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金矿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这是第一个山西来的客商,他在天津和掌柜要五万两银子的货,有烟草、香料茶叶三种,要我们让出两成五的价,掌柜做不了主,也没有那许多货物,让他直接来了文登谈价。”

    刘民有的公事房中,王二丫正在跟他报事,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至今没有嫁娶,在这时已是不折不扣的老姑娘,她到文登后先在综合门市,然后一步步升迁为主管,然后转任烟厂总管,现在又成了四海商社的副总管。看着是降了,其实四海商社如今总投入一百万两,文登所有对外的商业都通过这个商社往来,权力是大大增加了。

    王二丫从小经商,到文登后又从刘民有和陈新这里学到些经营理念,锻炼两年后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精明。她递过一个报告给刘民有,“大人你只给我两成折扣的权,周来福也是如此,这个便得大人您来定。奴家和周总管商议后觉得可以接受。”

    刘民有看着手上那份简短的申请,“这个价格有些低了,在哪里交货?”

    “他可以自己来船运走。”

    “自己运走可以接受。但是要三个条件,第一是让他帮忙从蒙古买马,战马最好,天津交货,价可以稍高;第二是帮忙招一些边军夜不收,他要是问,你就说是开镖局用的;第三是他运货必需雇咱们商社的船,这几条答应了就给他那个价。”

    “那这样便不能先答应他。”王二丫站起来收拾自己的文书。“得拖他几日,跟他慢慢熬着。雇咱们的商船倒没什么,但大人你这前两条可都是给战兵用的,都是挖边镇的角,终归是个麻烦,他未必能那么爽快答应。”

    刘民有笑道:“这事你比我懂,由你自己安排便是。这些都是陈将军特意要求的,以往还要经其他运河商行倒手,如今有边镇的人直接来购货。正好该提出来。”

    “明白了。”王二丫做个万福退了出去,刘民有新来的秘书马上跑进来,他四处张望一番,然后才对刘民有低声道:“莫怀文从平度州赶来,说有要事见先生。”

    “吴有道,以后报事大方些,别做贼一样。这是在公事房,不是在情报局。”刘民有看他那贼眉鼠,这个吴有道是第三期识字班的人,在屯堡历练多时,文书算数管理都不错,特别是总结能力很强。唯一就是总爱作出一副神秘样子。刘民有看不得他这副做派,原来就曾要求他改正,但吴有道说自己有难度,因为他原来是游方算命的神棍,那副做派已经浸到骨子里了。

    吴有道露出一副苦脸。刘民有继续训他道:“莫怀文是民政副长,虽然还未正式任命。你也不可直呼其名。他一向做事稳妥,你得跟他学着点,怀文既然从平度赶来,一定是有要事,你让他进来吧。”刘民有吩咐完,吴有道点头哈腰的出去,片刻便叫入了莫怀文。

    莫怀文满面风尘,又略带焦急之色。莫怀文跟随刘民有良久,虽然最后的表现有些出乎刘民有意料,但他对此人还是很欣赏,当下站起笑道:“能让怀文急急赶来的事,一定是大事了。”

    莫怀文匆匆行礼,然后开口道:“刘先生,莱州缙绅豪强正在招远金华山占地开矿,那里的金矿我们不去占,便要被他们占完了。”

    刘民有一听金子,心头一阵激动,又停下问道:“但陈将军走之前让咱们最近要稳妥一些,以免影响他上京殿见。”

    莫怀文着急的说道:“属下当时亦忘记此事,在平度清亩之时,发现多个大户有家人从招远返回,以致土地又起争执,顺查之下得知他们皆在招远挖金,平度许多被乱兵灭户的大户,也在招远有矿,加上登州的许多缙绅土豪,招远实际空出了许多金洞,如今正被莱州各个豪强瓜分。”

    刘民有迟疑道:“那里一年到底能产多少金?为何官府不去开采?”

    “金矿最多的,便是招远金华山左近,周围还有玲珑、望儿山、蚕庄、黄埠岭、灵山、河东、前孙家等等金矿,各山都是千百坑洞,开春以来,沿着淘金河已有数千民夫淘金,大多都受雇于莱州豪强。一年产金超二万两,银数千两,大多由缙绅与官员私分,登州缙绅经兵乱扫平,如今莱州缙绅豪强一拥而入,大有瓜分之势,这可是登州的辖区。”(注1)

    刘民有沉吟道:“如今新的知府未到,他们就不怕王廷试。。。”

    莫怀文急道:“当日陈大人过境平度,言及莱州缙绅在掖县与众武官群殴,属下当日甚觉奇怪,那些缙绅生员不是傻子,谁都知道他们打不过武官,为何还要挑衅,实乃明知陈大人要入京面圣,故意给陈大人下马威,我等一时都猜测是土地之争,都未察觉其用心,现在才明白他们是告诫陈大人不要去争那金矿。若是属下所料不差,当日晚间王廷试已经收下了份子。”

    “这些狗东西。”刘民有低声骂了一句,当时孔有德破黄县就抢到大量黄金,平度的缴获中便超过五万两,战后头绪万端,当时又还处于冬季,矿山并无人开采,他们一时没有想起抢占几处大金矿,倒被莱州的地头蛇捷足先登。

    刘民有一想起两万两的黄金就吞口水,那就是十五六万两白银,当地又是金银伴生矿,能出到数千两银子,而且这是个长期工作,能安置数千流民劳动。

    刘民有抬眼看莫怀文,“你觉得如何?”

    “派些屯户去那边开矿,打一两次。然后请吕监军以镇乱为名派战兵驻扎。”

    刘民有犹豫起来,那样的方法其实是用屯户的命作为理由。轻轻摇头道:“这事如果闹起来,莱州的人去京师找御史弹劾怎办?”

    “刘先生你有陈大人的委托,可以调动情报局截杀他们信使,或是干脆用一下土匪,把金华山洗劫一遍,然后咱们以剿匪为名派兵镇守金华山等地,就此便将金矿占有。”

    “这。。。”刘民有欲言又止,莫怀文满怀期望的盯着他。陈新虽然给他调动护屯队的权力,但显然那些屯户不具备奔袭招远的能力,就是土匪也够呛,其实他心中想的是请刘民有直接调动耿仲明部,杀个几百人,便没有人敢来了,可惜现在耿仲明也不在。

    “这会不会影响到陈大人在京师面圣?”

    莫怀文劝道:“这事还正得此时办。王廷试收了莱州众人的仪金,为数必定不少,等他回来,此事反而难办了,如今吕直在此话事,压住那朱万年。先占了金矿,等王廷试回来照样分他一份便可。”

    刘民有默默在心中计议,莫怀文继续说道:“大人,加上蓬莱、掖县、黄县也有金矿,全占下来的话。一年至少三万两黄金,折二十多万两白银。就算雇上两三千民夫,一年所费最多三万白银,除去分润给各级官员吏目,一年十来万两必定是有的。”

    刘民有最终念念有词,莫怀文与他甚为熟悉,知道这个老领导的犹豫病又发了,在莫怀文看来,刘先生总爱不分时候的发善心。他正要加把劲的时候,刘民有抬头对莫怀文道:“登州俘虏的那批乱兵现在何处?”

    莫怀文一愣,登州之战前后俘虏了不少,吴桥之时就开始抢劫的那部分都被处决了,剩下两千多人都是登州城内的乱兵乱民,正组织着到处修路,就是陈大人说的劳动改造,他马上答道:“在宁海州修路。。。刘先生的意思是?”

    “调他们去开矿,配些刀枪之类,我再调一队战兵去守着。告诉那些俘虏,只要占下了矿来,表现好的可以转为矿工,每月有饷银,以后可以和屯户一样分地。”

    莫怀文惊喜道:“刘大人总能想出些好法子,这些俘虏每天做八个时辰的活,累得哭天喊地,如今有这个指望,不怕他们不卖命,属下这就放心了,只要占下了金矿,后面还有乳山等地的铁矿,依照此法占下便是。”

    刘民有叹口气,“这事是定下了,不过何时开始,我还得问问陈将军,去京师便是在别人的地头,总要稳妥些好,好在塘马往来三四日也就够了。就让那些莱州的豪强多挖些时日,我如今算是看透了,这些蛀虫是软硬不吃,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货,跟他们说理都是多余。”

    。。。。。。

    “文登香啦,客官可是来进卷烟的?可到我家门店一看,天津就此一家正宗文登香。”天津南运河码头上,锦衣玉带的邓柯山带着五六个青皮,沿着沿河的街道一路吆喝。

    上次刘民有参加完四城之战回来,他出主意解放了李冉竹,当时刘民有就答应让他代理河间府南货。邓柯山脑袋活络,他作为天津的地头蛇,很清楚香料、茶叶、糖这几样根本不愁销路,他前年便办好了牙牌,不但在运河边串货,还在河间府开了一个南货铺子,专门从天津的四海商社进货,去年卷烟上市后,他敏锐的发现了商机,一口气在天津和河间府分别开了两个烟店,已经成了个小财主。如今他算是捆在四海商社上面,比商社的伙计还卖力。

    一名刚下渡船的客商走过来,用辽东口音问道:“真文登还是假文登?假的老子不会买的。”

    邓柯山连忙道:“自然是真的,他们那些是些破落货,你尝尝这味道,兄弟我告诉你怎么认这正宗的文登香,烟叶取出来生嚼,有个醇香的酒味道,抽起来又特提神,兄弟给你尝一根。”

    邓柯山给一个客商递过一根,那客商看了奇怪道:“这烟为何还有一个棉花屁股?平白少了一截烟叶。”

    邓柯山满面堆笑,“这不是棉花屁股,这是这个滤嘴,这东西可是登州才有的,这里面加了十多种草药浸泡,都是珍贵补药,登州出那什么海狗鞭,当年内阁首辅张居正便用这东西,兄弟。。。”邓柯山神秘的道,“用了这海狗鞭,一夜十女也不在话下,不过每支里面不多,您买了货回去得跟大伙说,每日多抽几支。”

    那客商哈哈大笑,“你这兄弟倒是有趣,老子便试试。”

    邓柯山巴巴的给他点上,那客商吸了一口,是一种温和略带醇香的烟味,少了辛辣的感觉,但那种嘴巴的微微麻痹感依然有,立即便道:“算你的,是真文登,带老子去你铺子。”

    “王二,快领这大哥去铺子,告诉掌柜,这大哥一看便是人中龙凤,价格要给到最好才是。”邓柯山大声喊完,手下一个青皮走狗点头哈腰便带着那客官去了旁边的四海商社。

    邓柯山得意的低声哼起《牡丹亭》,这是他今日做的敌四单生意了,开年后卷烟供不应求,邓柯山的佣金节节高攀,现在这个滤嘴烟一出,邓柯山认为生意只会越来越好。

    他一路沿河岸往南,这边有不少北直隶南部和山西来的客商,坐渡船过来后便会从几个码头上岸,那些渡船船家也有各自的关系,听到客商在船上交谈说起什么货,便会往自己相熟的店铺附近码头拉,码头上等着的牙行便可近水楼台先得月。

    邓柯山对这些道道十分熟悉,在每个码头都安排了两三个人充当牙行,绝不漏掉一个潜在客户。现在他也算是一个小富商,手下有了二三十号走狗,在本地人头很熟,而且文登香是四海商社独家经营,码头附近的黑白两道都还是给他面子,尽量给他介绍生意。

    这样快走到最后一个渡口,一个手下鼻青脸肿跑过来,邓柯山脸色一暗,大声骂道:“是不是又是临清那帮人?”

    那手下哭着道:“就是他们,他们收买了船家,往他们这烟铺拉,他们知道自己的烟比不过文登香,到就动手殴打我俩,强逼着我俩离开码头,大傻子被打晕了,还在那里倒着。。。”

    邓柯山身后一众青皮齐声叫骂,邓柯山一挥手,“兄弟们,都给老子去叫人,打行、青手、帮闲,凡是能喊到的都给老子叫来,今天抄了他妈的临清烟店。”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