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欲追究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是为处暑。

    作为最后的三暑节气,处暑过,则暑气止,秋意渐浓,正是人们畅游郊野迎秋赏景的好时节。

    每逢处暑,大汉百姓惯常都会收拾出秋季衣裳和各式物件,世家大族更是如此了,宗妇和贵女们大多提早置办新衣和首饰,等着择了合宜的时日相邀出游。

    贤王府家大业大,贤王妃杨绮罗既执掌王府中馈,又要打理联合制衣及其名下的诸多产业,实在忙碌得紧,今日乃是处暑,她特意留在府里,安排下人们将换季时该办的事儿尽数办妥。

    花去小半日,将繁琐的家事皆安排妥帖,杨绮罗又是忙着精心梳洗,盖因昨日已接下赵夫人遣家老呈来的拜帖,说是今日午后要携女儿登门拜会她的。

    苏媛的来意,杨绮罗不用猜,都是清楚知晓的。

    拜帖写得清楚明白,前来拜会的非是大农少卿苏媛,而是以赵夫人苏媛,虽是同一个人,然在拜帖上的落款不同,意义自也大不相同。

    刘征臣昨日挨了记重踹,缓过气来后,觉着自身无甚大碍,本是不欲声张的,甚至不想让父王和母妃知晓,故让裴虎留下,为她寻来车驾,只想偷偷回府后,再私下去长秋医馆寻来医者诊治。

    若在平常,如此行事倒是十有八九能隐瞒过去的,毕竟贤王刘非夫妇皆是忙碌得紧,不可能日日皆与儿女一道用膳,且刘征臣身为贤王嫡长女,又封了翁主,虽未出阁离府,然在王府内必是有独立的跨院供其居住,不可能如那些妾室生的庶女般挤在同一处院落。

    加之刘征臣已帮着自家母妃打理产业多年,故她培养了不少自己信得过的人手,院里的内宰和丫鬟亦是她自个精挑细选的,这也嫡女在家中享受的特权之一,非是庶女可比的。

    正因如此,她居住的跨院端是旁人连水都泼不进的地界,除却贤王夫妇,在未获她准允前,王府内无人能踏入半步。

    想要隐瞒甚么事,实是不难的。

    她的盘算挺好,然却没能如愿,盖因其刚回到跨院,还没来得及遣人去寻医者,皇帝叔父的近侍宦官已然领着太医监的医官们登门了。

    宫里来人,且还带来陛下口谕,刚用罢午膳的贤王夫妇哪里顾得上午后小憩,忙是将人迎入府中,恭听皇帝谕示。

    在贤王面前,出宫传谕的宦官可也不敢摆甚么架子,恭恭敬敬的将皇帝的口谕宣了,说是让太医好生为翁主刘征臣治伤,又说让她好生记住此番教训,日后可不能在如此举止不羁,肆意胡闹了。

    贤王夫妇听罢,端是又惊又急,那宦官对发生了甚么事虽是语焉不详,然皇帝陛下既是遣太医来为自家女儿治伤,那便是说征臣真是遇到甚么祸事了,只怕伤得不轻啊。

    这还了得么?

    贤王夫妇向来对这嫡长女宠爱有加,非止因骨肉亲情,亦因她颇具经商天赋,比她那孪生兄长刘建强得多,若非她是女儿身,贤王刘非必是要废了刘建的嗣子之位,让她日后继承家业的。

    况且帝后亦是对她恩宠看重,不同寻常子侄,她等若是贤王府维系与天家间的亲情纽带,着实是很重要,故她虽已虚年十九,贤王夫妇仍是任由她对未来夫婿的人选挑挑拣拣,也没太过着急。

    此时闻得爱女受伤,夫妇俩哪里还顾得上与那宦官虚应,忙是亲自领人前去女儿独居的跨院,半刻都不想耽误。

    刘征臣刚回闺房,便闻得屋外人声奔突,还没来得及让内宰去查问发生何事,便见得父王和母妃排闼而入,身后跟着乌泱泱的一大群人,登时就彻底懵圈了。

    心急如焚的刘非夫妇顾不得多问,先是让太医们即刻为其查看伤势,因早已知晓是要出宫为翁主治伤,故太医监遣来的医官皆为女医,没甚么可避讳的,仅是贤王刘非避到了外室。

    那位宦官更是压根没跟着众人踏入翁主的香闺,独自留在门外躬身等候,若连这点规矩都不懂,那他能从个小小内侍,爬到皇帝陛下随侍宦官的位置么?

    早特么因触犯宫禁,被活活杖毙了!

    即便在后世所谓的皿猪国度,最好的社会资源也是为掌权者服务的,更遑论皇权封建的大汉朝,太医监的医官们皆是全天下屈指可数的名医,便连长秋医学培养出的医者,也可视为传承他们衣钵的徒子徒孙,见了他们都得执弟子礼,深躬作揖,且是一揖到地,绝不敢有半分失礼。

    前任的医学祭酒苏媛,不也是老医官宁茈的亲传弟子么?

    数位名医观了翁主神色,鉴了创处淤伤,再细细诊过脉,不消一时三刻,便已断诊,没伤着脏腑,确是无甚大碍的。

    至于早先赵婉瞧见刘征臣嘴角溢出的血丝,乃是她因剧痛难忍,紧闭牙关时不小心咬破了下唇,医官为她开些清创去淤的良药,忌数日荤腥,好生调养便可。

    贤王妃杨绮罗却仍是黛眉紧锁,非是不相信太医的诊断,而是看到女儿雪白小腹上那片醒目的淤青,真真心疼得肝颤。

    这伤显非意外擦撞造成的,而是被人有意击伤的。

    天子脚下的长安城,谁人胆敢对亲王嫡长女下次重手?

    杨绮罗脑海中不断闪过一张张脸孔,却又一一排除,她能想到的,都是宗室长辈,即便要出手教训征臣,也不会朝小腹招呼的。

    她既心疼又着恼的瞪了眼正躺在床榻上,面色讪讪的女儿,也没多说甚么,便是转身出了内室,与等着外间的贤王刘非说了女儿的伤势。

    刘非闻言,虽也恼怒不已,然他的城府终归比杨绮罗要深得多,直觉也更为敏锐,想到皇帝陛下非但派了医官来,更让宦官传来的口谕。

    仔细想想,那道口谕着实别有意味,似乎不愿见贤王府过于追究此事啊!

    依帝后平日对征臣的疼爱,应不至刻意包庇“凶嫌”吧?

    那宦官对此语焉不详,刘非夫妇虽是无可奈何,却也没打算追问,稍后自然能向自家女儿问个究竟。

    念及至此,刘非唤了府上内宰带着诸位医官去开方抓药,又尽数摒退了屋内的下人,夫妻俩入得内室,向女儿的询问此事。

    刘征臣虽曾想要瞒着父王和母妃,然此时父母皆已知晓,有是出言询问,她可不敢妄言欺骗。

    隐瞒和欺骗,两者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刘征臣一五一十将事情告知父母,颇是实诚的坦承,过往她却是时常戏弄赵府小贵女,故今日那小贵女见得她才会吓得扭头便逃,使的那些随扈禁卫误以为她是贼人,此事确是她的责任更大些。

    “原来如此!”

    刘非微是颌首,面上虽仍蕴着几分恼怒,语气中却隐有几分莫名的释然。

    身为天家子,他是能理解皇帝陛下为何让人传下口谕,隐隐暗示他不要追究此事的,既不宜为此责罚那忠于职守的禁卫,以免将士寒心,亦不愿见贤王府为此记恨赵府,使得两家留下嫌隙。

    右中郎将的官位,实在是很敏感,帝皇既不愿见郎署仆射与王侯权贵过从甚密,却也不愿见得他们四处树敌,尤是与刘氏宗亲闹出甚么仇怨。

    禁卫统领乃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刘氏宗亲则是大汉皇族的压舱石,两方若是闹得水火不容,彼此敌视乃至相互攻讦,绝非社稷之福。

    皇帝陛下有足够的理由淡化此事,刘非虽是心疼自家女儿,然圣意难违,且陛下没有明言已算是给刘非面子,还是识趣些好。

    闻得自家夫君不欲追究此事,杨绮罗非但没出言争辩,反是长疏口气。

    赵府的夫人苏媛医术精湛,尤擅妇医,虽是鲜少与宗妇贵女们私下交际,却又出手诊治过不少宗妇和贵女的,杨绮罗自身也曾因月事不调向苏媛求过诊,现下已然治愈。

    对于苏媛,杨绮罗是承情的,况且难保日后自身乃至女儿不会闹妇人病,到时可不得再请苏媛出手诊治么?

    庖厨和医者,皆是要尽量避免得罪的,尤是医术精湛的名医,若将其往死里得罪,日后再去求医问药,那医者即便出手救治,只怕也未必会竭尽所能。

    正因有此等考量,赵府家老呈来赵夫人的拜帖时,杨绮罗还是接下了,如此既可显出贤王府的大度,或许更能卖个情面给赵夫人。

    何况女儿也是不愿为此事累得那赵府小贵女遭了责罚,可见自家女儿确是颇为喜欢那个小贵女的,要晓得,不是谁都能入她的眼,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被她调笑戏弄的。

    闻得赵夫人呈了拜帖,说是要携赵婉过府拜会,刘征臣淤伤没好却已然忘了疼,一心想着怎的再逗弄那个言行欢脱的野丫头了。

    凭白挨了一记重踹,刘征臣虽不会对赵婉心生怨忿,甚至不愿见她遭到长辈责罚,然总归是要想法子找补回来的,好歹是亲王嫡女,堂堂翁主,岂能吃哑巴亏?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