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相见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归来山庄

    近一年里,这个被江湖传的神乎奇乎的地方,慕容素素去了之后才彻底的证实了谣言的可信。

    就一句话——归来山庄太可怕了!

    手脚被人锁在铁笼子的围栏上,不给她吃喝就算了,还不让她大小解……

    “呜呜呜呜……”憋死她了。

    看守铁笼子的几名威武壮男对此很是鄙视。

    这就是天下闻名的雌雄双盗?

    还是雄的那个?

    娘的!有哪个大老爷们儿哭鼻子哭成这样?

    被抓而已,还没说要杀他呢,就跟死了亲爹亲妈一样。

    ……

    客栈里

    夏之漓等了一天,都不见慕容素素回来。这种情况在以往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

    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空,她快速的换了一身夜行衣,随后从窗外飞了出去——

    ……

    归来山庄比夏之漓想象的还要气派。

    只不过——

    站在高高的石阶上,看着灯火通明但却连鬼影都没有一个的四处,夏之漓这才感觉到气氛不对。

    修筑得比蜀夏国宫殿还气派的归来山庄连个守夜的人都没有一个……

    可不管再如何不对劲,她也没考虑那么多,因为这更加说明了素素陷入了危险之中。

    各处高挂的灯笼把黑暗的山庄照得犹如白昼,根本不需要她鬼鬼索索的摸索,四处有什么情况简直一目了然。

    前庭被她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

    撒开脚丫子,她往后院跑,准备将这偌大的后院给好好搜查一番。

    只是刚进后院,就听到某间房里传来凄惨的哭声。

    在这么个大晚上,就跟女鬼哭怨似的,在加上偌大的山庄主宅一个人都没有,这气氛别提有多诡异多骇人了。

    夏之漓没停留,运起轻功直接朝那间房飞去——

    别人会当那是鬼哭,可她却是听清楚了,这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慕容素素的。

    破窗而入,看着房里的情景,夏之漓是又揪心又好气。

    四处无人,她也不用避讳什么,大摇大摆的走过去,靠近铁笼,手伸进笼子里很不客气的拍了一下慕容素素的脑袋。

    “哭何哭啊?被抓而已,你也不嫌你这样丢人的?”

    慕容素素被吓了一跳,赶紧扭脖子看过来,顿时激动得哭得更凶了。

    “呜呜呜……漓儿,你终于来了……啊呜呜呜……”

    夏之漓嫌弃的拿衣袖给她擦了一把泪,没好气的瞪眼:“我说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啊?”

    慕容素素使劲的抽鼻子:“他们……他们脱我裤子……”

    “什么?!”夏之漓险些跳脚,赶紧打量起她身着男袍的身子,“素素,他们怎么对你了?”

    慕容素素委屈的仰头望天继续长哭:“我要小解……他们不让……还说要脱我裤子帮我小解……啊呜呜呜……”

    夏之漓一头黑线,感觉头顶有许多乌鸦‘啊啊’的飞过。

    她转到笼子对面,看着慕容素素脚下的一摊水渍,似是能闻到一股馊馊的味道,见此情况,夏之漓头顶的黑线更多,都想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慕容素素还在那里委屈的哭:“呜呜呜……看到他们要解我裤子,我只好把小解尿在了自己身上……啊呜呜呜……好丢人……”

    夏之漓走回去,憋着笑又憋着气。

    “行了,清白还在就可以了,不就撒泡尿嘛,人有三急,他们也不知道你是女的。”一边安慰一边运起内力将慕容素素手脚上的铁链劈断,然后拍了拍慕容素素的肩,“好了,别哭了,下次动手前记得先上茅厕。”

    看着慕容素素用缩骨功从笼子里出来,夏之漓拉着她就准备离开:“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一身都是尿馊臭,难闻死了。今晚你不洗干净,别想爬我床上睡觉。”

    慕容素素抹着眼泪,被她拉着走在后面。

    刚打开房门,两人就惊呆住了。

    特别是夏之漓,刚刚进来一个人没看到,此刻看着围堵在房门外的几十名黑衣人武士,愣了好一瞬才反应过来。

    果然是有诈!

    如此被当场抓获,这还是夏之漓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

    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眼眸子一转,赶紧将身后的慕容素素往房里推。

    而她则是朝门外的一众黑衣大汉笑道:“这里夜色不错哈,我们就只是来看看,各位辛苦了,该回哪去就回哪去吧,我们不用人伺候的。”

    就在她装傻卖萌的准备关上房门时,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从众多黑衣人身后传来——

    “漓儿喜欢这里的夜景?”

    伴着那道低声磁性嗓音出现的,是一名年轻男子。

    对方一袭水蓝色长袍,身姿挺拔而优美,伴着丝丝清冽的气息仿佛是从画里飘移出来的美仙。往上看去,男子五官隽秀如画,从脸庞轮廓到入鬓的剑眉,无一处不是墨家巧笔下的杰作,俊逸得有些不似凡人。

    特别是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眸,散发着湛蓝色的光泽,同他一身蓝袍想衬,就如同妖物幻形一般,让那张本来完美的俊颜更加妖冶魅惑。

    只一眼,夏之漓就定住了身形,仿佛被点了穴一般,漆黑漂亮的眼眸中似有什么在闪动。

    “漓儿……”司徒睿霖沙哑的轻唤道,颀长挺拔的身躯随之靠近,妖冶潋滟的凤眸中同样闪动着什么,载着他此刻的激动。

    十年了,他想了十年了……

    抑制不住心里翻腾的喜悦和激动,他朝处在呆愣中的人儿伸出手——

    “嘭!”伴随着一声关门响,眼前的女子消失在门后。

    “漓儿?!”司徒睿霖蹙了蹙浓眉。十年不见,这丫头还是如此性子……

    房门内

    慕容素素不停的抓脑袋,围着夏之漓转了一圈又一圈。明明身在敌营中,可其就没有一点被困的意识,不急着逃不说,还有心思琢磨别人的事。

    “漓儿,那人是谁啊?他好像认识你哦。”慕容素素终于给出了结论,难怪那些人只是关她,估计连她都认识,否则怎么会知道对付她的法子?

    “不认识!”夏之漓口气很恶。

    “不认识?”慕容素素摸了摸下巴,明显不信,“漓儿,我看他分明就是认识你的样子。还有哦,他在归来山庄出现,肯定是这里的人,你怎么就如此笨,就算不认识,你好歹也去攀攀交情吧,兴许人家一高兴就送我们点东西呢。”

    夏之漓磨牙磨牙再磨牙,最后实在忍不住朝她吼了一声:“慕容素素,你能不能别跟我提他!”

    “……?!”慕容素素险些被她吼懵,眨了眨眼,她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眼中一亮,恍然大悟,“漓儿,他就是那个司徒对不对?我记得你说过他有一双蓝眼睛的。刚刚那个人就有一双好邪气的蓝眼睛哦!哎呀,没想到那个司徒长这个样子,天啦天啦,太让人接受不了了。”

    很明显,慕容素素是被司徒睿霖打击到了。

    她没想到竟然会是那样妖孽的一个男人……

    其他都还好,就那双眼睛她就有些接受不了。这不会是妖怪附身变的吧?

    “慕容素素!”夏之漓狠狠的瞪着她,咬牙切齿。

    见她真生气了,慕容素素赶紧摆手:“好好,我不说了。”

    想到什么,她突然皱眉问道:“漓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外面那么多人,要应付起来好像很棘手,赶紧想个法子逃出去吧。”

    宝物重要,可她不想被妖怪当下酒菜。她还有弟弟要养呢。

    夏之漓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屋子里什么都有,她走向床边坐了下去,拧着眉头咬着下唇,沉默了许多才开口说道:“素素,你先走吧。”

    慕容素素走过去坐在她身侧,手臂搭上了她的肩,不赞同她的话:“说什么话呢,要走我们肯定得一起走。”

    夏之漓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素素,我是说你先回蜀夏国吧,别在这里待了。”

    慕容素素诧异的望着她:“为何啊?我们不是为了赏宝大会而来吗?还有两日赏宝大会就要开始了,这时候我怎么能回去?更何况,我们一起来的,肯定要一起回去。”

    夏之漓摇头:“这都是圈套,没有什么赏宝大会。”

    “啊?”慕容素素瞪大了双眼,明显不信,“怎么可能?”

    夏之漓抬起头,漂亮的眼眸中闪动着晶莹,很严肃的看着她说道:“你先回去,通知我爹娘还有我哥,让他们想办法来救我。”

    她肯定是回不去的,那人用这样的法子把她引来,又岂能轻易的放她?

    很少见到她这般严肃的样子,慕容素素也不敢大意了,立马正色起来:“漓儿,到底你跟他有什么过节啊?他为什么不让你回去啊?”

    夏之漓摇头。她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但她感觉得到,要离开这里,怕是无路可走。

    慕容素素立马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漓儿,我们还是走吧,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我肯定不会放心的。咱们搭档了这么久,就算生不能同时,但死也要同穴——”

    此刻的夏之漓哪有心情听她唠叨,赶紧抬手将她话打断:“我说你别唧唧歪歪的行不?让你走你就走,要不然你就等着被蓝眼睛妖怪吃掉吧!”

    “我……”一想到方才看到的邪气而诡异的蓝眼睛,慕容素素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夏之漓现在只想让她赶紧回去搬救兵:“我说让你离开你就离开,别待在这里。你弟弟还等着你回去呢。而且我没事,他不会吃我,你现在要是再不走,我可不保证他会放过你。”

    慕容素素不解:“为什么他要吃我啊?我又没得罪他!”

    夏之漓现在就恨不得把面前这烦人的丫头给拍走。有些事她肯定没法说清楚的,留下她在这里,只会添乱而已。

    起身,拉起慕容素素的手,将她往门口拉:“你赶紧走,他们不会为难你的。记得帮我带信回去就是了。等我回去,家里的宝物随便你挑。”

    这条件……慕容素素眼底顿时溢出灼热的光芒。

    “漓儿,你真的原意把你的宝物送一两件给我啊?”要知道,漓儿爱宝如命,且又小家子气,只要进了她腰包的东西,她宁愿跟人拼了也不会把宝物交出来的。

    夏之漓赶紧点头:“是啊是啊,你只要帮我搬了救兵,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赶紧走吧!”

    “可是……”慕容素素站在门口很纠结也很不确定,“漓儿,他们会放我走吗?”

    要真能这么容易出去,那漓儿为什么不离开?

    夏之漓都恨不得将她给扔出去了:“你放心,他们只吃女的,你这不男不女的样子人家看不上。”

    似是没了耐性,她打开门一把将慕容素素给推了出去,随即又赶紧关上了房门。

    “……?!”看着门外似妖非妖的男人,慕容素素双腿忍不住的抖了抖。特别是那湛蓝色的眸光带着一股冷意射向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原谅她吧,她平生没见过妖怪……

    要是知道归来山庄有此等妖怪,打死她她也不会来的。

    “那个、那个,我是漓儿的朋友,漓儿说让我先走,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麻烦让让好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硬着头皮,她大着胆子说道。

    “庄主?”站在司徒睿霖身后的一名武士低声询问道,“可是要让她离开?”

    “让她走。”司徒睿霖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慕容素素,随即目光依旧落在紧闭的房门上。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他没心思过问,他只知道他的漓儿在生气。

    一听说对方愿意放她走,慕容素素挤开一名武士,赶紧运起轻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这只妖孽太可怕了,她还是少惹为妙。

    赶紧回国搬救兵救漓儿才是要事!

    房门内

    夏之漓坐在床头,看着四处熟悉的场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的往下流,尽管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忘了这么一个人,可是隔了这么多年,记忆被翻出来,她心里还是犹如当年一般的难受。

    这间屋子,俨然就是当年在医馆他住的地方。不论格局还是家具物件几乎都一摸一样。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年不声不响的离开,如今又花这么大的功夫把她引到这里来,还修了这么一间想忘都忘不掉的房间。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看着仿若十年前的地方,她眼底滋生着恨意,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抬脚走向桌边,拧起一只凳子,犹如当年一样开始动起了手——

    那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她不会原谅他的!

    只要是他住过的地方,她就要把它们毁了!

    房间里,各种物件被毁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房门外,司徒睿霖袖中的手紧紧的捏成拳头,妖美如画的俊脸绷得紧紧的,湛蓝色的目光沉冷得如同灌满了死水,不断的往外溢出阴戾森冷的气息。

    “庄主,这就是小郡主?”他身后,方才开口的那名武士又开口了。听着屋里震耳欲聋的声响,他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早前就听庄主说过这位蜀夏国的小郡主,只不过庄主说那是一个非常漂亮可爱的人儿。可为什么他感觉不像啊?

    漂亮的确是漂亮,可以说那郡主的容貌真的算是倾国倾城,可是……这性子,是不是太暴戾了点?

    司徒睿霖眼底溢出一丝寒意,斜睨向身侧:“你们下去,没本候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这里!”

    “是!”几十名武士齐声应道。

    直到房门内砸东西的声音消失了,司徒睿霖才抬脚走上前去。触及到房门,他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将其推开。

    夏之漓坐在地上,头埋在膝盖里,看不到神色,但那身子一颤一颤的。

    此情此景,司徒睿霖只觉得心口异常的难受,就跟有什么揪着他心窝一般,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看着房间里被毁掉的一切,他那湛蓝色眼眸中流淌出一丝疼意。

    “漓儿。”走过去,他弯腰试图将她抱起来。

    “滚开!”夏之漓暴躁的将他手挥打开,脸上挂着泪珠,眼底卷着浓浓的恨意,透过眸中的水汽恨恨的瞪着靠近她的人,“你是谁啊?我跟你熟吗?别叫我的名字,我不认识你!”

    司徒睿霖眸色一沉。怎么会?她、她竟然忘了他?

    可是转眼看着四处被毁的一切,再看着那张愤怒带恨的容颜,他突然醒悟了过来,也不管夏之漓是什么反应,突然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嵌在了自己怀中。

    “漓儿,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气我当年不辞而别……漓儿,你不会忘记我的对不?”

    “混蛋!放开我!”夏之漓一脚踹在他膝盖上,让司徒睿霖微微的蹙了蹙浓眉。

    “漓儿,你听我解释可好?我——”

    “放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被一个男人抱住,夏之漓眯起了双眼,眸光变得凌厉起来。抬起的素手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三根细长的银针。

    司徒睿霖敛紧眸子,几乎是不敢相信她会对自己动手,抱着她的手臂不但没放开,反而收紧了几分。

    而夏之漓似乎是真没打算放过他,咬牙丝毫不客气的袭向了他的肩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