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养女成妻:首长私密爱 > 163 站好队,才不会死哟

163 站好队,才不会死哟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

    宫殿内发出一片刺耳的声音来。

    站在殿外的侍卫们都是一惊,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都只能够将自己的身体绷得笔直的,就是生怕他们的一个动作有什么不对,就被暴怒中的殿下给拖出去砍了。

    最近,殿下的脾性实在是太难猜测了,死在她手上的侍卫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

    甚至有的时候还会神经兮兮的认为,所有的侍女们都是来枪她的男人的,他们实在是不明白,那个男侍到底有什么好的。

    柔柔弱弱的,甚至都不敢抬头和人说话,这样的男人怎么就将殿下吃的死死的呢?

    而此时的宫殿内。

    一肚子火的白念蝶坐在椅子上,目光狠辣,“为什么不让我当场杀了她们!”

    她是第一次如此对着那侍人说话,以前她可是对他细声软语的,就是生怕吓着他。

    但是现在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在方才,那个白夜,白戈薇还有白梦薇!她们实在是太找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暗中的阻止的话,她一定会下令杀了她们!

    在白国,没有人可以违反她白念蝶的命令!

    然而今天却是不止一个人违背她!

    甚至还有人要扬言杀她!

    侍人走到白念蝶身边,叹息。

    他将满身怒气的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颅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充满磁性的嗓音中浸着丝丝无奈:

    “我的傻丫头,你觉得在朝堂上,你可以杀了她们吗?”

    “为什么不行?我是殿下!我是白国的殿下!现在的掌权者,没有人可以……”

    “但是她是圣殿下,那个传说中的圣殿下。”

    “不,只要我说,她是假的,我说她们是想要造反,这样的话,就没有人敢……”

    “不傻丫头,你太天真了。”侍人低低的笑着,“她就等着你说这话呢,如果你这么说了的话,那么白戈薇她们就真的要反了。”

    白念蝶一愣,“什么意思?”

    “她们暂时还没有要反的意思,但是如果你强行给她们扣上这顶帽子,还要杀了她们,到时候她们为了自保,真的会带着她们手上的人一块儿反的。”

    “那又怎样?她们不过……”

    “她们手上的权利远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侍人叹息的轻抚着她,“你看不到并不表示她们没有自己的势力。白戈薇先不说,就说那个白梦薇,你以为她凭借什么在白国有如此大的威信?”

    “不过是因为她年纪大了,又是白云依身边的老人罢了。”白念蝶哼哼,对于白梦薇她可是一直都不怎么待见。

    白戈薇好歹还会阿谀奉承一下,但是白梦薇却是油盐不进,对她永远都是冷着一张脸,好似她天生就是欠着她什么一样。

    她白念蝶不缺她白梦薇一个奴仆,她可以找到更好的奴仆!

    “我这么多年教你的东西,你都扔到哪儿去了?”侍人的嗓音猛地一沉。

    白念蝶抬头,看着侍人阴鹜的脸庞,心底有些怯然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还是说你认为她在暗中还有自己的人手?”

    “继续。”

    “不可能的,如果她们在暗中还有自己的人手的话,那么在之前我们动手的时候,她的那些人为什么不出面?”

    “因为还没有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侍人淡淡的说着,“这个白梦薇,可是比你想象中的要难缠许多。还有那个白净尘也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啊。”

    “白净尘他自小就被称作是白国的天才,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念蝶低声说着,“当年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见到你了,也不会如此爱上你了。”

    侍人笑了出来,唇边勾着一抹惑人的弧度,他挑起她柔美的下巴,笑道:

    “哦?后悔了?”

    白念蝶就似在瞬间被怔住了一样,她看着他,迷恋的看着,她已经止不住的张唇,双手猛地抱住他的腰,抬身,一口咬住他的唇。

    早在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栽了,她彻底的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沦陷了。

    她从未有想过,自己会如此深爱一个人。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如同自己深爱着他一样深爱着自己,她只求,只求他嫩巩固陪伴在自己身边。

    她白念蝶也没有想到,她也会有如此卑微的时候。

    侍人微怔后,他托起她来,单手将她抱起,就那么吻着她,举步朝着殿内的床上走去。

    “我爱你,你只能够是我的。”好不容易松开了他,白念蝶喘息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唇边,灼烫着他的肌肤。

    侍人懒懒的笑着,浑身上下所浸透着的贵族范儿让白念蝶迷恋不已,他还没有给出答案的时候,她就已经禁不住的,直直的朝着他扑了上去……

    让白夜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她现在只要好好的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至于她们那些人,她迟早是会要了她们的命的!

    否则,她和她爱人的性命不一定会保得住。

    她死了没关系,但是她不能够让自己的爱人跟着自己一块儿去了。

    而此时,还未散尽人去的朝堂之上。

    在白念蝶走后,几乎没有一个人动,所有人的视线还都在安然身上转悠着,他们全部都在等,等一个答案。

    现在除了白戈薇等人,没有人敢上去和安然打招呼,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对于失踪将近二十年的圣殿下,突然就这么出现了,他们还真是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而且现在皇宫的大门还被子民们给围着呢,他们现在可都是全部等着看这位圣殿下的容貌呢。

    “小姐?”白婆婆第一个走到安然身边,有些小心翼翼的唤着她。

    白婆婆能够感觉出来,小姐现在可是生气了啊,虽然不知道小姐在气什么,但是白婆婆就是没来由的感到害怕。

    对于小姐的怒火,她可是真的招架不住的。

    傅君皇此时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安然方才的视线在众位大臣中扫视了一圈儿,并没有看到傅君皇的身影,安然的眉头微微拧起。

    这个皇宫在他们进入这里之前,就研究了下。

    这里面的守卫不能够说是不严格,只是和傅君皇他们这一等专业的人来说,真的是有待提高,差的有那么点儿远。

    但是皇宫这种地方终究是有那么点儿邪乎的,谁知道什么地方会不会有什么机关?如果老帅哥在探究的时候,出点什么事儿的话,她……

    她一定血洗了这该死的什么皇宫!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白净尘直接站在安然的身边,淡淡的说着。

    安然挑眉的看了白净尘一眼,而后勾了勾唇角。

    她还真是瞎操心,要是老帅哥在这里都混不走的话,他还玩儿什么军队,当什么教官啊?

    “殿下,我们……”白戈薇也是在等安然做指示。

    如果说白戈薇最初的时候,并未将安然这个殿下放在眼里的话,那么安然在演了这么一出后,她是彻底的对安然折服了。

    她果然不是白念蝶可以比拟的,即便是雅殿下,她也不行。

    在这些人中,算来算去,只有殿下最有领导能力,她什么都不用说,只是站在这里,浑身上下所流露出来的慑人的气息,就能够将所有人给震慑住。

    好比说现在。

    周围的人们虽然都好奇的要死,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没事儿了,我们就回去吧。”安然环视了人们一圈儿,而后无所谓的笑了笑。

    白戈薇顿时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她害怕的就是殿下什么都不说,或者是直接冲入宫殿里去,直接把白念蝶给杀了。

    方才的时候,她可是感觉到了殿下身上的杀气了的。

    虽然不浓厚,但是绝对的,她感觉的绝对没错,她方才是真的打算杀了白念蝶。

    “你们矗在这里做什么?挡着道很开心?”白婆婆冷冷的看着那一群将她们眼前的路堵的死死的人们。

    瞬间,前面所有的人一致的让开了道路来。

    “小姐,您小心点。”白婆婆就似生怕安然摔倒了一样,在前面引路。

    众人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待安然等人走出了大殿,众人才不知所以的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其中一名大臣拉住了走在后面的白冰蕊,哈哈的笑着:

    “蕊大人,不知您是否透露点消息给我们,要是真的要出点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也好做点防备不是?”

    白冰蕊的脸色很冷,她很多时候就和她的名字一样,身为刑部尚书的她,很少说话,甚至都很少会有什么表情,她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你,看得久了,便会让人瘆的慌。

    白冰蕊将那人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拉开,冷淡的看着他,“看到丞相大人和那位的态度了吗?”她口中的那位是白婆婆。

    白婆婆的名讳现在几乎没有人敢提起。

    周围听着的人们都点头,自然是看到了,要不是因为他们知道白冰蕊一直都是中立的话,他们也不会来问她了。

    他们就是想要看看这刑部尚书的态度。

    白冰蕊冷哼,“看到了她们的态度,你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音落,白冰蕊甩手就走了。

    白冰蕊表面上虽是冷冷的,但是她心底可是乐的很。

    现在圣殿下已经站在了明面上了,她们可以毫无顾忌的站出来了,她们不用再掩藏在暗中了,不管别人怎么来问,只要表示出,现在的这天儿要变了就成了。

    众位大臣看了看白冰蕊离去的身影,他们现在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这要是站错了队伍,那么……那么他们这一辈子可就都毁了。

    “你们说,这可该怎么办?”众人相顾无言。

    “该怎么办怎么办吧,想好了再说。”一道冷静的嗓音骤然传来。

    众人的视线集体的落在了一个方向,白曜日,白国的大将军,说实话现在的将军已经没什么用了,顶多也就是一个摆设。

    现在的白国,可是没有仗给你打。

    但是现在,在这种节骨眼上课时不一样啊,要是得到了将军的站队,那么殿下的胜率就要多上一分啊。

    但是白曜日却是什么都不说的,转身就走了。

    对于这些墙头草们,可是没有人会下功夫去管他们的。

    这几日里,丞相府定然会是很热闹的,他们这些人就不去搀和了,有的时候,有些人该隐藏的时候还是需要隐藏起来的。

    白曜日等人现在和丞相府的关系几乎还没有人知道,因此谁知道到时候到了急了的时候,白念蝶会不会给他派任务呢?

    他现在可是很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呢。

    只要白念蝶给他任务,他一定会完成的好好的,好的让她大惊失色。

    想想就觉得开心,他家殿下回来了,嗯,还是一名能够将白念蝶气的半死的殿下。

    安然等人被一群大臣簇拥着出了大殿,众人看着安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在走到白戈薇停放好的马车前,安然停下了脚步来,她看着他们,摆手,而后道:

    “对于现在纠结着要站什么队的有些人,对于有些想要马上过来投奔我的有些人,对于有些还在静观其变的有些人,我想告诉你们说,别折腾了,洗洗睡吧,我对你们没兴趣。”

    安然的这话让原本还是满腹话的想要说什么的人们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白戈薇却是背过身去,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她的做法。

    而此时大臣们想的却是,这个白夜果然是个傲气的。

    先不说她是不是真的圣殿下,就说她是真的,她以为光是凭借着她自己就可以重新坐到那个位置上去?坚持就是痴人说梦啊!

    即便是丞相的声望再高,她也老了,她也不过是只有一个人而已,想想他们这些人们又有多少?

    而她现在在做什么?嘲讽他们?还是在激怒他们?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不知如何处事吗?

    然而安然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们浑身上下的血液在瞬间就如同被冰冻住了一般:

    “啊对了,劝告你们一声,你们要是谁敢在我动手之前,先动手的话,或者是你们想要陪着我我玩儿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见见血的颜色。”

    安然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唇角上一直都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的。

    她这绝对不是威胁,而是威慑。

    她现在要告诉他们的是,千万千万不要自讨没趣,否则到时候死了,可就不是她的责任了。

    白戈薇知道殿下想要的结果已经达到了,但是这一群人还是得要好好安抚一下的,否则到时候他们要是闹出点别的什么幺蛾子来,可就不好解决了。

    他们现在的时间可真是不怎么多啊。

    “好了,殿下原本还是很好相处的,自然,还是需要大家的恪尽职守,千万不要动别的不该动的心思,否则在殿下还没有出手之前,我会先把殿下分忧的。”白戈薇淡淡的笑着。

    白戈薇似乎永远都是笑着的,只是她的笑意中到底含有多少真诚的成分,这个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要是说,他们最初还在怀疑安然的身份的话,那么他们现在绝对是不会再怀疑了。

    白戈薇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要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他们还真就是没脑子了。

    “殿下今天也累了,各位也都先散了吧。”白戈薇摆手。

    但是似乎他们还有想要问的话,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开口罢了。

    白戈薇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了,她自然是知道这群人是想要做什么的。

    她冲着这些人,淡淡的说着,“殿下现在就住在丞相府,要是谁想要来丞相府一叙的话,随时欢迎。”

    白戈薇有一个打算,在今夜里,所有前来的人都会记入名单中的,至于后来的人们,等到时候殿下真的登基了的话,到时候再说。

    真正想要投效的人,可是不会等到第二天的啊。

    众人听到白戈薇如此说了,他们也知道,他们再问不出什么来了,也就都散了。

    安然上了马车后,表情便是一愣。

    马车内,傅君皇早就已经在里面坐着等着了。

    原本冷着脸的安然顿时眉开眼笑了,她向前,一把抱住傅君皇,笑眯眯的看着他,“有什么收获没有?”

    傅君皇看着她,看着看着,视线便落在了安然一张一合的唇上,喉结不由自主的开始滑动起来,最后他终究还是没忍住,扣住她的后脑,低头,咬住了她的唇。

    安然微惊,但是她并未推开他,而是迎合了上去。

    她不知道老帅哥是看了什么,但是她相信,一定不是什么好的画面,否则怎么会刺激她家纯情的老帅哥呢?

    而在白戈薇掀开车帘要进来时,看到如此画面,她那张老脸顿时一红,连忙松开帘子,又出去了。

    白净尘的视线在马车内一瞟而过,而后视线便落在了别处。

    白婆婆到是愣了下,“你又发什么病?”

    白戈薇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而后道,“我们还是先走出去吧,不是说,宫门已经被堵住了吗?走吧走吧。”

    白婆婆看了一眼马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很快的就将视线移开了。

    看来,她得要好好说说小姐了,这可是在外面,可不是在家里!

    ------题外话------

    指头断了,果断的爪机码字不是什么好事儿,写了一整天,五千字……表再说少了,爪机极限啊哟喂……你们就可怜下我吧……

    推荐好友文文:

    《诱宠小娇妻》辰慕儿

    简介:这是一个特种兵男神宠妻如命的血泪史,更是一个叛逆小律师征服冷面首长的荣耀史。

    一场外国旅行让他们相识,一场意外,让她成为了他唯一的女人,初吻,初夜,初恋,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掠夺。

    从此,她成了他的宝贝,疼之入骨,宠之如命。

    片段一(禽兽篇):

    月黑风高夜,她被某男吃干抹净,亢奋尖叫。

    “单亦宸,看不出来啊,你脱了衣服简直就是禽兽!”

    “穿了衣服呢?”某男依然奋力的‘战斗’。

    她嘿嘿一笑,双手还上他的腰腹,“衣冠禽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