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节醒来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节醒来

    庐阳王已经这样了,经不起折腾。

    大夫人亲自送宋盼儿和众人回城。

    顾延臻、顾瑾之和老爷子留下来照顾庐阳王。

    顾瑾之一直坐在庐阳王床边陪着。

    老爷子出了一身汗,因为没有带衣裳随行,就借了见主持的寻常道袍。檀木簪、青道袍,竟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坐在西边厢房里喝茶,手边有个小小的行医箱,里面药材用具齐全。

    顾延臻进来,看到这药效,觉得眼熟:这和老爷子平常拎着的那个药箱,外形做工很相似。

    他问:“爹,您还有个这样的小药箱?”

    “不是我的。”老爷子道,而后闭口不解释。

    顾延臻心里疑惑,却不敢问。

    他也坐下来,安静陪着老爷子。

    隔壁的厢房,光线幽淡,顾瑾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单薄似张白纸,苍白没有任何生机。

    庐阳王的手垂在一旁。

    顾瑾之握住了那只手。

    他的手,纤长干净,此刻却冰凉。凉意似乎从分明的指节里透出来,指甲盖有点泛白。

    顾瑾之把他的一只手紧紧拢在自己的双手间,似乎想给点温暖。

    那边,顾延臻在问顾老爷子:“要不要进宫告诉太后娘娘?摔伤了庐阳王,已经看护失职;再隐瞒不报,就是欺君罔上了。”

    老爷子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老爷子才道:“等他醒了再说。太后身子也虚,平白叫她担心做什么?”

    宫里派太医来,左不过跟顾老爷子一样的救治,甚至还不如他。

    有顾老爷子和顾瑾之在此,庐阳王如果还不能醒,就是老天爷要收他的。

    顾延臻不敢在置喙。

    一直等到了下午夕阳西下,外头灿红灼目。

    披了红霞的光映衬在窗棂之上,屋子里氤氲着霓虹。

    顾瑾之握着庐阳王的手,渐渐感觉他手指微动。

    她猛然抬眸去看,就见庐阳王眼皮闪动,似乎想睁开眼,却又感觉沉重。

    最终,他太累,放弃了,眼皮又沉沉搭下去。

    “仲钧?”顾瑾之轻声喊他,声音柔软似哄孩子,“仲钧,仲钧,你要睁开眼睛……”

    她声音徐徐,在庐阳王耳边暗示他。

    终于,她看到了庐阳王的眼睛睁开。

    顾瑾之大大松了口气。

    已是黄昏,屋子里暗幽幽的。

    庐阳王睁开眼,不知是视力模糊还是脑袋混沌,他看顾瑾之的眼神,有种难以理解的错愕。

    怔怔的,然后,他突然笑了一下。

    这个笑,把顾瑾之吓一跳:每每朱仲钧嘲讽旁人或者自嘲的时候,总是这种笑。

    顾瑾之很不喜欢。

    她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好不容易理顺过来,又被这一笑,搅得七零八落。

    缓缓的,庐阳王又闭上了眼睛。

    顾瑾之再也没有出声。

    她坐在那里,安静观察他的每个表情。

    屋子里光线稀薄,而顾瑾之呆的时间久,她适应了,能看清。

    过了片刻,床上躺着的人,手抬了抬,微微欠了下身子。感觉到后脑勺的剧痛,他狠狠吸了一口,身子就继续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感觉到了疼痛来自何处,就抬手想往自己头上抹去。

    摸到的,却是白绫。

    他的手顿住,好似对摸到的东西很诧异般。

    于是,手又放了回来。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再睁开眼。刚刚看到顾瑾之,好似小孩子看到了鬼,用闭眼的方法来逃避。

    后脑勺的疼痛,一缕缕侵蚀着他,他又吸了口凉气。

    吸气时,嘴角微撇,眉头蹙起,不是庐阳王的习惯。

    要是这样痛,庐阳王早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可怜了。

    顾瑾之一边看着,心一边变凉。

    被那个傻子捂得软软的心,慢慢硬起来。

    可心角某处,疼却阵阵袭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顾瑾之都能笃定,那个傻子,不在了……

    简单的动作,简单的表情,顾瑾之猜不出躺着的是谁。可那个对拉着她、一刻也不愿意离开、看到她就笑得灿烂的傻子,已经走了……

    她的目光,仍锁定在床上这人身上,手指却微微曲起来。

    那人知道自己受了伤,就不再纠缠,身子不动了,眼睛睁开。

    看到顾瑾之仍坐在那里,他显然是难以理解。

    他睁大了眼睛,想看清到底是不是她。

    “奇怪……”他微微低哝。

    顾瑾之不经意咬了咬唇。

    “顾瑾之?”他仍是带着几分自嘲的口吻,开口问话。话说出口,声音嘶哑却稚嫩,他轻轻咳了咳,又问,“顾瑾之?”

    顾瑾之和前世也长得一样。

    她年少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顾瑾之……

    听到这三个字,顾瑾之觉得很好笑。

    她果然哈哈笑了两声。笑声很短,很快就停歇了。

    她站起身,阔步走了出去。

    她告诉了祖父和父亲,庐阳王醒了,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厢房。

    收拾好东西,她对祖父的小厮画琴说:“我回去,把王爷的事,告诉皇上。”

    庭院夕阳披下,染红了妖艳桃枝。

    画琴看着天色不早,道:“城里快宵禁了。七小姐独自一人回去,老太爷和三爷都不放心……”

    “有人跟着就是了……”她指了身边两个小厮。

    画琴拦不住,不再说什么。

    顾瑾之就快马,回了城。

    到了城里,还有半个时辰就宵禁了。现在进宫,只怕会惊动太后。顾瑾之回了家。

    宋盼儿看得她回来,大喜:“王爷好了吗?”

    顾瑾之强打起精神,笑道:“已经醒了。”

    宋盼儿大大松了口气,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顾瑾之笑了笑。

    “娘,我先回房换身衣裳。”顾瑾之道,“替王爷担心受怕,我累得紧,晚饭不用了,我回去睡了。”

    今日这一整日,谁不是提着心的?

    宋盼儿当然知道女儿辛苦了。

    没人比顾瑾之更加担心的。

    虽然她不太明白女儿为什么不留在白云观陪着庐阳王,反而是连夜赶回了家。

    晚上,顾瑾之躺在床上,脑海里走马观灯似的回忆,一点点漫上心头,将她淹没。

    “顾瑾之,做人不能没脾气,否则就是老好人了。平时温柔善良是美德,一旦有人踩了你的底线,还不还击,你就是这世上最蠢的东西了!”

    “顾瑾之,旁人都在为了名利汲汲营营,凭什么你就清高要放弃这次评选?不求进取,你一辈子就是这幅德行了。你去争取,不会失败的!我会帮你的,你记住,我什么时候都会帮你善后,你大胆去做。”

    “顾瑾之,院长和副院长,差着一个大级别。你的实力在那里,为什么要甘居人下?你治好了程老,正是你人脉最好的东西,动点小心思吧。这世上最无辜啊?当年他那个院长,也是挤走旁人获得的!等他高升或者退休,你要等几年?你的人生,就是不停的等等等?”

    “顾瑾之……”

    “顾瑾之……”

    她的前半生,耳边总是顾瑾之、顾瑾之这样的喊声。

    顾瑾之,你不要做个好老人。等她不再是老好人的时候,那个声音又说,你又有进取心;等她有了进取心,那个声音再说,争权夺势,光明正大一辈子不能出头,耍手段,用诡计,你为什么要害怕,我站在后面支持你,不会失败的!

    她从来没有失败过,因为朱仲钧太过于精明,谁都算计不过他。

    顾瑾之又是真的有实力。

    最后,顾瑾之人生的方向,就失去了她最初的航线。

    朱仲钧成了舵手,他在驾驭着顾瑾之这条船前进。

    一步步,他把顾瑾之这个中医出身的女人,推到了国家卫生系统最高的地位。

    可回过神来,顾瑾之才觉得,自己的大半生,到底为了什么活着?

    她曾经和初恋男友相恋的时候,他们你侬我侬说着彼此的理想。

    那个男人对顾瑾之说,他想去大学城开家咖啡厅,白天卖咖啡,晚上和顾瑾之在校园里逛,花前月下;或者去自习室看书,一辈子不染尘埃。

    那时候,顾瑾之的理想,就是做家咖啡厅的老板娘。

    偶然去中医院兼职,看几个病人。

    他们都是高干家庭出身,可他们并不像朱仲钧那样,对权势有着极强的控制欲。

    顾瑾之可以忘记任何事,却不能忘记他的声调和语气:顾瑾之……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心有些麻木,各种情绪涌上了,她反而脑袋里一片空白。

    一整晚,顾瑾之没有睡。

    第二天,早早起床,准备进宫。

    宋盼儿很害怕,道:“太后娘娘定要生气的。”说完,看女儿的脸色,“你昨夜没睡好?要不要娘派人再送你去白云观?”

    她只当顾瑾之担心庐阳王。

    顾瑾之笑了笑:“不用的,我还是进宫去。我不会告诉太后娘娘,只告诉皇上。将来太后知道了,隐瞒不报,也是皇上担着,咱们就只有看护不力之责了。”

    她知道,皇上也不会告诉太后了。

    可顾瑾之和顾家不想承担更多。

    她算准了皇帝快要下朝的时候,进宫去了。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