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当年的真相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依云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就多出了许多人,他们的手中同样的按着枪。

    何依云的人将安然等人全部围在了中间,安然的人围住了何逸和何依云。

    “何依云,你要是敢动他一下试试!”冰寒的声音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他要是伤了一分,这里就死一个人,要是两分,我就要了这里所有人的命!不信,你可以试试!”

    安然这并不是在威胁她,其实早在何依云大喊的那一声起,她就想要直接用鞭子杀了她!

    但是她中就还是忍住了。

    “呵,不过是何家的旁系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菜啊?想动我家老大,那也要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了!”夜无名嘲讽的声音骤然响起。

    何逸听到这话,视线不觉的落在了夜无名的身上,在看到夜无名眸低的讥讽后,心底微微打凸。

    他不知道傅君皇他们调查到了多少,但是显然,不管他们调查到了什么,对他来说,都是不利的。

    何逸,何家三公子。何家是一个很奇怪的家族,几百年的古老家族了,很少和世人扯上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称得上是避世的家族。

    但是据说,何家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只是到底是真是假,这就没有人知道了。

    惊变,一触即发。

    傅君皇的面色从始至终就没有变过,甚至在那双冷傲的眸子中,还带着一抹嗜血的疯狂。

    白戈薇是急得团团转,白疏景也是在何依云的人动手的瞬间,做出了反应来。

    弓箭手也是在同一时间,将何依云等人包围了起来,严阵以待。

    人群中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的不敢说一句话。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

    已经有不少人怕被牵连,而主动选择离开了广场,今日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不再承受力范围之内。

    “白夜,如果你不妥协,阿大不了,我们就同归于尽。”何依云冷笑,“我想,你们即便是死在一起,也是没有什么的吧?”

    何依云现在是真的怒了,她不明白,自己的孩子怎么就会这么不知好歹。

    傅君皇到底有什么好?他除了家世好点外,这个还能有什么?

    “何依云,不要想左右我的一切。”安然讽刺的笑着,“消失了二十年的你,突然跑出来说是我老娘,要是你,你也不会相信啊,不是?”

    白戈薇和白婆婆等众大臣的的动作都是一僵,如若他们最初还在怀疑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的话,那么现在,他们除了震惊就还是震惊了。

    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陛下!

    他们……他们当年的陛下啊!

    何依云知道事情已经隐瞒不下去了,如若真的是在隐瞒下去就没有意思了。

    “我这是为你好。”何依云的面色已经恢复了过来,神情淡然。

    “为了我好?”安然挑眉,“为了我好就是自小把我扔在外面,不管不顾?啊对了,以何逸的能力一定是查清楚了我和傅家的关系是不是?那么也一定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他家是不是?”

    何依云沉默。

    “如若当年不是因为他,我早就死了,哪里还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么多的废话?”

    当年的事情,何依云的确是算错了,不过幸好傅君皇的出现,让她的孩子的生活可以如此无忧。

    但是即便是如此,也不代表,她会将白夜嫁给傅君皇。

    “你不会死,我算过,你不会有事。”何依云淡声道,“我知道你会健健康康的长大。”

    “哦?那么你知道在两年半前,我差点就死了的事情吗?你知道我曾被人拿来做过实验吗?你知道在没有遇到傅君皇之前,我是过的什么日子吗?白云依,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对白夜不闻不问了二十年,现在需要白夜为你收拾这个烂摊子了,你就来找我了?你早干嘛去了?”

    安然连自己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这么多的话,她的胸口里面就似积压了什么东西一样,压的她很难受。

    或许,她也是渴望母爱的吧。

    只是,她这一辈子,或许是和这东西搭不上关系了。

    傅君皇眉头微拧,放下手枪,回到安然身边,拉着她的手,嗓音柔和,“不难受。”

    安然笑了笑,继而额头抵在他的胸口上,轻笑,“没有难受。”

    只是不甘心而已。

    只是因为不甘心。

    除了身边的男人,不管她是秦岚的时候,还是现在的白夜,她一直都是被当做工具来看待的。

    秦御将她当做是秦家家主的延续,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白云依将她当做白国继承者的延续,不闻不问二十年,在突然出现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问她这二十年是怎么过的,而是要杀了她最重要的人。

    这就是她的人生。

    如若不是因为老帅哥将她从泥潭里拽了出来,或许,她会走向更加极端的道路。

    她不难受,没有必要难受。她早在很早之前就看的很开,她的身边只有傅君皇,也只会有他。

    何依云被安然的话说的哑口无言,她甚至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白夜一个人这样生活,到底辛不辛苦,到底累不累。但是如若要成为一国之君,没有这么一点历练,如何撑得起一个国家来?

    何逸的视线在傅君皇的身上一扫,心念刚刚一动,啪的一声鞭响,随即何逸手中的手枪啪的一声就落在了地上,而他的手上已经有了一条鞭伤。

    何依云周围的气息在瞬间变得危险起来,“白夜,你不要以为我真不敢动你!”

    安然的眸光骤然变得冰寒,“白云依,你也别逼我动手杀了你!”

    “小姐!我们有什么事情先回宫再说,嗯?”白婆婆立马走上前来,想要拉安然。

    只是她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安然,安然的鞭子已经甩出,啪的一声,白婆婆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了。

    “我是傅安然,只会是傅安然。”安然冷声宣布自己的立场,“现在,你们的陛下回来了,那么,也就没有我什么事儿了。如果你想问我什么的话,我想白净尘应该比我清楚。”

    白净尘从最开始起,面色就不是太好,而现在看起来,面色更是不怎么好了,他就似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

    白初看到这,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来,他看起来很兴奋。

    白念蝶不知道白初为什么会这样,她甚至都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走到如此地步。

    白初就似知道所有的事情一样,他兴奋的就差没有跳起来了。

    白婆婆不明白安然在说什么,少爷,少爷他会知道什么?

    “白夜,我想你还不知道吧?当年你在委内瑞拉的事情,可是没有那么简单啊。”白初突然笑了起来,“不信,你可以好好的问问白净尘。”

    白初的话让傅君皇的视线倏地就落在了白初的身上,“什么事情?”

    白初耸肩,“我看,这事情你最好还是问白净尘比较好,不管怎么说,他才是真正救了白夜的人,不是吗?”

    这话有好几层意思,安然的视线落在了白净尘的身上,眸中浸着几分打量大味道,倏地,安然的眸中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愤怒。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动手,傅君皇已经快她一步,动手了。

    傅君皇快速的闪身,白净尘刚刚反应过来时,傅君皇整个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腹部已经传来一阵剧痛,随即便是小腿,后背……

    直到他整个人因剧痛而单膝跪在地上!

    傅君皇的动作太快,以至于让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夜无名等人的视线在众人中来回扫视,他们要看住每一个人,如果要是谁要对老大不利的话,他们会立马动手。

    “傅君皇!你只是要做什么!”白婆婆震怒,而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

    委内瑞拉的事情,白婆婆是并不知道的,但是她此时心底或多或少都猜到了些许,但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不是很明白。

    但是看到此时突然暴怒的傅君皇,白婆婆的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超出了她所知道的预知范围。

    安然不动,而是冷然的走到白净尘身前,就在何依云微怔的视线下,问道:

    “白净尘,那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白净尘单膝跪地,单手捂着腹部,微咬下唇。

    砰的一声响。

    傅君皇毫不留情的拽起白净尘来,随即便又是一拳。

    “你们要是……”何依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安然那冰冷无情的眸子直落在她的身上。

    何依云蓦地一怔。

    “白云依,你来问问你的好臣子,问问他,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安然并没有去拉傅君皇,她任由他去了。

    她知道白净尘到现在还没有死,没有被夜无名的人拉下去原因只有一个,老帅哥在忍耐。

    他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但是伤及她性命的人,她怎么会轻易放过?

    白净尘,果然是好样的!

    她当年怎么就没有动手好好查查?白初都知道了的事情,自然不会太难查到。

    救她?当年的一切,都是白净尘一手安排好的!包括那一次突如其来的袭击,一切不过都是白净尘安排的,而他想要的,只有她!

    而当年迫使她跳下大海的,也是他!白净尘!

    ------题外话------

    当当当当!想到了吗?哈哈哈哈哈【 - 为您精选好看的小说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