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养女成妻:首长私密爱 > 152 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你不准逃跑!

152 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你不准逃跑!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丞相府。

    白戈薇坐在太师椅上,等着下面的人来报。

    先下的局势已经越来越紧张了,要是少爷那边再出点什么事情,那么到时候整个白国都会乱的。

    出口到底有多危险,她清楚,只看白婆婆她们能够顺利的回来了。

    兀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是丞相府的管家。

    管家名叫白露,丞相府的老管家了,她是丞相府中,白戈薇唯一能够相信的人了。

    白戈薇兀地从太师椅上站起身来,“怎么样?”

    白露气喘吁吁的将书房的门关上,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她方才气喘吁吁道:

    “大人,刚刚收到消息,出口那边,停驻了大量的人马,那些人都是蝶殿下的亲卫兵。”

    白戈薇蓦地一愣,“亲卫兵?”

    “是。”白露沉声了片刻,而后方才凝重道,“而且我们听到说,上头的命令是只要见到了白少,一律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白戈薇面色倏然一紧,“确定?”

    白露很是慌张,“确定,不会有错。”

    白戈薇凝重的转身,走到书桌前,虚无的目光随意的落在一点上。

    “人都准备就绪了吗?”白戈薇深吸了口气,双手收紧。

    “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只是大人,我们那些人,怎么可能会是那些亲兵的对手?”

    “这一次,是不行也得行了,白国,不能够交到那个女人的手上。”白戈薇叹息,“白露,我虽然是谄媚了这么多年,但是孰是孰非我还是明白的。”

    白露连忙跪下身来,“大人,大人您是个什么样的人奴才还不知道吗?大人您能屈能伸,您为了这个国家用尽了心力,我们都是清楚地。”

    白戈薇摇了摇头,“白露,你不知道……”

    “不,弄粗爱都明白,都是懂得。”白露并没有站起身来,她继续说着,“从当年陛下去了后,大人您就用尽了心去辅佐雅殿下,但是最后雅殿下却是伤透了大人您的心……”

    “罢了罢了,都不要说了。”白戈薇叹息,“或许,这个国家也就走到这里了。如果实在是支撑不住了的话,我们谁也没办法。”

    她已经将自己的大半生都投入了白国,她没有什么还能够奉献的了。

    “保护好白少爷带回来的姑娘,她,会是白国的救赎。”如若当年陛下没有骗她,那么那个女孩一定会将白国救回来的。

    “是,奴才这就去办。”

    白露走了,白戈薇走到院落中,看着天际的那一轮圆月,唇边勾起一抹笑来。

    希望,当年的陛下没有骗她。

    而此时的山洞内。

    人们似乎都坠入了各自的梦魇当中。

    众人表情不一,只是神情看起来都极为痛苦。

    傅君皇对于这东西似乎是明白一些,他并不让安然去打扰他们,如若她将那些沉入梦魇中的人给拉回来,他们会一时反应不过来,精神会受到极大的刺激,甚至会疯掉。

    安然同傅君皇就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人们,安然不相信傅君皇的人会走不出他们的梦魇,能够到老帅哥手下工作的人,意志力绝对是强大的,只要自我意识强大,他们无需太久,便会从那梦魇中逃出。

    “老帅哥,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安然的还是忍不住的好奇的问了出来,方才的老帅哥并没有告诉她。

    她虽然是差不多知道他会看到什么,但是她依旧还是想要知道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傅君皇的面色倏然一紧。

    而揽在安然腰间的手也是不由自主的收紧了。

    安然叹息,她安抚的拉着傅君皇的手,“老帅哥,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但是我告诉你,只要你不离开我,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傅君皇的呼吸有些沉重。

    “你不用害怕。我要是想要离开的话,一定会告诉你的。”安然笑了笑,“不会偷偷一个人走,你放心吧。”

    傅君皇如何放心的了?

    方才他所看到的就如同真实的在他面前发生的一样,他亲眼看到宝贝同别人一起从自己眼前消失,他亲眼看到自己亲手杀了宝贝,甚至,甚至还让她难过伤心,他……

    他恐慌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到那些东西。

    他从未想象过自己会伤害自己的宝贝,但是他却是看到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宝贝!那时候的他表情是那般的冷漠,眸光森冷的可怕。

    傅君皇想要告诉自己,那个傅君皇是假的,就如同在猎人学校里的那个一样。

    但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那个人是真的,不是假的。

    他会亲手杀了宝贝!

    亲手!

    傅君皇的眸子一点点的变的暴虐起来,嘴唇抿在一起,周身都在散发着一股孤冷的气息。

    被他揽在怀中的安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反常,她伸手拉住傅君皇的衣角,有些疑惑:

    “老帅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安然不放心的伸手就要去摸他,却是被傅君皇给拉住了。

    傅君皇拉着她的手,轻轻的摇头,而后他将自己的额头抵上她的,“宝贝,我不会伤害你,永远都不会。”即便是他死,也不会杀她的。

    他所看到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假的。

    ——你会杀了她。

    耳边的这个声音就似再也挥不掉了一般,一直都跟着他。

    不,不会的。

    ——她会死在你的手上,你们在一起,她只会有一个结局。

    ——死在你的手上。

    ——你亲眼看着她死在你的眼前。

    安然愣了愣,她不知道老帅哥这突然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说这些话了。

    想来肯定是因为那个梦魇的原因了。

    安然笑着张开双手,双手贴着他的脸颊,笑了出来,“老帅哥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傻了。”

    原本暴虐的眸子因为那一双带笑的眼睛而一点点的恢复正常,他的心脏还在强而有力的跳动着,他的怀里好抱着自己的宝贝。

    所以那一切都是假的。

    他没有必要害怕。

    他……会一直一直的和自己的宝贝在一起。

    “我们会一直都在一起。”傅君皇的嗓音干涩而又低沉的响起。

    “对。我们会一直一直的都在一起。”

    “不分开。”

    “不分开。”

    “如果有人要和我抢你,我会杀人的。我不管那人是谁。”

    安然眸低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了,“好。”

    “即便那人是宝贝你的亲人。”

    安然一怔,“我的亲人不就只有你们了吗?怎么,难道傅家的那些人还会阻拦我们不成?”

    傅君皇想想也是,家里人都是很喜欢宝贝的,没有人会和他抢宝贝,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道:“抢你,不行。”

    “嗯嗯,知道知道。”安然的这话当中明显的就带着一股子安抚的味道。傅君皇的眉头微蹙,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就这样吧。

    现在不管是说什么,她都会笑出来的,因为现在没有人敢抢她的。

    兀然,安然的肩膀上落下了一只手。

    安然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身狼狈的白净尘,安然就靠在傅君皇的怀里,打趣道:

    “哟,我们的白少爷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安然虽然也是经历了梦魇,但是她整个人看起来还算正常,并没有出什么事情。

    然而此时的白净尘就如同被水中捞出来的一样,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将头发打湿,面色在如此黯淡的光线下都可以看出苍白来,看来他这一次经历的东西还不是一般的难啊。

    安然能够那么快的从梦魇中走出来,只是因为她对老帅哥的信心,以及她对自己强大的信任。

    没有人能够玩儿弄她。

    她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规则。

    她不仅仅只掌握自己的而命运,还要掌握别人的命运。

    白净尘笑的有些牵强,“抱歉,时间有些久了。”那一双原本应该浸着温润眸光的眼底,此时却是充满了疲惫。

    “没事儿,你可是比那些人强多了。”安然抬眼,看了看此时还沉静在他们梦魇中的人们。

    白净尘看了看安然,随即有些不自然的将视线转移开,轻咳了一声后方才道:

    “我以前听婆婆说过的,她说过山洞的机关内大概会有沉香这一类的东西,沉香的烟雾很淡,无色无味,但是闻到了的人会不由自主的进入到幻境中去。有的幻境是自我臆想,有的是……预知。”白净尘沉声道。

    安然一惊,“预知?”而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

    白净尘点头,“没错。预知。就相当于看见未来了。”白净尘笑的有些苦涩,他那双温润的眸子中似乎被什么东西所遮掩住了。

    安然眉头微蹙,想想方才自己所见到的事情,那自然不是什么预知的未来,而只是一个梦魇罢了。

    安然不是不承认,她的确是害怕老帅哥同别的女人在一起。

    老帅哥很优秀,他的身边有很多的追求者。

    他虽然少言寡语,却是对周边的人都很好。安然看的出来,在部队当中,不只是他手下的兵对他敬重有加,就连其余军区的人听到傅君皇这个人的时候,表情都会严肃上几分。

    而且有不少的女兵们都是冲着傅君皇去的。

    幸亏老帅哥不怎么看那些莺莺燕燕,否则安然还不知道自己得要操多少心。

    但是方才她所看到的,不就是自己最担心的吗?这沉香还真是……厉害。

    傅君皇的面色却是在瞬间就变了,“预见未来?简直就是胡说!”傅君皇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变了。

    白净尘听到后,他并没有做什么解释,而是道,“这东西也没有碰到过,所以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知道呢。就等……到时候看了。”

    想到方才他所看到的事情,白净尘的面色就止不住的泛白起来。

    如果他所见到的那些不是梦魇,而是他所遇见到的未来的话,那么是不是……是不是整个白国都会灭亡掉?

    火海。

    他所见到的是整个火海。

    白国,在一大片的火海中,消失殆尽。

    “他们还需要多长的时间?”安然这话是在问白净尘。

    白净尘摇头,“我不知道。有些人会一辈子都沉睡在梦境里,他们在沉入进去后,对外界一切的感知都是没有的,这一切都只有靠他们自己走出来才行。”这些都是白婆婆告诉他的。

    山洞内的氛围并不好。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他们醒不过来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在梦中死去,是吗?”

    “是。”白净尘点头。

    安然这会是明白了。

    没关系,只要大部分人醒过来了就好,剩下的人,就靠其余的人扛着走吧。

    她相信,他们终究有一天是会从那些梦魇中醒过来的。

    果然,时间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人们渐渐的都醒了过来,只是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

    只有白木的表情看起来很开心,他刚才看到自己和家人团聚了,他知道这是沉香,知道这是一个预知的梦,那么就是说,他不会死了,他会和父母们团聚,会娶妻生子,会家庭美满。

    “人都齐了吗?”安然扬声道。

    周围的人都开始看起身边的人来。

    也就在有人要说齐了后,兀然一道声音响起,“夜老大还没有清醒过来。”

    夜无名?

    安然有些不相信。

    夜无名她见过,那个女人是和老帅哥一起被当做试验品的女人,她的身体构造肯定也是有所改变的,她不可能连这么点东西也都过不来。

    安然和傅君皇一同走到夜无名身前。

    夜无名此时正蜷缩在地上,双手抱膝,身子微微弯曲,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只虾米。

    这是一种既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你知道她的事情吗?”安然问傅君皇。

    傅君皇摇头。

    安然想想也是,老帅哥要是知道夜无名的事情,那还就真是神情了。

    安然蹲在地上,沉吟的看了片刻后,“来一个人,背着她,走。”他们现在并没有时间再停留下去,如过她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外面应该是夜晚。

    他们可以沉着天黑的时候过去,但是如若是白天的话,他们的目标性就太大了。

    安然话音刚落,一个壮汉就在夜无名身前蹲下了身来,只是夜无名实在是蜷缩的太厉害,没法将她背起来,那壮汉只好改用公主抱了。

    他现在唯一想的是,到时候夜老大不要知道这事儿后找他算账。

    “各位现在还有力气吗?”安然走到人群中央,问道。

    虽然他们只是经历了一次梦魇,身体上的体力并没有怎么流失,但是精神上所造成的压力或者是其余的什么,是无法弥补的。

    如若他们精神崩溃,那么这整个人也都完了。

    “有!”整齐一致的喊叫声。

    这些人此时虽然都是满头大汗,甚至有些面熟苍白的不像话,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什么该放下,什么该拿起来,他们都清楚。

    心底的包袱需要全部都扔掉,否则到时候他们谁都不好过。

    这东西,要是一时疏心,可是会丢命的。

    “很好。”安然道,她面色蓦然一凌,天身所具有的领导者的气息让距离她最近的几人都不由自主的垂下了头来,“那么现在,就请你们给我看下你们的素质。”

    “是!”整齐一致,没有丝毫的凌乱。

    白净尘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安然一眼,此时白婆婆就站在他的身侧。

    白婆婆看的很是欣慰,方才的梦魇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她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她一直都知道自家小姐是很厉害的,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少爷,我们小姐一定会走上那个位置的。”白婆婆笑眯眯的看着安然。

    白净尘看了白婆婆一眼,随即唇角上够了一抹弧度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拿一根筋不对,会想出这个办法来。

    希望,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吧。

    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少爷,我看啊,你们还是尽快成婚的好,在小姐迎娶那傅君皇之前,否则的话,少爷你可就是侧室了。”这是白婆婆最不能够忍受的,她家少爷自小就是被陛下带在身边的,自然是应该得到最好的。

    白净尘勾了勾唇,苦笑道,“婆婆,等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白婆婆的面色也是一沉,“对,还是等过了这一关吧。”

    后面的路虽然不长了,但是外面一定有不少的伏兵。

    以白念蝶的性子,她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让他们回去呢?他们在入口的地方就已经有那么多人等在那里了,那么在白国境内还有多少人,那……谁知道呢?

    要是出去了,他们将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婆婆,一会儿我先出去看看情况,在确定周边没什么事情后,我再回来。”白武的面色看起来同样不怎么好,只是此时的他的表情看起来还算淡定。

    “我同你一起。”傅君皇手下的壮汉二号看向白武。

    白武点头,有一个人跟着总会好一点。

    “那我们先走一步,你们在后面小心一点。”说完,白武又回过头对着壮汉二号道,“跟紧我的脚步,不要踩错了。”

    二号点点头,随后冲着傅君皇点点头后,跟了上去。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的前行,虽然不能够太慢,但是也不能够太快,用之前白婆婆的话来说就是,最多在走半小时的时间就到了。

    要是加快速度的话,要不到二十分钟。

    白武他们大概在三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做一个来回了。

    他们现在并不敢太往前走,没有人能够确定,在山洞的出口点,会不会有大批的人马直接是驻扎在山洞里面的。

    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他们自然是不能够白白去送死的。

    “小姐,放心吧,即便是我老太婆豁出去我这条命,我也会护小姐您安全的。”白婆婆有些不放心安然,她以为安然会担心,自然而然的就如此说着。

    安然笑了起来,“白婆婆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我有老帅哥呢。”

    傅君皇的动作与安然同步,他的手紧紧的揽在她的腰间,那一双冰冷的眸光没有丝毫情感的落在白婆婆的身上。

    “他对这里什么都不明白,哪里能够保护的了小姐你?”不是白婆婆看不上傅君皇,而是实在是她不怎么喜欢他,“而且我看啊,我们出去后,小姐您还是赶紧的和少爷成亲了吧,这样一来,可就没有人敢打少爷主意了。”

    白婆婆后面说的话让安然不觉的抽搐了下唇角,“打他主意?”

    “小姐,你是清楚少爷的魅力。少爷在我们国内啊,他可是当属第一的美男子,文武全才,无所不能。当年就连雅儿小姐都是喜欢少爷的,可是在她听说少爷与小姐您有婚约后,才放弃的啊。”

    安然挑眉。

    “他不喜欢那个白雅儿?”没理由啊,她原本一直都以为白净尘喜欢那个叫做白雅儿的姑娘,她还就差没有去告诉邱允轩,让他小心一点了。

    白婆婆愕然,随即连忙摆手,“不不不,小姐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了,少爷怎么会喜欢别人呢,他可是一直都在等小姐您回来呢。”

    安然怔然,她的视线朝着白净尘望去,白净尘此时并没有看他们这边,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他专注的向前走着。

    安然觉得有那么些意思,“是不是,要是你们找不到白夜,白净尘这一辈子都活守寡了?”

    “小姐!”白婆婆的面色猛地一凌,对安然之前说的话极为不满,“小姐,你可是知道你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

    安然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白婆婆,她有些尴尬的看向傅君皇,傅君皇却是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发顶。

    傅君皇并没有听白婆婆说了什么,他的大脑正在快速的计算如果他们要是遇到大批的敌人后,他们该怎么作战,怎么分配,才能够让他们最能获利。

    安然明显的感觉出来了傅君皇的敷衍,想来他一定是想作战计划了,她也就不打扰他了。

    “少爷要不是因为等小姐您,少爷也不会等到现在。”白婆婆有些叹息,“少爷早就已经过了适婚的年龄了,但是即便是如此,追求他的人也是很多的。小姐啊,你可是要小心一点啊。”

    “小心,小心什么?”别说安然呆,她这事儿还真是不知道。

    白婆婆面色微变,“小姐,你怎么就这么不明白呢?你可是得要把少爷看紧点啊,要是少爷被别的什么女人给勾走了的话,小姐你可是该怎么办啊。”

    安然有些神奇的看着白婆婆,虽然她很想说自己有老帅哥,不会再去碰别人了,但是显然在这种时候,这话是不能够说出口的。

    “放心吧,你们家少爷的心一直都在白夜的身上,不会变的。”安然笑了笑,而后微微扬声,“是不是啊白净尘?”

    白净尘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就连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动,整个人看起来极为正常。

    只是没有人发觉,他在向前走时,嘴唇一直紧抿在一起,眸光微凉。

    “小声,快到了。”白净尘兀然会转过头来,嗓音笔之方才低了些。

    安然微怔,随即道,“我们现在现在这里停留下,等白武他们回来,看他们说什么后再做决定。”

    众人一下子都松懈了下来,他们只是神经上的松懈,肢体上还是随时都做着攻击的动作的。

    安然让傅君皇松开自己腰间的手,走到那名抱着夜无名的壮汉身边。

    光线很是黯淡,在之前安然就让他们将手机的光线以及将手电都给关了,他们现在已经快接近洞口了,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山洞内的光线,他们一定会有所怀疑的,而怀疑的后果就是,会有人进来查看。

    “夜老大就和睡着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壮汉一号说的有些沉重。

    安然的表情很是冷然。

    “你知道她的什么悲惨经历吗?”安然侧头看着傅君皇。

    傅君皇摇了摇头,随即视线落在其余的几人身上。

    那几人顿时一身汗,就连他们的boss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这些小虾米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见众人都摇头,安然的眉头却是蹙的更厉害了。

    看来夜无名进入的梦魇,不一般啊。

    “夜无名,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她要是真的醒不过来的话,没关系,她会找一个最好的地方将她下葬,并且风风光光。

    她要是能够醒过来就更好了。

    众人全部都在原地待命。

    兀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顿时所有的人的表情都有些僵硬,甚至是紧张。

    傅君皇的人在同一时间举枪,对准他们的前方。

    脚步越来越近,最后露出壮汉二号那一张面瘫脸来,“boss,已经查清楚了。”

    众人在同一时间收起枪来,表情都是一松。

    壮汉二号走到了人群中间,他的面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白武在出口的地方等着呢。方才我们去看了下,出口处有几个看守,手中没有武器,但是功夫底子应该是不错。”

    “周围呢?”

    “我们还没有出去,因为在洞口就有人,而且那几人,我没有信心能够放倒他们,所以我就先回来了。”壮汉二号如此说着。

    他们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是他们规则中的一条。

    “那么也就是说……”

    “这些人我们得要在暗中解决掉他们。”白净尘道。

    “或许,我们也可以招收他们。”白婆婆如此说着,“白国现在虽然是白念蝶掌管,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服从于她的。”

    “但是能够被白念蝶派到这里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她不忠?”安然叹息,“而且,现在我们看起来有些棘手啊。”

    那些人虽然是没有武器,他们甚至可以远远的直接射杀了他们。

    但是枪声会引来更多的人。

    到时候他们如此做了,完全就是相当于昭告了所有人,他们回来了。

    “老帅哥,有计划吗?”安然问。

    傅君皇点头,如此的情形他早就有想到过,甚至就连对付的办法都已经想到了。

    安然哈哈大笑起来,她家的老帅哥果然是无人能敌的。

    傅君皇沉声给人们说着作战计划,白净尘有些惊讶的看着傅君皇,他一直都以为傅君皇只是个人能力很强而已,没先到他的军事能力也是如此的厉害。

    “明白了吗?”在说完后,傅君皇冷声问道。

    众人点头,“明白。”他们的嗓音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大boss一同作战过了,甚至这里面也有是第一次见到傅君皇,第一次同他并肩作战的小弟,他们的激动完全是无法用言语来解释的。

    “那好,行动。”

    白婆婆看了看傅君皇,她方才在听到那些作战计划的时候,表情中带着一丝不屑,他未免把白国的人看到太简单了些。

    虽然那些虾兵蟹将是不怎么够看,但是以她看来,那些人定然都是白念蝶的亲卫兵,能够进入她亲卫兵的人,身手怎么可能太差了去?

    白婆婆不想要去插手,反正这些人是死是活和她没什么关系,只要小姐没事儿就好了。

    她只要待在小姐的身边,好好的护着小姐和少爷,到时候出去了,到底还有谁,这和她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在白婆婆还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安然和傅君皇都已经动了。

    傅君皇的计划是,安然同傅君皇一同行动,将山洞口的人都给解决了,到时候再说。

    而这些计划,白婆婆他们可是不知道的。

    白婆婆要是知道了的话,她一定会第一个冲上去,直接结果了那些人的。

    因此,在白婆婆得知这事情后,她就要冲出去,只是她还没有动几下,就被后面的那些壮汉们给拉住了。

    “老太太,我们老大可是说了,不能够让你坏了我们老大的计划。”

    白婆婆的表情很是愤怒。

    “你们不松手的话,就不要怪我——”

    “老太太,我们对你客气只是因为你对我们夫人的照顾,但是如果你不识抬举的话,我们不介意就在这里解决了你们。”兀然,那个壮汉一号冷冷的说出了如此话语来。

    白婆婆气的近乎浑身颤抖。

    “白婆婆,没事的。”白净尘差不多能够猜到傅君皇想到的是什么,不过想想也是,那个办法或许是最有效的。

    而此时的安然和傅君皇已经同白武对接上了,白武说了下,洞穴口处有四个人,身手都是很不错的,要是想要解决掉他们,不是很容易。

    安然冲着傅君皇点点头,而后让白武将自己藏起来,她勾了勾唇角,表情在瞬间就变了。

    她往后退了退,而后脚步凌乱而又仓皇的向洞穴外跑去,此时的安然看起来狼狈极了,凌乱的头发,脏乱不堪的衣衫,看起来像是在山洞里面待了许久的人。

    站在洞穴口的四人很快的就听到了响动,四人在同一时间将视线落在了奔跑中的安然身上。

    安然在看到他们的时候,表情由最初的惊愕变为狂喜,在他们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她一把紧紧的抓着其中的一人,紧紧的抓着。

    “有人要杀我!救救我,有人要杀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四人的表情在同一时间收紧,如果这个女人是在被追杀的话,那么追杀她的人是……

    “你是怎么进来的。”其中的一人问道,这洞穴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

    安然一脸的惊恐,“我……我不知道,我当时看到好多人在杀人,他们杀了好多人,那些人全部都死了,全部都……”说着说着,她的表情就变的惨白起来,“后来,后来那些人看到我了,他们想要杀我灭口,我看到这个山洞,我就躲进来了。”

    “看到有人在杀人?”

    安然使劲点头,“死了好多好多人,还有一个女孩子,她也死了,我亲眼看到的,你们要救我,要不然,要不然他们会杀了我的。”安然紧紧的捏着那人的胳膊,表情没有丝毫的不一样,满是惊恐和失措。

    那四人自然是认为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在入口处同样有一批人马在等白净尘他们自投罗网,没想到他们那么容易就死了。

    死的还真是……

    他们竟然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安然垂着头,眸光很冷,这些人简直就是木头,怎么到现在都还不说话?

    “你们……你们不相信我说的吗?啊,我告诉你,我还救了一个人,那个人一身是血,好吓人的。”

    果不其然,四人的表情在瞬间就变了,他们的视线紧紧的落在安然的身上,他们对安然的怀疑早就没有了,那个被安然抓着手的男人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女人身上是没有内力的。

    也就是说,她是没有危险系数的。

    “你救的那个人是谁!”其中一人厉声道。

    安然整一副被吓到的模样,茶色的目眸惊恐的看着那四人。

    显然那人也是发现了这一个问题,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看起来心平气和些,“只要你告诉我们,我们就救你,不让那些人杀了你,怎么样?”

    听到这话,安然重重的点头,“好好好!那是个男的,长得很漂亮,不过跟着那个男人的女的,死了。我没有救回来。”

    四人的眸光越来越沉,“你带我们去看看吧,要是那个男人还能救的话,我们就带着他一块儿回去。”

    安然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好啊好啊,我这就带着你们过去。”说着,安然转身就朝山洞深处走去,只是她回转的身子太急了,她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显然就是一副没有了力气的模样。

    看到如此的她,四人心中又是安定了不少。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笨的,看来她刚才是没有说谎。

    “你们一会儿背他的时候要小心点,他现在一身的伤口,稍微不注意,就是会死人的。”安然一直都是絮絮叨叨的,“不过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你们一定都是好人。”

    四人相视一笑,只是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安然。

    只要确认那人是不是白净尘后,他们就可以直接杀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无论如何,这个女人是不能够活了。

    四人跟着安然走了有一段路的时间,最后在其中一人不耐烦的声音中,安然停下了脚步来。

    “人呢?”

    “在……在这里的,啊!”原本支支吾吾的安然蓦然一惊,她惊喜的看着他们的身后。

    众人因为安然的反应,自然而然的就回转过了身去,看向他们的身后。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安然抽出自己靴子中的手枪,手枪已经装好了消音器,砰砰连续两声枪响,那四人瞬间就变成了两人!

    剩下的两人顿时大怒,回身的同一时间就要朝着安然动手!

    但是同样是一样的枪响声,一样的消音器噗噗的声音,那两人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死人后脑勺上都有着一个血窟窿。

    还真是死不瞑目啊这四人。

    安然之所以打带着这四人往里面走,以防外面的人还能够听到什么异响,在确定外面的人什么都不会听到后,她方才动手的。

    而也就在安然动手的同一时间,丞相府的亲卫兵们也是在同一时间动手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