么就越来越差了。”

    听到安然这么一说,众人的视线方才落在那两名海豹队员身上,只见之前那名被安然掰断手指的正蜷缩在地上,浑身都在冒冷汗,而后来那个和安然对打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整个人的面色都是惨白的,甚至看起来还十分痛苦的样子。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傻了,他们都清清楚楚的看着,那个华夏女和他们之间的对打不都是正常的交手吗?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痛苦?

    还是说,刚才那个华夏女用了什么手法是他们没有看到的?这华夏的功夫果然如此博大精深吗?

    凯瑟琳看到这里,表情也是倏然一变,随即连忙带着人给那两人急救,只是在急救的时候,她还不忘恐吓安然一句:

    “你就等着被开除吧!公然和学员斗殴,我看你怎么和你们的教官交代!”

    “哦?是吗?真是抱歉,我还不知道你们的校规呢,知道校规的凯瑟琳护士,明明知道这里不允许斗殴,为什么在看到他们对我进行挑衅甚至是漫骂的时候,你不开口制止呢?甚至还开口对我进行侮辱呢?凯瑟琳你可以对此解释一下吗?”

    凯瑟琳顿时语塞,甚至面色都变得很是难看,她怎么能够说她就是想要看她被人教训的样子?没想到,这华夏女竟然如此伶牙俐齿。

    “啊,你肯定又想要说,是主动挑事的是吗?反正这里的人都不敢说你的坏话,没关系,你可以颠倒是非。但是凯瑟琳,你不要忘记了,这个猎人学校可不是你老爸的,你老爸不过是一个校长而已!”安然最后那话说的极冷,她这是在明着告诉凯瑟琳,这校长谁都可以做,不要太自命清高。

    “你……你算什么人!你简直……”凯瑟琳竟然找不出词语来形容她,一直以来的淑女教育让她无法说出太难听的咒骂来,但是向来自傲的性子怎么能够忍受如此的侮辱,“我会让你从这个学校里滚出去的,我会让你们所有的华夏人全都滚出去的!”

    卡瑟琳已经完全乱了,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安然的表情淡淡的。

    万磊是完全的烦了,他就说这个女人得坏事儿,要是因为得罪了这个凯瑟琳,到时候他们还没有开始训练就把他们给送回国去了,他还真是丢不起这个人!

    徐正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眉头有些蹙起。

    幽灵众们自然是站在安然这一边的,对于安然他们虽然不能够说是了若指掌,但是对她的一些性格他们还都是比较了解的,如果她没有把握的话,是不会如此高调的做事的。

    她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原因的,甚至许多的后果早就是她想好的。

    而王豪是他们这里面最兴奋的一个,他早就听说过傅安然很厉害了,但是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甚至他还看到自己的偶像发怒了,这简直就是一场奇遇记啊!

    “哦?我是华夏特种部队队员,普通的小士兵而已。”安然笑了笑,“凯瑟琳小姐,你不要先把话说的这么满了,我们到时候就看看,到底是谁先离开这个学校,怎么样?”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这个华夏女怎么会有如此自信,还是说她根本就是在说大话。

    “你现在就给我滚!我马上就去找……”凯瑟琳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震怒的嗓音就响了起来!

    “胡闹!”只见一身军装的老布莱克正站在门口,已经惊怒的看着这里的场景,“凯瑟琳,你简直就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刚才在还没有到的时候,可是将凯瑟琳喊出来的话全都给听到了。

    在布莱克的印象中,他的女儿从来都是乖巧善良的,否则她也不会朝着喊着要来猎人学校做护士了,他的孩子他知道,人虽然是高傲了些,但是终究是个善良的孩子,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暴躁了。

    众人没想到校长会来,瞬间所有人都笔直的站好,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而那两名躺在地上的海豹队员只能够尴尬的躺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猎人跟着布莱克一块儿过来的,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人,猎人森冷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现在谁说话都是错的。

    “没人说?”猎人的手中握着一条精致的皮鞭,皮鞭不长,只有不到一米的样子,他用皮鞭顶了顶自己的帽子,冷冷的问道。

    “是她!是傅安然做的!”凯瑟琳指着安然大声的喊着,“她和他们之间发生了斗殴的事情,她……”

    “发生了斗殴你不竟然不制止?凯瑟琳!你简直是让我太失望了!”布莱克厉声喝止住凯瑟琳想要继续说的话。

    凯瑟琳一愣,她没想到自己的爸爸竟然会这么和自己说话,他竟然会吼她,在她的记忆里面,爸爸对她一直都很好很好,甚至从来没有对她大声的说过一句话。

    都是因为那个华夏女,都是因为傅安然!

    倏然,凯瑟琳近乎恶毒的看向安然。

    “没错,那两人的确是我打的。”安然坦然的承认,“如果不是校长你们来的早的话,兴许这名可爱的护士我会一块儿给收拾了。”

    安然后面的话让所有人都惊了,甚至就连幽灵众们都有些的惊讶起来。

    虽然他们一直都知道小怪物很是不按常理出牌,但是现在明明知道人家的身份,还如此高调的在人家老爸面前说,你要不是早来了一步,我就抽你闺女了,这要不要这么霸气啊!

    果然,安然的话刚落,布莱克和猎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看。

    “凯瑟琳护士,你可以侮辱我,甚至可以侮辱我们站在这里的人,但是,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国家!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家人!凯瑟琳护士,你要知道,我们华夏人狠起来,可是会变得很可怕的。”安然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凯瑟琳的身上。

    凯瑟琳被安然看的浑身发抖,可是她什么时候侮辱她的国家她的家人了?

    “她胡说,我没有!我根本什么都没有说!”凯瑟琳一把抓着布莱克的手,她希望爱爸爸能够相信她。

    “哦?是吗?你刚才不是在歧视我是亚洲人吗?亚洲人啊,凯瑟琳护士,你这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安然的视线从猎人的身上一扫而过,她可是没有忘记他上午说的那句你们华夏人更不行的话呢。

    没关系,她有的是时间,她可以慢慢的好好的收拾他。

    凯瑟琳还想要辩论什么,却被布莱克给制止住了,简直就是个没脑子的,这华夏人显然就是抓住了她的错不放了,要是再继续争论下去,错的只会是凯瑟琳。

    “傅安然,我首先对凯瑟琳所做的一切表示抱歉,我……”

    “哦?她做错了,凭什么要校长您来道歉?难道她以后杀人了,还要你来抵罪不成?”安然冷哼,完全就不给校长面子。

    秃鹰都想要给安然拍手叫好了,这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有木有!他们的小怪物果然是到哪儿都是怪物,这些人想要在他们的小怪物手里讨到好处?简直就是找死啊找死!

    “校长,我知道在这里斗殴不对,但是这也是在事后凯瑟琳护士才告诉我的。在这两人想我挑衅的时候,凯瑟琳护士并没有做任何阻止,我便以为在这里交流切磋是没关系的,只是在我们切磋完毕后,凯瑟琳护士突然告诉我说,我这是违规的,那么请您告诉我,之前在我们还没有动手或者是刚刚开始动手的时候,凯瑟琳护士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安然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甚至唇角上还都带着一丝弧度。

    凯瑟琳无法争辩,而在布莱克听到安然这么一说,他自然明白凯瑟琳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想到这,他的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猎人的视线却是不断的在安然身上来回打转,他总觉得这女人好眼熟,不对,不是眼熟,而是她给他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她的自傲和冷简直就和那个女人完全一模一样,想当年的时候,他刚刚进入猎人学校的时候,他恰好和她是一批学员,那阵子可是没少看到她收拾人。

    这个傅安然可是和那个女人像极了。

    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和面孔对不上的话,猎人都会以为他看到自己的老伙伴了,他还记得他们那一批的学员里,最后留下来的人不多,三十七个人,最后只留下来了的也就只有四个人。

    而其中便有他们从最开始不看好的那个女人。

    他记得,她也是华夏人,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不管事情的经过怎么样,我只会看结果!”布莱克骤然冷哼道,“你们两个……”

    布莱克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士兵就跑了进来打断了他,随即他的视线在安然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后,便附身在布莱克的耳朵旁低语了几句。

    布莱克的表情微微一变,但是很快的他又恢复回到了原来的模样,只是心底却是有了些许的计较。

    “先把这两人抬去治疗。”布莱克看来一眼还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两人,冷声道,“傅安然,你跟我来。”

    说完,布莱克便不再看任何人一眼,转身就走。

    傅安然拉了拉傅君皇的手,让他不要急躁,而后一脸淡然的抬脚便跟了上去。

    傅君皇的眉头拧紧,只是宝贝不让他跟上去,既然不让跟就不跟吧。

    在宝贝和他坦白后,他有调查过秦岚的所有的事情,其中包括她在猎人学校里待了三年的事情也调查到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放心让她过来的原因。

    要是他真不放心让她过来,他有的是手段让她的名字消失在那名单里。

    凯瑟琳看到这笑了出来,她相信父亲一定会好好的替她教育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的!欺负到她的头上来,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猎人心里大概明白了过来,傅安然的这次惩罚是免了去了,而且看来这个傅安然的来历似乎还不小。

    安然跟着布莱克一直走,出了这房间没多远,便是一处原始的热带雨林,布莱克并未朝着自己的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而是向树林深处走了去。

    安然勾了勾唇角,想要在里面给她点教训?

    安然脚步并没做任何停留,他们继续往里面走,只是还没有走几步,布莱克骤然转身,从自己的怀里抽出一把手枪,没有任何与找的朝着安然便开了一枪——!

    安然早有防备,她要是再慢一步,她的眉心上便会正中一枪!

    安然面色不动,只听砰的一声,安然身后的树木应声而倒,这手枪看起来娇小无比,可是它的火力却不小,能够把一颗参天大树给轰倒,想想这火力有多强吧。

    “看来校长你还真是够糊涂了。”安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枪来,在他们进入猎人学校后,身上所有的私自物品全部都被拿走了的,别说是枪了,就是匕首也都不见了的。

    布莱克看着那把黑洞洞的冲着自己的枪口,他面色微变,他认得那把枪,那枪是凯瑟琳的,她什么时候拿走的凯瑟琳的枪的?

    “校长,你说我要是现在杀了你,然后告诉他们你是被你的仇家给杀死的话,别人会相信我吗?”

    “哼。”

    “你看,我就知道你会不相信。刚才你冲我开的那枪,我想肯定有监控器录下来了,啊我自然知道校长的身影是没有录进去的,放心,现在的摄像头可是看不到我的。”安然自然明白刚才他是想要做什么,他就是想要利用她说的方法杀了她,然后以此借口来开脱。

    布莱克没想到安然会如此说,她怎么会知道这里有监视器?这里可是森林里面了。

    “放心吧布莱克,你死了会有更好的校长来接替你的。”说着,安然抬手就要开枪,“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让凯瑟琳来陪你的。”

    “不,你不能够杀我!”布莱克的嗓音就似卡在了喉咙里面一样,他想要大声的喊出来,竟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试到这种感觉了。

    “这世界上,没有我傅安然不能够做的事情!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傅安然的下场!惹恼了我,可是向来都不得善终的。”音落,安然便要开枪!

    也就在这瞬间,一道哈哈大笑的声音倏然响起:

    “瞧瞧,瞧瞧我们发怒的女王,不管什么样的女王都是如此让人着迷。”

    ------题外话------

    我肩膀好疼,泪奔……

    难道我不求票票,乃们就不给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