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营救!

作者:静默成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高手在都市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怎么一回事!”布莱克直接推开指挥部的大门,一走进去就是一声怒吼。

    这密林生存才开始进行到第十天就开始状况不断,这剩下的五天还怎么进行了!

    “我们失去了一名勇士。”

    猎人并没有回头,他的视线在所有的监控器上,但是那些人就和知道每一个监控器都在什么地方一样,他们竟然发现不了那些人的丝毫踪迹。

    布莱克的动作一顿,随即快步的走到猎人身边,视线在屏幕上看着。

    在布莱克看到屏幕上的七个红点时,心底更是一顿,“为什么只有七个人了!”

    这是史无前例的,从来都不曾发生过的。

    猎人现在心底很乱,他的脑海里在不断的排除周边的毒贩,他在想,到底是谁在和他们猎人学校作对。

    然而想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人。

    他将该处理的人全部都处理掉了。

    最近这段日子,占姆斯他们全部都在忙活这些事情了,就是害怕那些人不安分,给小女王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但是没想到,他们也会有疏漏的时候。

    “猎人!你回答我!”布莱克大声的喊着。

    “闭嘴!”猎人猛地抬头,那双阴鹜的视线落在布莱克的身上,所有的表情和动作看起来都极为可怕。

    猎人如此的动作让监控员们手上的动作都停顿了下,他们知道教官很少说话,即便是在面对布莱克校长的时候,教官都是冷着脸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人会觉得教官的脾气不好。在猎人学校里待久了的人都知道,教官只是看起来吓人,但是真正相处下来,你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心软的人。

    他会满足你提的所有的合理的要求,但是表面上他总会吼叫你几声。

    然而这般的教官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表情看起来太吓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会着急。

    “校长,这事情是……”一名士官有些看不下去了,在看到布莱克就要发怒的时候连忙站起身来,开始说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布莱克听完所有发生的事情后,表情更是震惊。

    “你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信笺?”猎人在深吸了口气后,询问布莱克。

    布莱克想了想,摇头,“没有。我要是收到了的话,会告诉你的。”

    说来也是挺好笑的,猎人学校的专属教官和校长都会收到来自各方的恐吓信,信笺的内容无非就是让他们放弃举办猎人学校。

    猎人已经没有家人了,因此对他来说这些恐吓信都不过是摆设而已,而对于布莱克来说可就不同了。

    他的妻子就是死在了那群该死的毒贩手里,他正是因为放心不下凯瑟琳,才同意了凯瑟琳的要求的,否则他怎么会忍心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在猎人学校里面待这么长的时间。

    猎人的表情越蹙越紧,然而也就在这时,屏幕上原本还闪动着的七个红点在瞬间,全部消失不见!

    猎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表情更加难看起来。

    “教官!”有人惊呼。

    布莱克的面色也是变了,“现在派人马上去找!”

    “全副武装!”猎人后面加了这四个字,那张铁血的面孔上浸着几分冷。

    顿时所有人得令,慌而不乱前去准备。

    猎人只是戴了一顶布帽子就要出去,然而也就在这时,一名士兵有些慌张的推开门,有些无措道:

    “校长,凯瑟琳自己带着人进林子了!”

    “什么!”布莱克一惊,他止不住的开始在指挥部里来回的转,“简直就是胡闹!在这时候她到底在倒什么乱!”

    “现在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赶紧把人给找到的好,要是被那些人抓到了,他们的筹码会更大。”猎人冷着脸道。

    布莱克要跟着猎人走,却被猎人给止住了。

    “随时监控好监控。”那些人不可能能够躲过全部的监控的,他们迟早都会露出马甲。

    布莱克一拳头打在猎人的胸口上,沉声道,“全部靠你了。”

    猎人扯了扯唇角,带着人直接走了。

    “放开我!我让你们放开我!”娇喊声中浸着懊恼,其中还夹杂着惊呼声。

    水牢中面色苍白的的猎豹等人的视线全部都向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人看去,在他们看到被捆绑着的凯瑟琳时,都是一惊。

    凯瑟琳·布莱克为什么也被绑了过来了!

    凯瑟琳直接被人给扔在了地上,东走毫不怜惜,那几个脸上还抹着油彩的人甚至嗤笑的看着地上的女人,笑道:

    “这女人还真好笑,一看到我们就开始问我们有没有见到2号。”说着说着,他们便冲着水牢里面的人大声的喊着,“嘿,你们那里面的人谁是二号?”

    凯瑟琳被他们摔的浑身都疼痛不已,她只是一名后勤人员,哪里承受的了如此对待。

    她好不容易才从地上坐起身来,在她看到坐在地上的头上戴着黑色头套的人是,身子止不住的就颤抖了一下。

    在她亲眼看到跟着自己的护士被杀后,她就知道自己遇到了爹地口中说的那些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的毒贩了。

    “咦……”带着黑色头套的男人看到凯瑟琳时,疑惑的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她的身上。

    凯瑟琳有些害怕的看着那逐渐朝着自己靠近的男人。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凯瑟琳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一边靠着,“我告诉你们,你们,你们要是不放了我,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哟,我就说这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黑头套的男人突然笑了出来,“你说我要是把你的照片发给你家老头子,你老爸会怎么样?”

    这群人可是和布莱克是老相识了,他们手上可是有不少的货都毁在他的手上了,他们对布莱克的家人可是清楚的不能够再清楚了。

    凯瑟琳听到男人这么一说,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努力的故作镇定的看着他,“我们……我……”

    “想要说什么?想要和你的2号相聚在一起吗?”看似领头的男人用枪顶了顶自己的头套,随即就在凯瑟琳的身边蹲下了身来,在她厌烦的眼神下,捏住她的下巴,啧啧出声,“真没想到,布莱克也会有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儿啊。”

    凯瑟琳还没有来得及喊疼,她的脸就已经被他强行的掰到了一边去,而这时,她的视线中倏然落入那群被关在水牢里面的学员。

    瞳孔在瞬间紧缩。

    他们竟然全部都被抓了!

    “在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你心心念念的二号呢?嗯?”

    没有。

    这里面没有2号和让她厌烦的8号,那么就是说她们还有希望,她们还有救!

    凯瑟琳面孔上的脸色并没有任何掩饰,因此她的心思那领头的人看的是一清二楚,他冷笑出声:

    “看来那人不在这里面啊。没关系,我这就去让他来和你们团聚。”

    音落,那人一个摆手,之前拖着凯瑟琳她们过来的人已经快速的退走了。

    水牢中的猎豹他们的心脏跳的很快,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他们看到了不少来回的人,他们这群人少说也有三十人。

    水牢中的五人几乎是围在了一起,他们的神情都有些紧张,也就在他们的视线紧紧地落在凯瑟琳身上的时候,被他们挡在身后的水中突然冒了几个水泡,随即秃鹰便从水下冒出了头来。

    秃鹰不动神色的挨到了猎豹的身边,他的面色看起来并不好看,现在这里的水温不到十度,冰凉的浸泡着他们,他们全身上下都快要冻僵了。

    “不行。完全的打不开。”秃鹰小声的说着。

    刚才的时候,在他们的掩护下,秃鹰潜到了水下,想要看看这个水牢有没有什么突破点,结果却是发现完全不可能。

    他们不能够只是在这里干等下去。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阵大喊大叫的声音赫然响起。

    “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现在就放了我,否则等事后,我一定会上军事法庭上去告你们!你们这是在侮辱我们!”

    众人将视线向那大喊大叫的人身上看去,是11号,之前那个被他们卸掉过手腕的海豹成员。

    跟他在一起的那一组也是全部落网,看来现在就只剩下教官他们那一组了。

    11号在喊完之后,就被人直接狠狠的打了一拳,在他还未完全倒在地上时,又跟上去是狠狠的一脚。

    “军事法庭?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个新名词。”那身着一身特战队队服的男人笑了,涂抹着油彩的脸上并不能够分清他的五官。

    11号在瞬间痛的在地上打滚,他干呕了几下,随即他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你们这是违规,这还没有打十五天,你们……”

    显然11号他们将这群人当做是猎人的人了,他们也以为这是在玩儿那个“你们谁是指挥官”的游戏了。

    “哦?我们想来都不喜欢按理出牌,你不知道?”那人看着11号哈哈大笑着,“喂,我说这些人真的都是猎人学校里的学生吗?他们简直弱的不堪一击。”

    这人音落,就引来其他人的哈哈大笑,显然他们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

    凯瑟琳并没有被关起来,她双手双脚都被绑着,随手扔在了一边,在她看到被抓过来的11号时,顿时就大喊了起来:

    “他们是毒贩!你们这群蠢货!”

    11号他们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凯瑟琳的存在,在凯瑟琳开口喊话的瞬间,他们方才察觉到不对。

    如若这群人真的是猎人的人的话,他们没有必要连同凯瑟琳都一起绑了。

    那么……这群人真的是毒贩?

    33号的表情一下子就难看了下来,他们之前以为这群人是猎人学校的人,并不敢下死手,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毒贩!

    15号和36号两人的表情都不好看,他们两个一路上都被11号指挥着,没办法,11号是他们的小组队长,要不是因为这个白痴,他们也不会被抓了!

    “挂起来,我们现在就来好好玩儿玩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音落,剩下的其他人直接将捆绑着的四人给拖到了刑讯的地方。

    这处临近靠海的小木屋原本就是猎人学校用来演练时逼供学员的,因此这里该有的刑具几乎都有,没有缺少的东西。

    在小木屋的周围有一座天然的大湖,而水牢便是在这湖里建的。

    看到11号被倒挂起来,一下又一下的将他的头浸泡到冰凉的水中,那些人哈哈的笑着,他们对此似乎是很有乐趣。

    秃鹰他们一直都吃沉默的看着,只是那双眼眸中浸满了愤怒。

    虽然11号和33号一直都不受他们待见,但是在这三个月多的相处中,这两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们两个是真汉子。

    但是现在他们也只能干看着,无能为力。

    砰的一声。

    水牢的门被人从上面打开,一个脸上抹着油彩的人正趴在上面,他的目光在水牢里的几人身上来回的看着,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猎豹身上。

    “你,给我出来!”

    秃鹰顿时一惊,他一把将猎豹拦到自己的身后,视线阴鹜的落在那人的身上。

    “你做什么!”猎豹伸手去推他,却没有推开。

    “我去。”秃鹰看着那人,最后吐出这话来。

    对于那人来说,谁上来都无所谓,秃鹰将猎豹紧攥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扒掉后,直接爬了上去。

    秃鹰上去后,那人直接就将水牢重新关了。

    猎豹的手紧紧的攥紧成拳,手背上的青筋暴起,表情苍白到不行。

    “你的脚已经不行了。”13号在猎豹的身后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猎豹怎么会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脚的问题。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还能够活着出去的话,自己的脚还能不能够保得住,但是他不能够为了自己的脚而让自己的兄弟替他受罪。

    一拳狠狠的砸在木桩上,顿时,指关节鲜血模糊。

    “没想到,他们如此光明正大的停在了这里。”匍匐在林中的安然看着湖对面的情况,冷哼出声。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9号出声询问。

    “我们现在进去只有被抓的份儿。”14号耸肩,继而翻身直接躺在了地上,嘴里依旧叼着一根草,头顶山是参天大树,遮云蔽日的,他看不到上面的蓝天。

    是。

    他们现在冲出去救人,只有被抓的份儿。他们弹药不够,人手不足。

    “智取。”安然扔出这两个字来。

    14号嗤笑出声,“智取?你怎么智取?过去和他们谈判?别逗儿了你就。”

    安然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直接把这人给踹到湖里去。

    “14号,你现在用你所有能够想得办法去联系指挥部,我们去救人。”说完,安然就要动身。

    14号一把抓住安然的衣服,一脸不可置信,“你让我一个人回去?”

    安然蹙眉,在她还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傅君皇已经将14号的手给拍开了,而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14号,眸子中浸满了威胁的味道。

    银狼完全当做没有看到的模样,在幽灵的时候,谁敢碰君主啊,更别说是抓了,教官没有直接踹14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感受到傅君皇威胁的视线,他立马松手,并且双手还不自觉的聚在了自己的头顶上,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见14号松了手,傅君皇没再说一句话,只是视线一直都是落在湖对面的。

    “你如果不想自己回去也成,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安然还真是看不出来这个14号竟然如此胆小。

    14号不想去救他们,安然理解。不管他们怎么计划,他们都有可能会出事,而且他们现在这里不过才七个人,子弹加起来还没有四十发,七八匕首,除此之外,在没有其他的任何武器。

    想要赢了对面的那几十人,真是有点……痴人说梦了。

    显然那些人也都是专业的,在他们的站岗的方式和行走的路程就能够看出来,他们不笨。

    “算了算了,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要去就一起去吧。”算他倒霉,和这群人分在了一组。

    安然勾了勾唇角,看来这人还是有救的。

    傅君皇看了看其余的人,在没有看到他不满的情绪之后,他拿起树枝在地上随意的画了几下,安然在一边做着解释,银狼已经开始做起准备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湖里潜水过去,将水牢里面的人给救出来,只有这样,他们赢的希望才会大一些。

    “9号和40号,你们在这里为我们做掩护,我们把枪全部都放在这里了。”银狼将枪里的子弹全部都退了出来,方才了40号的手里,笑道。

    40号和9号沉重的点点头,“放心吧。”

    安然和傅君皇以及银狼最先下水,14号看了看他们三个,最后长叹了口气,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安然,而此时安然已经不见了身影,她已经整个人的都没入了水中。

    14号深吸了口气,悄声的跟在了傅君皇的身后,潜入了水里。

    万磊见14号下水了,回头冲着9号和40号点头示意了下后,跟着下水。

    水面上看起来安静极了,除了偶尔浮动起来的波纹外,看不到其余的任何东西。

    9号和40号就匍匐在地上,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在感知周围的危险,他们的视线一直都紧紧的放在水面上,以及对岸的情况。

    他们的命都握在他们的手中,如果发现对面有丝毫异动的话,他们就会开枪。

    不惜,暴露自己!

    安然他们游动的很慢,速度太快会引来他们的注意的。

    安然刚刚游动没多久,傅君皇就到了她的身边,他单手牵着她的手,护着她。

    安然信任的跟着他的速度游动,而他们的身后跟着银狼和万磊,还有14号。

    水底下,他们相互做了几个手势,瞬间,五人分散开,朝着不同的方向游动了过去。

    安然和傅君皇是朝着水牢的方向游动过去的,万磊要要潜伏到一侧的站岗人员那里,直接将之干掉。

    银狼和14号两人则是直接上岸,吸引他们的注意。

    水牢中的猎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被倒挂在刑架上鞭打的秃鹰身上,徐正紧紧的握着猎豹的手,表情紧绷。

    “不会有事的。”

    “要相信他,可以挺过去的。”王豪的脸上有着一道口子,血肉已经翻了出来,白白的,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他却是毫不在意,他冲着猎豹笑,“你们可是幽灵啊,是教官带出来的兵。”

    猎豹一怔,随即点头,是啊,他们是教官带出来的兵啊。

    “只要教官他们不被抓,我们就有希望,他们回来救我们的。放心吧。”王豪对傅君皇一直都有着莫名的信赖感,对于他来说,傅君皇完全就是无所不能的。

    也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猎豹的视线突然停在了水面上。

    “怎么了?”发觉到猎豹的怪异,徐正询问问道。

    猎豹的视线刷的一下就落在了站在他们周围的全副武装的小罗罗身上,并且扬声道,“你们等着,只要我不死,等我出去了,我一定会要了你们的命!”

    那人听到猎豹如此喊,一下子就转过身来,对着水牢就是一阵的刺水,恶狠狠的说道:

    “进来了这里,还想要活着出去?做梦!”

    徐正他们都不明白猎豹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喊,但是显然在那人转过身来对他们下手的时候,雷豹周身的神经都松下了很多。

    猎豹趁乱打了几个手势,水牢中的人们瞬间就明白了,但是他们的视线并没有朝着那水面看去,而是全部都围成了一团,看起来是害怕了的样子。

    那人将他们都软了,哈哈大笑了几声后,就将手中的喷枪给扔到了一边去,随即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岗位上,继续看着湖面上的情况。

    也就在那人转身过去的瞬间,一道一异样的波纹在湖面荡漾开来,水下的安然和傅君皇顺利的潜到木桥下面,在确定周围不会有人看到后,方才缓缓的冒出头来。

    水牢中的人们在看到傅君皇和安然时,眼睛都快要掉下来了,然而更多的却是兴奋。

    即便是如此,他们的脸上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奋来,依旧苍白着一张脸,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表情依旧愤怒,也有大声喊叫的,不过此时那名小罗罗显然已经对他们不感兴趣了。

    安然和傅君皇看了看水牢的设置,而后一个眼神过后,两人在同一时间再次潜水下去,直到他们到了水牢的下面。

    做水牢的木桩很粗大,如果要是用匕首的话,这一根柱子就要废他们好多的时间,他们还不一定能够撑那么久。

    安然和傅君皇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上,看了看水牢中的队友后,安然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

    安然指了指刚才那个站岗的小罗罗,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一刀,而后一个眼神过去,傅君皇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那么小罗罗引过来。

    猎豹一直都关注着那两人的“对话”,他自然明白他们想要做的是什么。

    “一会儿你们都配合好我。”猎豹冲着水牢里面的人说道,随即便扬声道,“我想要上厕所。”

    水牢里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刚才2号和8号之间的手语他们也都看到了,虽然不是特别名表,但是大差不差的还是知道一些。

    在猎豹开始叫喊之后,他们顿时全部都喊了起来,其中王豪喊叫的最厉害,只是他在喊叫的时候扯动了他脸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

    那小罗罗霍地一下就转过了身来,表情极为不好,“你们想要早死是吧?”

    “不是不是,这位小爷,我们是真的憋不住了,我们……”

    “想要上厕所是吧?简单,你们直接就在里面上吧。”说着说着,那人就恶趣味的笑了起来。

    “我说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要不你看这样成不成,我这里还有一点东西,我送给你,你让我出去上个厕所吧?”猎豹完全就是讨好的笑着。

    听到东西两个字,那人的表情一下子就亮了,他向前走了几步,还差几步就走到安然他们多顶上了。

    猎豹看到这里,继续道,“我身上带了一块儿家里传下来的的古玉,家里人说这是不能够给别人的,但是人有三急,我不能够把自己给憋死不是,所以要不我把这东西送给你,你就让我出去方便方便?”

    一边说着,猎人还做着从自己衣服兜里面掏东西的动作。

    那人看到猎豹似乎还真的有东西,他又向前靠近了几步,直到他彻底的站在安然他们的上方。

    徐正和王豪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周围,他们观察着其余的人有没有将视线落到这边来。

    在确定并没有后,徐正一个巴掌直接就拍在王豪的脑袋瓜子上,王豪一惊,随即大声的喊着,“你特么的打我做啥!”

    “看不惯你不行吗!打不死你丫的!”

    音落,水牢里面的两个人顿时就扭打在了一起。

    水牢里面的其他人一下子就都紧贴在了木桩上,那小罗罗生怕自己的古玉会在这场打斗里面玩儿完,他快步走向前去,然而他刚刚迈动没几步,他的脚腕猛地就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随即他的身体直接朝着一边翻倒了下去!

    噗通一声,引来了其余人的声线。

    而此时水牢中的人们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活该!我们说过会让你受到惩罚的!”

    “怎么回事!”距离他们不远的一人冲着之前那人坠入的水中大声的喊着。

    然而水底下没有人回答他。

    那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怪异,他向这边走了几步,水牢里面的人都是一急,想着2号他们是怎么了。

    “亨利。”那人又冲着水面喊了一声。

    “没事。”哗的一声,水面上起来一个人,回答了那人问的话。

    那人见亨利没事,便重新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还调笑的说了一句:

    “走路都能够摔到水里去,你是想女人了吧。”

    “这群该死的猎人学校的小崽子们!我今天一定会让他们好看!”亨利朝着这边游了过来,冷声喊着。

    众人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表情都是一变。

    还是刚才那个毒贩的声音!难道2号他们失手了?

    他们哪里知道,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湖底,那个真正叫做亨利的人已经被傅君皇勒死在了湖底。

    而一直在和那人对话的人是安然,安然一直有一个秘密,甚至这个秘密脸傅君皇都不知道,她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声音,只要听过一遍后,她便可以轻易的以对方的说话口吻以及声音来和你对话。

    在水底下换衣服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情,安然多浪费了些时间在换衣服上,因此在那人在喊被他们做掉的亨利的时候,安然并没有来得及回应他。

    安然和那叫做亨利的人的身材差不多瘦小,傅君皇的身板过于惹眼,单从他的背影上就能够看出来他不是毒贩,他的身板太惹眼了。

    因此上桥的人也就成了安然。

    重新桥装好的安然怒气冲冲的上桥,走到水牢前,一把将水牢的们打开,怒气冲冲道,“你,你,还有你!全部都给我上来!”

    水牢里面的人全部都愣了。

    猎豹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他怎么也想不到说着如此粗重男音的人竟然是小怪物。

    这小怪物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她这模仿能力简直太强了。

    “磨蹭什么!上来!让你爷爷我弄不死你们!嘲笑我是吧,我就让你们尝试尝试嘲笑我的后果!”安然口上这么说着,眼睛却是在不断的眨动着,以及那只伸到水牢里面的手在不断的比划着手势。

    安然指的人是徐正、王豪和13号,安然看的出来猎豹的脚出了问题,他现在出来只会受到更大的牵连。

    猎豹怎么会不懂安然的意思,正是因为明白,他才会苦笑如此。

    徐正和王豪相继出了水牢,13号看了水牢中的人们一眼,然后才出去。

    安然最想做的就是将水牢中的人全都放出来,但是她放的人多了,就会引来别人的怀疑了。

    徐正是第一个出来的,在看到安然的眼神后,他整个人直接冲着安然就撞了过去,只是此时他的手还被反绑在身后,他的表情看起来极为愤怒。

    “来啊!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徐正将安然撞倒在地上后,大声的喊着。

    在同一时间,王豪也顶了上去,没有大喊大叫,只是冲着安然直接动脚了。

    其余的人只是往这边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后,继续开始自己手中的工作。

    安然有些艰难的爬起身来,这徐正还玩儿真的!

    她爬起身后,对着徐正就是一脚,徐正应式直接摔倒入湖里,然而安然看起来还十分气怒的样子,拔出自己腰间的枪,对着徐正倒下去的地方就开了几枪。

    看到徐正被踢下水,王豪整个人都怒了,他大喊一声,直直的就冲着安然撞了过去,只是他的下场和徐正的是一样的。

    “怎么回事!”听到枪声,小木屋里面跑出几个人来,冲着这边大声的喊着。

    安然摆摆手,故作无所谓道,“刚杀了个不听话的。”

    宽大帽檐将她的整张脸都给遮住了,在别人看来也就只能够看到她的身影,看不清她的脸。

    安然的话音刚落,湖面上就涌上了一抹血色,随即那红色越来越多,在别人看来,那人是在真的死了。

    反正这些人都活不了,杀了一个就杀了吧。

    “亨利,你小子注意点儿,别死太多。”刚刚从屋子里面跑出来的人如此说了一句后,转身就回了那木屋里去了。

    安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还在疑惑中的13号笑了笑。

    而此时一直等在下面的傅君皇动了,他潜入水中将徐正捡了起来,并将他身后的绳子解开,刀在那亨利的尸体上划了几到后,傅君皇方才重新回到他们之前的位置上。

    徐正将王豪背后的绳子解开,他们两个一个深呼吸拿着傅君皇给他们的刀直接就潜入到了水底,他们现在要好好的去找水牢的薄弱点,救出他们剩下的人来。

    另外一边。

    万磊已经不声不响的干掉了一人,他换上那人的衣服,从衣服兜里面拿出油彩棒在自己的脸上重新画上油彩,带上帽子,背上枪,尽量回忆着方才那人走路的姿势,朝着水牢的方向走了过去。

    对岸的9号和40号一直都关注着安然他们的情况,他们一动不动的匍匐在地上。

    兀然,一声清脆的声响让他们倏然回转过身去,什么都没有,但是高度的紧张感让他们无法放松。

    9号冲着40号做了一个隐蔽的姿势,他们动作幅度极为小的朝着另外一边更为隐蔽的地方靠去。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也就在他们刚刚不再动弹时,他们的后脑勺上便抵上了一把枪。

    “放下手中的枪,双手抱头。否则,要了你们的小命!”冰冷的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

    两人的身体在同时一僵,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便是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来,他们在同一时间放下枪,但是视线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的情况。

    在发现他们没有什么事情后,他们两个都是舒了一口气。

    看来2号他们还得要费心来救他们了。

    两人被带走,枪全部都被收走了,只是之前开口说话的那个头戴黑色头套的男人看了看对岸的情况,眼底浮现起一抹嘲讽来。

    而另外一边。

    指挥部内。

    一直等着电话的座机终于响了起来,布莱克直接冲动座机前,拿起电话,“喂,猎人学校。”

    “哦我们亲爱的布莱克,我们又要见面了,有没有很激动啊?”电话那头响起一道笑声。

    “皮特曼!”布莱克紧紧握着手中的话筒,“你想要做什么!你先把我的学生都放了!”

    “看来我们的布莱克依旧是这么的顽固啊。想不想听你女儿的声音?这没先到布莱克你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你说让我做你的女婿怎么样啊?”

    “皮特曼!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和你没完!”布莱克怒声道。

    皮特曼,委内瑞拉的大毒枭之一,当年布莱克的妻子就是死在他的手上的。

    布莱克的声音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凯瑟琳的喊叫声,“爹地,爹地你不要过来,这都是一群疯子!刚才我听到说有人死了,有人……”

    凯瑟琳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移到了一边去,皮特曼笑了,“布莱克,我相信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布莱克放下电话就要走,却是被刚刚回来的猎人给拦住了。

    “我去。”猎人道。

    布莱克摇头,“不行,我和皮特曼之间的事情一定要亲自解决!凯瑟琳现在在他手上!”

    猎人看了看指挥部,眉头微拧,而后道,“好,我们一起去。”

    布莱克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看到猎人的眼神后,他什么都没说的,只是从一边的士官的手中接过自己的帽子,阔步向外走去。

    13号还在和安然对打着,傅君皇一直都在等,等待时机。

    “嘿,看到我们又抓到了什么。”愉悦的声音响起,乔装的万磊没办法躲避,只能够迎面而上。

    迎着他走过来的是有六人,而在他们的中间,走着的正是9号和40号。

    万磊隐下眼中的惊讶,而是直接伸手和第一个朝他走过来的人击掌,“干得好伙计。”

    那人和万磊击掌过后就直接走开了,他们直接带着9号和14号朝着水牢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而此时还在和13号对打的安然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即一脚狠狠的揣在他的身上,粗声道,“想和我打?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能耐!”

    后来的那些人直接将9号和40号扔进了水牢,也没有和安然打招呼,直接朝着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刚才那为首的和万磊击掌的人的视线在安然的身上瞟了一下,表情微微疑惑了一下,继而和安然擦肩而过。

    然而也就在这瞬间,那人的脚步赫然停了下来。

    他兀然回转过身来,视线刷的一下落在了安然的身上——

    ------题外话------

    嗷嗷,恭喜夕阳妹纸高考考了如此好的成绩,撒花~遥想当年,我高考的时候……啊啊啊,那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蓝后希望看本文的妹纸们都要在空闲的时候看啊,表耽误了学习啊~

    原本打算为了庆祝夕阳妞儿来个多更五千的……奈何我木有那能力了泪奔~

    今儿看到夕阳妞儿的留言,真心好激动……囧,我都不明白自己为嘛那么激动……撒花撒花~再次恭喜~

    到时候五千加更肯定是会有的,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嗷嗷~么么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