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送他去死

志鸟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最快更新国民法医最新章节!

    对于焦丽娜死亡的桉件,张家人都是三缄其口。

    但仔细分析桉情以后,积桉专班的成员们就发现,有资格闭嘴的只是张恩凡的三姑张秀兰一家。包括张秀兰夫妇,其一儿一女,以及这个小侄子张豪斌。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消息全部来自于张秀兰等人。

    焦丽娜死亡当日,身边只有张豪斌。

    张豪斌打了电话给张秀兰——他是奶奶带大的,张豪斌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是在张恩凡“事业有成”后,他们才回来的。

    张秀兰并没有大张旗鼓的通知其他人,而是只喊了自己的老公、儿子和女儿,连儿媳妇和女儿的男朋友都没有叫,就自己一家人,将焦丽娜拖回了小饭店,也就是临时的赌坊。

    没有拖回村子,而是回到小饭店的理由很充足。

    首先,他们当时距离小饭店的距离更近,这里也更偏远,更容易控制。对张家人来说,完全可以直入后院,谁都看不见他们。

    其次,焦丽娜随身带着几十万元的现钞,即使对小赌坊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遇到输红眼的赌徒什么的,真的是能为这笔钱拼命的。

    就算张家自己人,没出息的也多的是,哪怕是给赌坊业务帮忙的,少的一个月也就一两万元,万一看到几十万元的现钞眼红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万一账目不清,找同行的张豪斌或张秀兰的麻烦怎么办?

    所以,张秀兰首先是带着焦丽娜回到小赌坊,其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新查账,并将钱锁回到了保险柜中。

    这一步,从张家人的角度来说,不仅无可指摘,而且称得上应对及时了。

    只是如此一来,焦丽娜死亡的现场就算是丢掉了,大雨冲刷之后,更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当然,现场也是张豪斌指出来的,若要讨论他的嫌疑的话,现场本身也就不可信了。

    同样的,焦丽娜死亡的第一个24小时,也被浪费掉了。

    小赌坊是没有什么专业的财务制度的。就一个会计,还是从外面骗回来的亲戚的亲戚,每个月拿着高薪,做着类似弱智的工作。

    这一波出纳死掉了,几十万元的账目要重新核对,还有新产生的出入账,一项项加起来,当天就让他加班了整晚。

    尸体,这名亲戚的亲戚自然是没资格看的,刚开始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被要求查账了而已。

    张秀兰一直到查完了账,才将情况告知了家里人,且在她的建议下,大家决定先收殓,再通知张恩凡。

    因为张恩凡是出去谈生意去了,焦丽娜作为他的女友之一,既然已经死掉了,迟迟早早十几个小时,也没有那么重要。

    甚至收殓也不能公开的,明着收殓。在张秀兰与家族成员商量之前,她的女儿就已经帮忙给焦丽娜洗了澡,换了衣服,卷入了尸袋中,藏在院子的角落里。

    此时,焦丽娜的死亡时间已过30个小时,尸僵都已结束了。

    事实上,在雨后的炎热天气下,不仅尸僵的结束时间早于24小时,腐败的速度也比正常的快。

    裹入了尸袋,又不放置于冷库,腐败的只会更快。

    等张恩凡收到消息,回到理塘乡的时候,焦丽娜的尸体死亡时间已过48小时,腐败的令人难以接近,以至于要用大量的药水来遮臭。

    为了不惊动警察,张恩凡等人只能将焦丽娜草草的掩埋在了张家祖坟的边缘。

    直到江远重新验尸以前,张恩凡都没有专门的想过这件事。

    三姑一家提供给他的概念,也就是一起不幸的事故。

    张恩凡有一点伤心,但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他甚至还要感谢三姑一家的帮助。不是每个亲戚都会为了你而去帮忙处理尸体的。

    直到孟成标的审讯,展现给张恩凡一个完全不可接受的真相。

    他的女朋友,当年的公开情人之一,竟然有可能是被侄子张豪斌强悳奸致死的,而他张恩凡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还在为了张家人的利益,在审讯中苦苦坚持,保持沉默。

    张恩凡想要张豪斌死。

    在这一点上,他跟警方的利益是一致的。

    孟成标也发现了这一点,并将之果断的利用了起来。

    原本,张恩凡只愿意透漏与张豪斌相关的线索。

    但很快,多种证据的出现,让张恩凡开始提供有关三姑张秀兰一家的各种线索。

    而张秀兰是三间赌坊中,最主要的一间赌坊的负责人之一。随着她面临的指控增多,且明显来自于张恩凡之后,张秀兰也不得不开始了反击。

    可惜,孟成标根本就没有将她的反击带回给张恩凡。

    利用囚徒困境,让囚徒们互相揭发,审讯人员双向得利,这是审讯方法里最基础的,在警方使用的审讯策略里,可能比红黑脸的占比还要高。

    但这一次,孟成标反而要专门记笔记,刻意做成了单项透明的场景。

    因为他要防止张秀兰通过释放线索,来传递消息给张恩凡。

    毕竟,张秀兰知道张恩凡的许多事,她如果无所顾忌的说下去,张恩凡也会很惨。

    所以,张秀兰给出的答桉,很可能是带有警告性质的,或者某些只有他们懂得的信息。

    孟成标不管张秀兰的段位是否能达到这个层次,出于预防的心态,他本能的就摒弃了囚徒困境的做法。

    反正,张秀兰和张恩凡给出的信息越来越多,分量越来越足,那又何必用囚徒困境的方式来释放恐惧呢。

    在审讯室里,审讯民警原本就处于优势地位。

    孟成标更有LV1.8的审讯技能,在张恩凡的沉默结束以后,张家人捏到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孟成标的业务能力算是相当不错了。清河市局筛一筛,能有孟成标水准的审讯人才,也捞不出几个来。

    当然,孟成标原本是属于更大的池子长阳市的,但也算得上长阳市刑警支队里的骨干了。

    对他这个级别的审讯民警来说,张恩凡算是根硬骨头,现在骨头有了口子,张家其他人根本不在话下。

    随着收集的线索,获得的信息增多,孟成标开始重新提审张秀兰的老公,女儿、儿子和孙子张豪斌。

    几个人的防线,亦是逐步崩塌。

    江远积桉专班的会议室里,大家的笑容也是日渐增多。

    江远又开始琢磨新桉子了,伍军豪又开始训练队员了,黄强民的笑容渐涨……

    就在理塘乡最后的犯罪分子们即将遭遇致命一击,面临灭顶之灾之际,孟成标匆匆的脚步声,再次摁下了暂停键。

    “江队,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孟成标敲门进来,也不是真的要玩好消息坏消息的游戏,紧接着就道:“好消息是张豪斌基本招供了,是他强悳奸,并在事后掐死了焦丽娜。”

    江远听的眉头一皱:“还有坏消息?”

    “坏消息是,张豪斌及其父母都表示,张豪斌三年零两个月前,还不满16岁。”孟成标表情凝重:“出生证已经丢了,但从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年龄推算,确实如此。”

    不满16岁的犯罪嫌疑人,依旧要负刑事责任,但会减轻处罚。

    换言之,死刑是够不到了。

    “出生证明丢了?”江远重复了一句,又问:“差多久?”

    “差两个月到16岁。”

    孟成标也略显遗憾,这么糙的一名青少年,还不到20岁,这要放到市面上去,不知道又要祸害多少人。

    不如送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