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节看不见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8节看不见

    顾瑾之给姜昕开的方子,她一连吃了三天。

    到了第四天,姜夫人亲自上门,请顾瑾之再去替姜昕复诊。

    顾瑾之便跟着姜夫人来了。

    秦申四也到了。

    姜昕脸上的脓疮已经消了些,这是有了好转的迹象,让姜夫人很是高兴。

    顾瑾之给姜昕号脉,也发现她体内的热毒减退了些,药已经起效了。

    可是她的心情仍不太好。

    姜夫人让扔出来的枯枝,她又叫丫鬟捡了回来。丫鬟们不肯给她弄,她就要自己挣扎着下床,一屋子的丫鬟和妈妈都拗不过她。

    “再吃五天吧。”顾瑾之对秦申四和姜夫人道,“假如能好的话,再吃上五天就能痊愈了。”

    五天……

    这种凶猛之药,顾瑾之居然让姜昕再吃五天。

    姜夫人是不太明白,所以答应了。

    秦申四则有点心惊。

    复诊之后,顾瑾之坐下来,和姜昕聊天。

    姜昕倒能和顾瑾之聊几句。

    她对顾瑾之比较好奇,问她行医的时候遇到的趣事,又问她延陵府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顾瑾之便一一和她说。

    吃了三天的药,她的眼睛已经好了很多,能模糊看清顾瑾之的轮廓。

    她说:“你长得很高……”

    “是的,我长得比很多女孩子都高些……”顾瑾之道,然后看了看床上的姜昕,“你长得也挺高的。”

    “嗯,总有人说我太高了,不好看。”姜昕笑道,“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的高。咱们有点缘分……”

    姜夫人就趁机给顾瑾之使眼色,让她多和姜昕聊聊,顺便套套姜昕的话。

    顾瑾之微微颔首。

    姜夫人便道:“昕姐儿,你和顾小姐说话,娘先去忙了。”

    姜昕说好。

    顾瑾之就和她说了半下午。

    姜昕念了很多的书,对史学特别感兴趣,而顾瑾之也能插上一句半句。姜昕跟她说的时候,她侧耳倾听,鼓励她多说一点。

    说了大约半个时辰,姜昕觉得有点累了,才停住了。

    顾瑾之便起身告辞。

    原本已经,她的病情已经稳固了。

    结果第二天,她突然腹泻得止不住……

    大黄原本就是清泄之药,药性凶猛,顾瑾之也是想利用大黄,将她身子里残留的热毒全部排出。

    没想到,才四天,她的身子又开始反抗了。

    她奄奄一息躺在床上。

    秦申四征求顾瑾之的同意,停了皂角刺和大黄的药,给她开了白头翁汤。白头翁汤,她之前就喝过的,既可以清泄热邪,也可有只痢疾。

    她拉得厉害,只能又重复给她用白头翁汤。

    结果,一剂根本不起效,吃了两天,才止住腹泻。

    秦申四已经束手无策了。

    他对姜夫人道:“我从医这些年,也见过几例怪病,却谁也怪不过二小姐。夫人,我是无能为力了。您另请高明吧。”

    姜夫人就看顾瑾之。

    顾瑾之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仍觉得,药都是对的,只是二小姐自己的原因。您没发现,她房里瓶中的枯枝,虽然仍插着,却都是单单的一根吗?她情绪上对治疗很反感。”

    姜夫人就痛苦得捂住了胸口。

    她无力坐到了炕上,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终,她跟顾瑾之和秦申四道谢,送了他们出门。

    当天,她又请了太医院的彭乐邑太医和其他两位太医。三个人看了回二小姐,说是热毒,还问是谁开的方子。

    姜夫人说是秦申四,顾家七姑娘也看过。

    还把秦申四开的方子和顾瑾之开的方子,都拿出来给几位太医瞧。

    彭乐邑瞧着,眉头就紧锁了起来。

    他能想到的方子,秦申四都开过了……

    “这些,都试过了吗?”彭乐邑问姜夫人,“仍是不行?”

    姜夫人明白这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心却沉了。

    彭乐邑只得拱拱手,道:“老夫也只怕无能为力了……古往今来,能治疗热毒的方子,秦太医试了个遍。这都不起效……”

    他没有再说下去。

    姜夫人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失态,客客气气送走了三位太医。

    她得到了证实,心里有了比较,就更加偏向于顾瑾之的诊断:昕姐儿只怕是自己情志上的病。

    姜夫人再次登门,求顾瑾之想法子救救姜昕。

    “……上次,她不是和你说了半天的话么?”姜夫人道,“跟我们和家里其他人,她从来不说那些。她佩服有本事的人,愿意和你说说,还请七小姐帮忙,问问她。她哪里若是不好,只管告诉我。我定会替她办成的……”

    说到最后,有点哽咽,又有些无奈。

    宋盼儿听了,连忙安慰她,又对顾瑾之道:“那你快去吧。”

    顾瑾之说好。

    她又去了姜家。

    姜昕躺在床上。和上次相比,她头发掉得更多了,面目颇为可怖。

    有位年轻、梳着妇人髻的女子,坐在姜昕的床边抹泪,而姜昕阖眼,并没有搭理她。

    顾瑾之和姜夫人进来的时候,听到姜昕不冷不热的说:“大姐,你家里也忙,还要照顾沐哥儿,回去吧。”

    那年轻妇人眼泪就落得更加厉害:“小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是姜家的长女,叫姜昀,如今嫁到了郑国公府,做了国公夫人。

    姜昕就不耐烦的叹了口气。

    姜夫人上前,对长女道:“走吧,咱们出去说说话,你妹妹这里,让七小姐陪陪她。”

    听到七小姐,姜昕微微睁开了眼。

    她上次恢复了点滴的视力,又重新黯了下去,只能看到一团团的影子,看不清哪个是顾瑾之。

    而姜昀,起身给顾瑾之行礼,才和母亲出了妹妹的院子。

    “娘,依我说,还是请个高僧来做场法事吧。”姜昀抹了泪,又跟母亲旧话重提,“我瞧着小妹这样子,是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否则,她好好的人,为什么不想活了?”

    姜夫人摇头。

    她仍坚持她的立场:“咱们家,不信那些。”

    姜昀又劝,可发现母亲根本劝不动。

    姜夫人性格也有执拗偏激的一面。只是平时她隐藏得很好,一般人发现不了。姜昕的性格,多少还是随了母亲的。

    ——*——*——

    顾瑾之坐到了姜昕床边,见屋子里有服侍的丫鬟和老妈子,便吩咐她们道:“我和你们姑娘单独说些体己话,妈妈和姐姐们不如先去忙?”

    姜夫人吩咐了这些人,让她们都听顾瑾之的。

    于是,姜昕的乳娘万妈妈就领着众人出去了。

    内室里只有顾瑾之和姜昕。

    “你又来瞧我了?”姜昕语气平淡道,“这次还开方子吗?上次那个方子,我吃了好些,只是最后腹泻,功亏一篑,真叫人失望。”

    她就是平铺直叙一件事,并没有任何的褒贬意。

    顾瑾之则笑了笑。

    “你的闺名叫姜昕?”顾瑾之不接姜昕的话,只顾自己说起来,“有字没有?”

    “没。”姜昕道,“取个字做什么,我又不是去考学……”

    “那我就叫你姜昕吧。”顾瑾之道,“这样叫,能准备表达你的名字,没什么亲昵或者生疏在里头,仅仅是客观的称呼。”

    姜昕有了,便有了点兴趣,道:“如此甚好,我也讨厌那些乱七八糟的昵称。那我叫你顾瑾之。”

    顾瑾之也同意了。

    “姜昕,你为什么不想活?”顾瑾之问。

    姜昕顿了下。

    她的表情,里面带了几缕复杂,倒也没有反感。她似乎很欣赏顾瑾之这种另类的问法,而不喜欢迂回。

    她微微抿了抿唇。

    “没有,我也想活。”她还是撒谎了。

    “其实这是假话,你对活着并没有什么兴趣……”顾瑾之道,“因为什么呢?我有点不太明白。你过得应该比大部分的人好。比如大冬天还要在外头扫地的小丫鬟,你过得比她好,为什么就不愿意活着呢?”

    姜昕的唇,抿得更深。

    她没有接话。

    “……你母亲说,你父亲和家里人都很疼你。”顾瑾之又道,“你是不是做过什么羞耻的事,怕将来抖出来,自己脸上不光彩?”

    姜昕错愕,继而失笑。

    “什么呀。”她对顾瑾之的想象力感到好笑,却没有生气。

    她放佛有点欣赏顾瑾之的敏锐和直言。

    至少顾瑾之是第一个看得出自己没什么求生**的人。

    “不是。”姜昕笑了笑,“我没做错过什么,更不是害怕了。我只是觉得,日子有点无聊……”

    “无聊到想死?”顾瑾之问。

    姜昕又笑了下。

    她摇摇头,道:“没那么严重。”

    说罢,她又沉默了一会儿。

    “顾瑾之,你觉得世上的万事万物,是什么样子的?”姜昕道。

    这个话题,太过于宽,有点不好回答。

    顾瑾之也沉思了下,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偏向的吧。我喜欢美好又简单的事物。你呢?”

    “我看不见。”姜昕道。

    她现在眼睛是模糊的。

    “那生病之前,能看见的时候呢?”顾瑾之笑着道,“你觉得万事万物,是什么样子的?”

    “我从小就看不见。”姜昕道。

    顾瑾之微愣。

    “你……你怎么会看不见?”她道,“这个,我没有听你母亲说过。”

    “我看不见颜色。”姜昕道。

    ——*——*——

    第二更,求粉红票。我想了想,以后粉红票三十加更一次吧。这样,我自己也能用动力。粉红票就是动力的源泉啊,么么大家,求更多的动力!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