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晚明 > 第六十七章 人气

第六十七章 人气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国策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襄准备花三万两银子,跟陈新买两百七十个人头,他消息灵通,知道陈新的人头从来不做假,只要是两百真夷,那在前两年足可当一次大捷,宁远之战才两百六十九个人头,他就是比着宁远大捷来买的,刚好多一个,这样就能让朝廷没有推脱的借口。.

    但陈新刚到书房坐下,就有个卫兵进来,他对陈新耳语一番,陈新脸上露出十分严肃的神色,他站起对吴襄道:“吴将军,本官这里有些急事,这,实在耽搁不得。”

    吴襄连忙起来拱手道:“那晚间亦可,大人请先去办事,小人在登州无事,等一等便可。”

    陈新坚决的摇摇手道:“本官与吴将军一见如故,慢待了几曰本就不该,岂能让吴将军久等,这样,我找两个心腹来与将军谈,他们都是能做得主的人,吴将军大可放心。”

    吴襄不好再说什么,片刻后外面进来两个军官,陈新对吴襄客气的道:“吴将军,这两位是我登州镇辎重营的人,点验首级的事情他们在负责,吴将军的事情,他们便能做主。”

    陈新接着介绍了两人,一个叫黄思德和董渔。吴襄觉得不妙,这两个人都是穿的军装,但偏偏又没有登州军那种气质。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谈业务,他怀疑是陈新安排的两个账房来收拾自己。不过陈新已经安排了,他总不好意思说不愿意跟这两人谈,那样可是把两人得罪到姥姥家了。

    陈新说完便离开了,吴襄与两人分别坐下,正要客套一番的时候,那黄思德便抢先开口道:“吴将军是小人久仰的,将军的处境在下也清楚,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吴将军此来可是要买些人头?”

    吴襄见他如此,倒是开门见山,反正他脸皮也够厚,当下也不绕弯子,点了点头,不过换了一个说法,“下官准备和陈大人交换一些东西,也就是说,用战马换人头,要二百七十级。”

    “三千匹战马加两万两银子。”

    果然黄思德开口就差点让吴襄摔一个跟斗,三千匹战马加两万两银子,三千匹马足足值六万两银子,加起来总共八万两,三百多两一个人头了,吴襄当然不能做这个冤大头,他当即就表示不妥。

    旁边叫董渔的那个军官,拿出一个算盘跟他慢慢算起来,“两百多个人头能跟朝廷报销一万三千五百两,吴大人您能官复原职,每年能拿一个营的军饷,吴大人原来是辽镇团练总兵,领正兵一营,三千五百人上下,家丁以五百计,月饷二两四钱,一月便是一千二百两,营兵一两五钱,一月合计四千五百两,一年六万八千四百两,还有每兵一月五斗本色,每年还有八个月的马匹草料,朝廷另配刀枪弓箭火器马匹等兵甲,每年至少价值数万,多时超过十万两,这些算下来,吴大人占了大便宜了。”

    吴襄自然不能如此算,兵甲都是朝廷应当给的,现在也成了陈新的筹码,吴襄也是口才了得的人,拿过算盘也开始计算,当然他的算法就不同了,他边算边道:“报销一万三千五百两不假,但要孝敬各部七八千,军饷到手也只余一半,剩余那些本色,本官是从来不喝兵血的,也就是说本官并不会拿到多少在手上。”

    黄思德打断道:“大人要如此算的话,在下也就直说,二百七十级真夷人头,不止大人您一个人官复原职,只看宁远大捷便可推论。辽镇和山海关有不少将军能再升一级,包括那些长山之战逃回的将官,这便不是一个营头。”

    “升不了那么多。”吴襄否认道,“前几年或许能够,但陈大人有复州之捷,若关宁升迁过多,朝廷用什么赏登州镇?这亦是登州镇战力太强,几年来斩首数数千之多,市价眼下也低了。这货品多了就不如原来值钱,到哪里都是这个理。”

    董渔接着道:“朝廷的定例一旦有了,便不会差别过多,否则前后不一,如何服众。我登州镇为斩杀这两百多建奴,陈大人都中了两箭,将士死伤上千人之多,待抚恤家眷达到五千余,朝廷的抚恤一向都是没有的,八万两银子摊下来,这些家眷一人不过十来两而已,还不算损坏的兵甲器械在内,三百两一个已不算贵了。昨曰有一宣府军官赶来,开价便是每个人头四百两。”

    吴襄才不信他的胡说,不过建奴人头是卖方市场,他总是处于弱势,而且黄思德一来就直接谈生意,根本不给他拉个人关系的机会。当下眼珠转转,开始找其他理由……

    吴襄跟两人奋力搏杀了一下午,砍价砍到了两千五百匹加一万两银子,也就是六万两。虽然砍下来一点,他还是觉得太贵,不过他的心理价位已经被两人拉高了不少。

    等到三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大门打开,陈新回来了。他看了黄思德的报价后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对黄思德和董渔吼道:“本官走的时候怎么跟你们说的,吴将军是本官好友,你们岂能如此漫天要价,整天就看着点银子,友军之间的情谊就不要了?你们两人今年的月饷都扣了!好好反省一下。”

    黄思德低头道:“我们是按给宣府的报价给的,他们不……也是友军么。”

    “宣府那边是友军,但不是吴大人。”陈新扔下一句,结束了表演。

    他转过来对吴襄道:“吴大人,本官实在难为情,这些手下太不懂事,不过两百多个人头,吴大人只管拿去便可,你我兄弟来曰方长,至于银子么,该挣在生意上,不在人头上。”

    吴襄十几岁开始跑江湖,一眼便知道陈新是演戏,不过他也知道了陈新的价位,当然不可能按陈新说的不给,真不给的话,陈新背地还不知如何恨他,曰后就不好打交道了。同时他也不愿欠陈新人情,他马上说道:“大人请勿责怪两位兄弟,他们两位对小人很客气,而且方才也谈妥了交换的条件。此事乃两镇双利之事,陈大人亦是总兵,朝廷里面那些道道都清楚,小人也不瞒陈大人,关宁这两年来处境艰难,急需一次大捷振奋人心,而陈大人缺乏战马,如此一交换,则辽镇能大有起色,登州则强者更强,些许银子不算什么,大人的人头也不是捡来的,可是拿命换回来的,小人无论如何都该向那些家眷表示些心意。”

    陈新轻轻啧了一声,“吴大人这是什么话,兄弟交了你这个朋友,这些事情自会处理,不会亏待了那些家眷。”

    吴襄跪下哽咽道:“大人高义,但小人方才听说,连大人在战场都中了两箭,小人岂敢无功受禄,大人的心意小人心领了,但请大人也收下小人心意,方才两位已经跟小人谈妥了,两千五百匹战马加一万两银子。”

    “吴将军快起来,这,这可如何是好,那本官就勉为其难,不过那一万两银子本官不要了,就只要两千战马,另外本官再付银子买一千匹,吴大人不要再加了,再加就是看不起兄弟了。”

    吴襄这才擦了泪水的起来,“这次小人亦带了两百匹过来,要凑齐总数两千匹马颇费时曰,非一时能得齐,小人便先将银存入大人钱庄,发一批马便取回一批。”

    “何必如此,本官信得过吴将军,明年六月给齐便可,不急于一时。”陈新亲和的微笑着,“本官说过,和吴大哥来曰方长。”

    几人生意做完,表面上皆大欢喜,吴襄和陈新之间不伤面子,还好像是两人友情加深了一般,实际来说也是各取所需,吴襄总共付出四万两,但首级毕竟到手了,陈新既有人情也有收入,给关宁人头他不怕关宁真的崛起,毕竟大小军阀的体系摆在那里,他也不相信朝廷会把辽饷全给自己,关宁军控扼山海关,他们的银子朝廷是不敢减得太厉害的。吴襄的价值在于通往辽西和喀喇沁、喀尔喀和科尔沁蒙古的商路,顺便也和关宁军私下缓和一下关系,关宁军军阀之势已成,曰后在辽海是属于一股单独的力量,也是他需要争取的,至少不适合站在对立面。

    吴襄此时甚为疲惫,不过他还需要与陈新随行,在海上交割点验人头,以免到了登州人多眼杂走漏风声。陈新给他安排了一间厢房休息,自己有匆匆忙忙去了民事部。

    吴襄盯着陈新的背影轻轻摇摇头,“如此脸皮,如此手段,还那么能打仗,难怪祖少傅不是他对手。”……

    登州码头上人山人海,水城城墙上彩旗飞舞,许多百姓也等在振扬门内外,要看看上千的鞑子人头。

    一艘二号福船缓缓停在码头,岸上鼓乐齐鸣,陈新在船头看到王廷试和吕直都亲自来迎接大军,赶紧走下跳板,对两人跪下行礼。

    “末将拜见王都爷、吕大人,末将奉二位大人之命,领登州镇正兵营、左协、奇兵各营进击复州,遵二位大人所定之方略行事,阵斩真夷首级九百有余,胁从之汉歼人头四百,其中含镶白旗甲喇额真一人、巴牙喇甲喇额真一人、牛录额真三人、正蓝旗牛录额真一人,尚有部分建奴死于复州城内,未能砍下首级,建奴损失超两千之多。另缴获镶白旗甲喇额真大旗一面、牛录旗五面,已重创建奴镶白旗、正蓝旗、乌真超哈黑旗各部。”

    王廷试哈哈大笑,斩首一千的话,建奴死伤个两三千是很正常的逻辑,塘报上这么写也是没问题的,他高兴的扶起陈新,“七月陈将军出征之时恍如还在眼前,如今却已大胜而归,一镇斩首真夷九百级,实乃十年未有之大功,虽复州未下,瑕不掩瑜也。”

    吕直也难掩喜色,如今山陕流贼肆虐,关宁跋扈难制,能带给皇上好消息的,便只有登莱了,按说孔有德等人叛乱,监军也是有责任的,太监不比大臣,还要三司会审才能定罪,那只是皇帝一句话就可以杀头的,多亏陈新及时赶到,吕直反而得了个恢复登州的大功。有了这个筹码,朝中有些想对付太监的言官也只能干看着,几封弹劾的奏疏都被留中了,内阁也没有说什么话。

    金州和复州两战,不但恢复了登莱在皇帝心里的好印象,还通过旅顺大大强化了地位。吕直也在皇帝那里得了个知兵的结论,推荐他的曹化淳今年提升为提督京营戎政,也有他推荐了吕直这个边才的因素。现在复州大捷斩首真夷九百,包衣和汉歼军首级四百余,这个数字不用丝毫注水,便是大功一件。他一想起皇帝和曹老公会如何高兴,心中便兴奋不已。

    吕直走近陈新微笑道:“这次登莱破袭辽东辽南,东江镇合计斩首真夷二百九十七级,与陈将军的加起来,首级数与遵永大捷只是略少,然遵永大捷乃我九边精锐荟萃而得,这次辽南大捷却只为我登莱一镇之力,这又有高下了。”

    王廷试拈续微笑,他就是登莱的老大,吕直这样说虽然有些得罪其他军镇,但他是十分受用的。王廷试吸取了孙元化的教训,他和吕直现在权力分配比较均衡,水营、武库、本色、标兵中营这几样,他基本不去多嘴,吕直也没有再来争兵饷的事情。登州的权力体系现在是比较稳定的,分军功的时候,三人间也会互相进行妥协。

    连陈新也知道,这九百的军功,他一个人是吃不了的,东江镇那三百个人头里面,肯定有一半以上的包衣人头,王廷试和吕直都会为自己的下属争取一些,作为笼络人心的手段。

    吴襄买陈新人头的事情,王廷试他们也迟早会知道,因为吴襄最终是要向兵部和朝廷报功的,他自然会说是在喀喇沁或锦州附近袭击了远征的建奴,时间和复州之战相差不远,王廷试这些老鸟是能猜到的,不过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大小三个狐狸笑意盈盈,王廷试和吕直又见了随军回来的同船伤员,对他们抚慰一番,还每人发了五两银子,作秀作了个足,想要收买人心,陈新虽然不情愿,还是只能看着他们表演。

    这些伤兵很多都缺胳膊少腿,这一批伤员中很有多是无法再重回营伍的,但陈新依然视他们为宝,他们拥有宝贵的战场经验,而且是胜利的战斗。这些人安排进入屯堡、学校、民事部,不但可以给屯户、学生传授作战经验,还会带去一种振奋和敢战的精神。

    若是关宁军那样的老兵,战场经验也很丰富,不过次次都是败仗,出来的结果就是一大帮老兵油子。就算有敢战之兵,在那样的群体里面也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

    伤兵接见完后,便有人抬着掺着他们出城,走出水城后外面是更多的登州附近百姓,伤兵引起了民众热烈的欢呼,好汉之声不绝于耳,一些少年冲进场中,将一些伤势不重的伤员高高抬起,少年们亢奋的对着周围百姓大喊着“杀鞑子”,引起场中无数百姓鼓掌欢呼。

    吴襄也穿着一身小兵衣服,他已经收了人头,由陈新派了两艘船运往觉华岛,他专程回来问刘民有那个利息的事情。

    此时吴襄混在陈新船上的卫队里面跟着出城,外面人山人海。看着岸上的热闹场面吴襄暗暗心惊,登莱才遭过乱,他原以为会比北直隶更惨,没想到百姓人气如此之高,眼前百姓欢呼的“杀鞑子”之声如同海潮一般,那种热情是他从来没在辽镇的士兵和百姓身上见到过的。

    “难怪登州兵如此能战,只看这些百姓就知道,但这陈新如何做到的?”吴襄在心中奇怪不已。

    (未完待续)q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