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养女成妻:首长私密爱 > 076 两公里拉练,傅君皇宣誓(军训〕

076 两公里拉练,傅君皇宣誓(军训〕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银翼每一年的军训都是别的学校心生敬畏的存在,自然那艰苦程度也是让人惊叹的,前五天只是培训普通新生军训项目,可是在后面的日子里就是真正的新兵训练项目了,翻墙过钢丝网过连续障碍射击军体拳等等,让人叫苦不堪,不仅如此,最后还会有个什么集体对抗赛,那对抗赛才是最后的重头戏。

    在前五天的普通训练结束后,学生们都自发的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他们要拿够剩下二十几天的东西,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地狱。

    站军姿踢正步什么的,对于后面的日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等众人都收拾好,带着简易的背包,动作迅速而又利落的跑到各自的队伍中集合。

    银翼的老成员们都知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不会有好日子过。你带多少东西过去,教官都会给你扔多少,还不如不带等留着回来吃。

    但是每年银翼都会有新生加入,这些新生自然都不知道这些“规矩”,自然也就是能塞多少塞多少,比如七班的李薇就一脸呆然的看着众人建议的背包,又看了看自己鼓鼓囊囊的大背包后,表情那叫个疑惑不解。

    队伍进行了重新分配,男女生分开,每个年级进行重新整合。

    安然所在的金融和一年级以及年二年级的土木工程的女生共有三十名女生分在了一起,组成了五连三班。

    “五连三班的上这辆卡车!快点!”军卡旁边,一身迷彩的秃鹰笔直的站在旁边,大声吼叫着,一边把距离他最近女生给提到我卡车篷子里,“赶紧的麻利的!打仗都像你们这么磨磨唧唧吗!”

    军卡很高,一般很少有女生能够自己上去,都需要教官托一把。成排的卡车前,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攀爬卡车的样子可谓毫无形象可言。

    轮到安然的时候,秃鹰本想继续伸手去提溜安然,但是在看到军帽之下遮掩着的五官时,秃鹰的表情骤变,手直接转了个方向,去提溜安然身后的李薇了。

    安然绝对不允许除了老帅哥之外的人随意碰触自己,秃鹰自然也不敢冒着被教官处理的危险去触碰安然,因此安然就在一众的目光下,手支撑在车弦上,随之一用力,翻身跃上军卡,留下一众人羡慕的目光。

    女神果然厉害!原七班女生们的心声。

    傅安然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厉害!土木工程的女生们的心声。

    “女神,你怎么就能够这么帅气呢?”李薇坐到安然身边,笑眯眯双眼发亮的看着安然。

    安然勾了勾唇角,不语。

    对于这样的安然七班的人早就习惯了,但是对于土木的人来说,这傅安然就是高傲了,不就是翻身上了个车吗?至于这样吗?

    秃鹰是最后一个上来的,他点了点人数,确定没有遗漏后,拉上挡板,大喊了一声:“可以走了!”

    音落,军车开始移动起来。

    秃鹰就站在最外面,严厉的目光落在众人身上,厉声道,“你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刺刀团的驻地,刺刀团,成立于抗日战争时期……”秃鹰几乎将整个刺刀团的历史和战功都说了个边,在一众人肃然的目光下继续道,“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很苦,但是我不允许在我的团队里有一个逃兵!你们可以怨恨我们对你们、仇恨我们,但是我们决不允许你们对我们的团队,对我们的军队有任何不满,明白吗?!”

    刺刀团,秃鹰最初的老部队。

    他们自然是不可能把这群小崽子带到幽灵特训区去的,幽灵,华夏的利器!如此利器的存库,怎么能够轻易的展示在众人眼前?

    “明白了。”女生们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这上面。

    秃鹰眸光一瞪,声音拔高,“明白了吗!”

    “明白了!”女生们倏然挺直腰板,大声的喊着。

    “那好,接下来,我说一下我们的训练安排。”秃鹰翻了下自己身上的小本子,“军训总共三十天,已经过去了五天,在剩下的二十五天里,你们需要早上五点五十起床,六点十分到宿舍楼下集合进行训练,十一点半午餐,午休一个半小时,下午一点准时集合,训练,五点半晚餐,休息一小时,晚上训练,九点半回宿舍,十点半熄灯,有问题吗?”

    女生们听的心里是一阵心惊肉跳的,这怎么比往年还要狠啊?

    “没有!”出于上一次的情况,这一次女生们很给面子的大声的喊了出来。

    对于这样的回答,秃鹰自然很满意,顿时心底很是欣慰,但是表情依旧不动,“很好,接下来我需要一名班长,你们各自都挺熟悉,你们推举一名吧。”虽然他的确是很想选举安然来着,但是一想到安然那冰冷的目光,他就浑身打怵,还是算了吧。

    听到这话,原七班的女生们来劲了,“就女神吧,我们女神很厉害的。”

    “对啊,教官你刚才也看到了,女神上车的动作很帅气的。”有女生附和。

    原本还有些不明所以,想着谁是女神的时候,听到这女生的回答,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只是小怪物,女神?卧槽,这叫什么逻辑!

    土木工程的女生们不乐意了,但是即便是少数服从多数她们也都是吃亏的,这整整两个年级加起来的女生都仅仅只有十二人,而原七班的女生就有十八人,她们怎么理论的过?

    安然对这种东西向来都不怎么在意,只是她在这群人里面注意到一个身影,她知道她,校刊主编,雨江南。

    雨江南只比她们高一级?

    安然垂下头,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好,既然定下来了是傅安然,那么傅安然以后就是我的小队长了,你们要服从她的命令。”

    “是!”原七班的女生高呼。

    土木系的女生们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谁是队长谁不是的和她们也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也就无所谓了。

    终于,皮卡车开出了市区,继续向前开,直到见到大片的绿树,车兀然就这么停了下来。

    女生们疑惑。

    秃鹰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跳下车去,冲着一群懵懂的孩子们大声的吼着:“下来下来!快点!”

    “我勒个去,不会是让我们跑过去吧!”原七班班长许樱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群人真的是不把我们弄死他们不撒手。”李薇一边往下跳,一边说着。

    安然是最先跳下去的,清冷的目光在秃鹰的脸上一扫而过,秃鹰的心底却是着实打了个突。

    他们还没有看到军营,但是她们已经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口令的声音好士兵们大声喊叫口号的声音。

    感觉很是……热血!

    安然她们下车后,才发现几乎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人们也都在这里下来了,一个个的背着自己的行李,开始朝着跟着军卡开始跑。

    李薇看到自己的超大型包袱都快要哭了,她就说这群人怎么那么有先见之明!

    其实,这拉练也是临时起意的,往年的时候是没有这一项的,也不知道是谁突发奇想,剩下的将近两公里的路都得自己跑了。

    “全体队员注意了,只要有一个掉队的,你们所有人受罚!我不管你们是用走的还是爬的,要是在大队伍都到到达之后你们还没有到达指定地点,到时候就不要怪我无情了。”秃鹰站在军卡前面大声的吼着,“你们记住了,我们三连是一个团体,我不想玩儿什么小团体个人主义,要是被我发现了,绝不留情!”

    秃鹰人虽然是大大咧咧了些,但是察言观色上他还是做的不错的。女孩子的事情本来就要比男生的要多些,他不是看不出来这群人里面有人对安然不满,大概就是太优秀了,遭人嫉恨了吧。

    想当初,安然刚刚把他们集体团灭的时候,他还想过直接把她灭口呢。

    军卡开走了,一路上的人们都是怨声载道,幸好一路上都有旗子插着告诉他们怎么行走,否则,她们铁定会在这里迷路。

    李薇第一次开始嫌弃起自己的背包来,她求助似的看着安然,“女神,求帮助。”

    安然叹息,“算了,你先把你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看有些什么,然后都分在大家的包里些吧。”现在,这是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原七班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愈发的团结起来,安然的话刚落,人们就将自己的书包放了下来,拉开,开始准备给李薇装东西。

    李薇感动的是一塌糊涂,而在她将背包拉开,在众人看到里面的东西时,顿时一阵冷汗。

    安然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来,“你带这么多矿泉水做什么?”

    “我以为……这么偏远的地方没有水嘛,所以……”李薇知道后面的话不能够再说了。

    许樱倩也是一脸黑线的看着她,“我说开心果,即便是你想要逗乐我们,也不用这么犯二吧?如果那里没水,教官们吃啥喝啥?”

    好吧,李薇已经将自己整个的都缩在一起了。

    “还有,你没事带这么多零食做什么?”这背包里面百分之三十是吃的,百分之二十是水,剩下的百分之五十都是一堆的化妆用品和一些用不着的生活用品。

    “吃的啊,要是中途我们都饿了怎么办?而且……”在安然清冷的目光下,李薇已经不知道还能够说什么了。

    算了人们也都不多问了,老老实实的开始为这货分工她的东西。

    “我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走啊?”土木系的女生们显然等的不耐烦了。

    雨江南就站在土木系女生的中间,显然她是这群女生的中心。

    “你们要走就先走吧,我们一会儿去追你们。”许樱倩打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群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人,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吗?不就是靠着自己的父母在这里得瑟吗?有种你也和棒子们去下棋啊,有能耐你也去和日总落人去比武啊,没事儿整天只知道对自己的同学嘚吧嘚,叫什么事儿啊。

    “你以为我们不想走吗?没听到刚才教官说了什么吗?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人掉队!”之前那名女生显然很烦躁,“我说你们……”原本还想说什么话的她迎来一记清冷的眸光,顿时她所有想说的话全部都咽了回去。

    傅安然的眼神好吓人。

    安然收回视线,见人们都将背包重新打理好后,安然起身,她背着李薇最重的几瓶矿泉水,“走吧,我们小跑上去,看看能不能追上前面队伍。”

    原本想要对着安然说什么的女生被雨江南拉住了,显然现在她们不是说话的时候,傅安然在这群女生心目中的地位很高,而且近来因为她战胜李和勋和日总落人的事情,让她在银翼出尽了风头,就连校刊都在频频放她的事情,现在的傅安然就是银翼的正能量。

    如果她们在这个时候和傅安然对上,那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们都会受到银翼同学的攻击。

    安然泡在最前面,队伍排成的两列,靠着路边跑的,和她并排的是许樱倩,安然是按照许樱倩的步伐跑的,许樱倩的体力在这里面算是中下水平,一般这里的人们都能够跟上她的脚步。

    刚刚跑到一半的时候,后面的男生们都追了上来,只是没想到,在这群首先追上来的男生队伍里,恰好就是原七班男生们所在的队伍,而更加神奇的是,胖哥竟然没有掉队,紧跟在顾佑的身边,而紧跟在他后面的是苏无忧。

    顾佑打头,在他看到安然时,脚步放慢了下来,眸中划过一丝疑惑,安然没有理由会跑这么慢。

    安然只是对顾佑笑了笑,顾佑自发的将安然身上的背包背在了自己身上,留下一众人又惊又羡的目光。

    土木系的女生几乎都是家底丰厚的,她们早就听说了关于顾佑的事情了,顾家的小公子,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他到时候毕业了,作为定然会很大。

    只是这顾佑到底和这傅安然是什么关系,似乎从他一转学过来,他和傅安然之间的关系就好到让人惊诧。

    而且她们还听说,在军训的第一天,那个传说中长得很帅的教官就曾当着整个七班的人说过,傅安然是他的。

    这话还得回到四天前,傅君皇扔下那颗炸弹的时候。

    当时傅君皇只是站在安然身边,只是掷地有声的喊了一句:“宝贝,我的!”

    鬼知道他说的是谁啊。

    也就在人们还不以为意的时候,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极为严肃极为吓人长得还极好看的教官就当着众人的面,一把将坐在操场上的安然拉起来,单手环在她的腰间,目光犀利,嘴唇轻抿,那一身凛然的气息让众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因而,他就在安然近乎要黑掉的脸色下,重新重复了方才那句话:“我的,宝贝!”

    同样的四个字,只是不同的是他把顺序颠倒了过来,这一下子,人们霍然全部都明白。

    这为长官说的是傅安然是他的啊。

    在人们坦然片刻之后,瞬间全部都震惊了,这特么的是怎么个情况,不是说傅安然是个酒吧女郎吗?不是说她家穷的叮当响吗?但是这个把她拥在怀里大声的宣布是他的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时候的安然哪里有时间去解释这些?她黑着一张脸,拉着傅君皇的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傅君皇就离开了。他们离开了去做什么没人知道,但是从那天之后,七班的人再也没有在操场上见过那名教官。

    如若七班的成员中有别的什么少爷小姐的,他们里面一定会有人知道这位长得十分英俊帅气的教官就是那个傅家的傅君皇,那个有着无数传奇的文傅君皇。

    但是这群单纯的孩子哪里有认识傅君皇的啊,自然,他们也就没想着把安然和傅家联系到一块儿去,现在在七班人的心里,安然就是一个勤工俭学的好学生好榜样。

    傅君皇虽然出现在过操场,但是都是在学生们训练的时候,其余队伍的人哪敢在各自教官的注视下明目张胆的将视线落在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其他教官身上?因而当时几乎没有人把傅君皇的身份认出来。

    即便是现在,七班人里还有不少人会问安然和那名神秘的教官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说顾公子,你难道就看不到我快要爬不动了吗?”跟在安然身后李薇一脸苍白,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佑,想要他也帮帮忙。

    顾佑看了李薇一眼,随即那木然的视线直接从她身上移开了。

    顾佑虽然是很有绅士风度,但是也要看对谁。

    李薇的目光很快的就落到了胖哥身上,胖哥现在已然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哪里还有空去帮忙拿东西啊。

    “累吗?”顾佑的视线落在安然脸上。

    顾佑看起来很正常,也对,每年都会被顾老爷子扔进部队里跟连的顾佑要是连这不到两千米的路都跑不下来,那么还不得把顾老爷子给气死?

    “还好。”其实并没有怎么累,但是她不能说不累吧,要不然这完全就是在拉仇恨。

    许樱倩在一片听的直磨牙,他们竟然还有心思聊天!现在对于她来说,呼吸都很困难了。

    “大家不要停下来,现在身体是很难受,但是忍过去就好了。”安然本不想管太多,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说说吧。似乎从她变成傅安然后,她真的是越来越喜欢管闲事了。

    土木系的女生们一直都跟在队伍后面,她们想要让安然的步伐放慢一些,她们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就和灌了铅一样,但是处于自尊心她们喊不出来,只能硬抗,跟上。

    兀然,他们远远地看到他们即将到达的终点,虽然看起来距离她们还很远,但是好歹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你门这些人真厉害,我们看到的后面的其余的女生可都是走着的。”一道嘻嘻哈哈的声音响起,是一名看起来极为阳光的男孩儿,他不是七班的人,七班总共有三十人,十八名女生,十二名男生。

    顾佑他们所在的队伍是五连二班,同样是三十人,而其余十八名男生是法学系的男生,自然那名看似极为活跃的男生就是法学系的。

    听到那男生的话,土木系的女生们都想停下来走走。

    “我可不想拖累大家,既然都在跑,那么就跑吧。”许樱倩长吁了口气,大声的说着,“免得到时候说我拖累了大家,可就不好了。”她可是很小气的。

    “看看胖哥哥我都在努力的奔跑,你们就多,多学学我吧。”胖哥说话都需要断断续续的才能够说的完整,他满头大汗,整个人看起来就似一团肉在奔跑一样,看起来极为滑稽。

    土木系女生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要不是雨江南一直都压着她们,兴许她们早就爆发了。

    中途,有不少法学的学生们将土木系的女生们身上的背包都接了过去,不管怎么样,绅士风度还是需要做的不是?

    “我说顾公子,你和我们的女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李薇的东西已经扔给了自己班里的一名男生身上,她现在轻松了,也有力气说话了,虽然说起来还是有些喘。

    顾佑看了看安然,并没有看到她有什么反应后,他淡声道,“朋友。”虽然他更想说青梅竹马,但是一想到傅哥哥现在处境,他还是算了。

    最近他可是听说了,傅哥哥现在就差没在安然面前跪搓衣板了,他认错的态度那叫一个诚恳,奈何安然还在气头上,任由傅君皇一个人生闷气去了,就是不搭理他。

    想到前两天见到的傅哥哥的那张黑脸,顾佑就浑身发寒,安然生起气来,果然很吓人。

    听到顾佑这回答,七班的人都不禁挑挑眉,但是法学系的那群人却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傅安然身上。

    能被顾佑列入朋友行列的人,可是不多呢。

    能够成为顾家顾佑的朋友的,更是屈指可数。

    最近他们可是听到了不少关于傅安然的消息的,如果要是在傅安然力挫了棒子国和日总落国之后,他们这群人精还会以为傅安然只是普通的家的孩子的话,那么他们就真的是白痴了。

    傅安然,绝对不简单。

    突然想到学生会的那些人对傅安然态度的突然转变,人们也就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雨江南也是知道安然真实身份的,但是那日她也是被威胁的人员之一,她不敢轻易的将傅安然的身份说出来。

    她虽然狂傲,但是她也知道,之前那些打算将傅安然身份抖出去的,有不少都莫名其妙的都失踪了,要不然传来的就是家庭破产投资失败的消息,要说这些都不是傅家做的,她还真是一点儿都不相信。

    但是她没有证据,她证明不了这些都是傅安然做的。

    之前那名法学系的男生已经跑到了胖哥前面,就跑在顾佑身后,他的视线却是黏在安然身上的,“傅安然,最近你这么火,你到时候给我签个名呗。”

    李薇满脸黑线,“我说帅哥,你以为我们女神的签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拿到的?”她们这些人都还没有呢,外系的人就想要来抢?滚粗!

    “邵文锦,你不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队伍后面有人不知死活的高声喊了起来。

    “那可不行,我们女神可是有主了的。”李薇这单纯的姑娘完全没听出来人家这是在调侃,正儿八经的回答。

    那个很是帅气的教官可是说了的,女神是他的呢。

    想那时,谁敢这么和女神说话啊?银翼多少暗恋女神的啊?他们哪个有胆子去表白的?别说表白了,就是完整的在女神面前说句话都是心惊胆战的,还表白?切。

    李薇的这话法院系的人都觉得的大笑了出来,没想到邵文锦也有这么吃瘪的时候。

    邵文锦,法学系有名的阳光帅哥,受尽女生们的青睐,头脑和运动神经都一级棒,学生会不止一次邀请过他加入,但是都被他拒绝了,说是这样会少了自由。

    不过他们这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有女生对邵文锦不以为然的。

    “哦?有主了这是?”邵文锦看了李薇一眼,眸中划过一丝调笑。

    李薇懒得搭理,这种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闭嘴。”顾佑回头,眉头微蹙,眼神犀利。

    邵文锦挑眉,不语。

    在终于快达到的军营时,男生们都极为自觉地将背包还给了女生,要是这种事情被那群张口就要咬人的教官们看到,指不定会怎么说他们呢。

    安然她们不是第一批到达的,但是也算是前头的了。

    一到终点,所有人都瘫坐在了地上,女生们更是毫无形象的瘫坐在了地上,粗重的喘息起来。

    “我说,一开始就给他们个下马威,是不是不太好?”瘦猴撞了撞距离他最近的猎豹,小声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猎豹撇嘴。

    秃鹰的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一晃一晃的,痞痞的倚靠在军卡上,表情那叫个无聊。

    “我只知道,我们是被这群人给嫉恨上了。”

    这群小崽子们可是很会记仇的。

    这一边。

    刺刀团团部。

    同样身着一身作训服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看着一脸寒冰的傅君皇,心情那叫一个好。

    “怎么,你家小宝贝还是不搭理你?”

    傅君皇面色不不动,只是将视线落在窗户外正在操练中的士兵身上。

    “不是我说你啊,人家丫头现在也大了,也该谈个恋爱什么的了,你吧,和正常人不一样,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们然丫头可不一样了,她到时候一定会很抢手。”完全不怕死,继续说。

    傅君皇周身的寒气越来越冷了,犀利而又冰寒的视线就那么刷的一下落在自己曾经的上司头上。

    “你瞪我,瞪我也没用。”他曾经好歹也是这小子上司,虽然他现在的官阶是比他要大了,但是这小子还是不敢把他怎么样的。

    这小子几乎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几乎从未见他变过脸,但是自从他的身边多了那么个“宝贝”后,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了,至少,没有最初那般像兵器了,在没有然丫头之前,傅君皇是部队中最完美的人形兵器,无情无爱,无牵无挂。

    “怎么办?”傅君皇在问出这话的时候,表情几乎都是僵的,就连声线都机械了几分。

    他不明白宝贝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她不和他说话,他不明白原因。问她,她也不说,只是瞪他。她越是瞪他,他就越是想要亲吻她,然后……她就更加不理会他了。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宝贝都没有理会他。

    中年男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英明神武的教官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我告诉你怎么办?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啊。”说完,中年男人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大笑。

    傅君皇蹙眉的看着笑趴在桌上起不来的中年男人,审视了片刻后,兀然道,“宝贝不喜欢我在别人面前说她是我的。”

    还在笑的中年男人点头,不错,还算有点儿脑子。

    “唔……那么我再去说一遍吧。”音落,傅君皇转身拉开办公室的门就走了。

    还在捶桌子大笑的中年男人所有的动作在瞬间全部停止,表情甚至有些呆滞的看着已然被关上的门。

    刚才他听到了什么?这小子要再说一遍什么?这货是嫌事情闹得还不够大吗?!

    不能多想,拉开门就开始朝外跑,不能再让这货去折腾了,这事儿要是闹到别的部队里去,还不都得看这小子的笑话?

    也就在傅君皇刚刚拉开办公室的门,安然的身前站住了一名男生。

    那名男生的脸上泛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但是显然不是因为这一路的长袍。

    因为后面的队伍都还没有跑回来的原因,他们并没有集合站在各自的队伍,而是自由活动着的。

    顾佑和那群法学系的男生们并没有离开,邵文锦还在努力的勾搭安然,顾佑一言不发的就坐在安然身边,苏无忧就坐在距离安然不远的地方,只是偶尔会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那名男生的身后还站着几名脸上带着兴奋表情的男生,安然的手里拿着一瓶李薇的矿泉水,那男生的视线不知道放在哪里,就一直紧盯着矿泉水不放,他看起来很紧张。

    邵文锦挑眉,他将自己整个的都靠在一边躺在地上喘息的胖哥身上,戳戳身边的顾佑,笑的一脸趣味:

    “你看,你家这位朋友可真是有不少人看着呢。”

    顾佑脸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小口小口的喝着手中的水。

    对于这种人,安然怎么可能看的上?就是身边的邵文锦,安然定然都不会去看一眼,何况是眼前这个怯生生的小子?显然,顾佑根本就没有把这人看在眼里。

    “有事?”清冷的嗓音中没有丝毫的情感,安然的视线冷冷淡淡的落在那男生身上。

    那男生看起来更紧张了,他回头看了看自家兄弟,待回过头来时,视线继续落在安然手中的矿泉水瓶上,“那个,我……”

    “要喝水?”安然晃了晃手中的水瓶,“已经分完了。”

    听到安然的疑问以及回答,邵文锦很是不给面子的抱着马上就要喘息不过来的胖哥捶地大笑,这只要是个人就能够知道,这哥们儿是来表白的好不好!她竟然问人家是不是要喝水!

    “卧槽邵文锦你特么的给我松手,我要死了要死了,女神救我,救我……”胖哥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在众人惋惜的视线下,彻底的失了声。

    虽然他们相互之间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在那将近两公里的长袍中,两队人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邵文锦喜欢讲些笑话,一个阳光大帅哥谁不喜欢?更是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安然团队人员的喜爱,她们也就看着胖哥在邵文锦的“摧残”下,装死过去。

    那名男生被胖哥这一闹,更加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安然真是不明白这人要做什么,他的视线太灼热了,视线就紧紧的盯在她手中的水瓶上,是个人都会以为这是来药水喝的。

    一直坐在另外一边的苏无忧走过来,将自己手中那瓶并没有开封的水放在安然的手里,然后在顾佑微蹙的视线下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安然并没有拒绝苏无忧,对于她来说,苏无忧现在是她的人,他给她东西,拿着自然是没关系的。

    但是对于这一点,顾佑可是不明白的。

    他只知道安然向来都不会轻易的接别人递过来的东西,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但是对于这个他并不怎么熟悉的苏无忧,她接的那般自然,就似……本该如此一般。

    顾佑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苏无忧身上。而原本还在和胖哥打闹的邵文锦也不觉的将视线落到了苏无忧身上。

    苏无忧低垂着头,宽大的眼镜遮挡住了大半张脸。

    “给。”安然顺手将手中的水递交给那男生。

    男生涨红了一张脸,“我……我不是……”

    男生后面的人也是着急了,这单羽怎么还怎么笨啊,他们白给他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了这是。

    “哟喂,单羽你到是快说啊,一会儿可就集合了。”那名男生身后的人急了。

    单羽?

    三年级七班的单羽?那个对数学极为敏感的天才单羽?可是这人怎么和他们印象中的不一样啊?他们可不记得单羽有这么害羞腼腆的一面。

    秃鹰等人就靠在军卡前看好戏,有小怪物的地方果然是有好戏看。

    “那个人是你队伍里的吧?”秃鹰叼着的那根狗尾巴草还没扔掉,一晃一晃的在他嘴里叼着,他一脸坏笑的看着都快要急的跳脚的瘦猴,“教官会格外关照你们队伍的。”

    瘦猴现在是恨不得把那小子直接住起来就地正法了,这特么的不是在给他找事儿做吗?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的摊上了这么个二货?

    “你有什么事要说?”安然的语气并不怎么好,这几天对于傅君皇的事情她还没有消气,这男生还扭扭捏捏的站在她身前还什么都不说。

    安然的耐心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我……那个……”单羽的视线好不容易从安然手中的矿泉水瓶上落在她的脸上,然而在对上她那双清冷的眸时,他的目光一下子就错开了,小心脏跳的那叫一个快。

    安然继续看着他,继续听着。

    “嘿,我说害羞的小帅哥,你这该不会是想要和我们女神表白吧?”就似刚刚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原本还在地上挺尸的胖哥一个利索的翻身,从地上翻起来,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邵文锦,一声高呼。

    单羽的面色顿时涨的通红,这回是直接红到了耳根。

    “卧槽!我告诉你,女神是我们大家的女神,是不能够独自占有的!你要是想要独自一人占据我家女神,我一个墩子就墩死你!”第一次,胖哥开始为自己肥硕的身躯感到自豪,至少可以拿这去威胁别人。

    “胖哥,好样的,给你点三十二个赞!”邵文锦笑趴在地上,冲着胖哥竖起大拇指。

    “尼玛!怎么也应该给你胖哥我一百个赞吧?就三十二个?你不小气会死啊!”胖哥抬脚就去踹邵文锦。

    单羽一时被胖哥给说懵了,他看向安然的目光更加的局促起来,他没想过把安然据为己有,他只是,只是想要告诉她自己的心意,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机会,朋友们都劝他说,可以试试,你不去尝试,你又怎么能够知道别人对你不感兴趣呢?

    因此,他在这两公里的拉练中不断的给自己建立心理建设,直到有勇气走到傅安然面前,对着她,和她说话。

    “傅安然!”陡然间,他的声音猛地大喊出来。

    而在他的声音出来的时候,邵文锦笑的更厉害了,这一会就脸李薇也都一起笑趴在地上了,这哥们紧张的都破音了。

    这时,后面的队伍也都到达很多了,人们的视线也都聚集在这边,谁都喜欢看戏不是吗?

    “嗯,你说。”安然淡然的看着单羽。

    “傅安然,我可以喜欢你吗!我——”

    “不可以!”

    单羽一愣,他惊讶的看着安然,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她张口,而且那个声音似乎也有些不对,兴许是他太紧张了,他原本打算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他的身边突然多出了一道阴影。

    安然在看到来人时,表情那叫个好看。

    只见傅君皇沉稳的走到安然身边,那张就差没有冰渣的脸上浸着的风暴让猎豹等人连忙退后,尽量的将自己隐藏在自家教官视线之外。

    笑话,现在被波及了,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单羽的目光落在傅君皇身上,他身着一身作训服,身上凛然的气息让他顿时一阵,这人是从战场上走出来的,他的眼里带着浓重的戾气,他,是真正的战士。

    单羽有些木然的看着这名突然跑出来的男人将手环在安然的腰间,看着他那犹如鹰隼般的视线直射在自己身上,单羽有理由相信,如若不是因为目光杀不了人的话,他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他真的是什么都没做啊。

    在傅君皇出现的瞬间,原本还坐在地上的顾佑站起了身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挺得笔直,就连看向傅君皇的目光都是带着敬畏的。

    对于如此的顾佑邵文锦挑挑眉,随即视线又落回到了傅君皇的身上。

    啊,傅君皇,傅家那个传说的存在。

    视线又落在被他拥在怀里的安然身上,他就似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一样,眸中划过一丝震惊。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傅君皇,傅安然,这特么的不就是有关系的吗?这傅安然绝对就是那个傅家传说的小姐!

    “松开。”安然眉头微蹙,老帅哥这简直就是嫌她现在还不够乱是吧?

    傅君皇听她的才怪,现在他的身边多少危机啊,这一个两个的都想和他抢他的宝贝!

    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的情绪让安然心中微微一怔,顿时,她的心底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傅安然,我的!”掷地有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中浸着绝不抗拒的力量,“我,傅安然的!记好了!”

    在傅君皇说完这句话后,他顿时满意了,随即满心满眼的去看安然,他这一会也说了他是她的了,她是不是就不会不高兴了——?

    ------题外话------

    阿拉阿拉,这两张缓和下,哈哈~一想到老帅哥的表情,我就超级想要笑。

    然后回答下菇凉们的问题,女主为嘛一下子拔高了,因为最近不允许主角的年龄不成年,懂咩?就是改成了女主由最初的十五岁,改到了十八岁而已……至于其余的什么专业什么的,你们还是无视吧……唉……想想就觉得心碎嗷嗷~

    妞儿们么么哒~

    然后欠字10000,江南妞儿的生日加更……一定会在这个月加更上的嗷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