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第九星门 > 第十八章 你俩就说这个?

第十八章 你俩就说这个?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飞剑问道玄界之门都市修真神医太浩天下第九一剑成仙天神学院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京城。

    某会所房间。

    热气升腾,茶香飘散。

    两个沉默对坐的人。

    “王福很可能已经死了。”

    “真没用,金身杀不了一个废掉的二阶……”

    “应该是那边的人出手了。”

    又是一阵沉默。

    赵天平两手平稳的泡茶,洗茶,给对方斟上一杯。

    然后抬头看着对方:“这件事,怪我。”

    对方沉默了一下,道:“你针对他没什么,错就错在没有直接下杀手。”

    赵天平叹了口气,没去解释什么。

    因为对面这人说的对。

    “冷明达保不住了,只有他一个,还不够。”对面人说道。

    赵天平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抹怒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针对凌逸的那些事情,撤销了吧,公开道歉,说你不知情,被下面的人蒙蔽。记住,道歉就好好道歉,千万不要阴阳怪气。”对面人提醒。

    “我懂。”赵天平道。

    “整件事所有经手人,都要严肃处理。恢复凌逸的名誉和征信,最后诚恳道歉,恳请他们回来参加毕业典礼,领取毕业证。”对面人又道。

    沉默了一会,赵天平道:“如果他们不肯回来,依然拒绝呢?”

    对面人淡淡道:“那就是他们不识好歹,一群连母校都要往死里踩的人,也是一群狼崽子。”

    赵天平又问道:“如果他们回来了呢?”

    对面人想了想:“那就当面再次诚恳道歉,请求他们原谅你的过失。”

    对面人说着,又补充道:“姿态放到最低,诚意做到最足,这是挽回形象,将损失最小化的唯一办法。”

    赵天平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对面人勉励了一句:“其实没什么,这次失利,虽然造成很大损失,但我们也试探出了一些东西。另外,王福的死,大楚那边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回头想办法派凌逸出使大楚。”

    “出使?让他升官?”赵天平忍不住抬起头,微微皱眉,看着对面的人:“就不怕会造成更大损失?”

    “天平……你能力虽然很强,但在教育系统工作太久了。”对面人笑笑,淡淡说道:“想要搞一个人,手段有千百种,而你之前用的那种,其实是最下乘的。”

    赵天平沉默不语。

    对面人道:“你与沈笑吾有仇,想趁机毁掉他养子,这没什么,但你错就错在,不该在那种时候对他动手。”

    “可那是最好的机会……”赵天平终于忍不住辩解了一句。

    对面人摇摇头:“那是最糟糕的机会!我知道你想说外界的同情和舆论没什么意义,只要木已成舟,就一切无法改变。但事实已经证明,它还是被改变了。被一群同样被你忽视的人改变了。”

    “那群该死的……”赵天平眼里有怒火闪过。

    “那群人,早已跟军方签订了协议,看着吧,不出一个月,他们会全部加入军方,有些会直接去军部,有些则会进入到各大军团。那是一群宝贝,可惜他们都是属于沈笑吾的,属于军方的,不属于我们。”

    对面人说到这,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赵天平:“你大可放心,大家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你失去信心,我们看的是未来,不是现在。”

    赵天平面色稍霁,站起身,点点头:“这件事,谢谢您了!”

    “不用!”

    说完之后,这人直接转身出了门。

    赵天平坐在沙发上,沉默许久,端起一杯已经凉掉的茶,一口喝下去,喃喃道:“出使大楚?”

    ……

    春城,城卫军的小食堂里。

    顾桐正在招待凌逸一群同学。

    何勤、罗雪、张雷和孙鹏飞这些人也是才知道,他们那个懒散班长居然成了春城城卫军的总教官。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教书育人,一直是凌逸乐于去做的事情。

    他也有这份能力。

    至于教的什么书,育的又是什么人,这个并不重要。

    而且在这里,估计也很难培养出梁善明、杨铁那种“人才”。

    席间,顾桐私下里对凌逸说道:“那个人,你告诉我那些信息之后,我终于查到那个人的身份,叫王福,的确跟赵……是大楚学院同学,不过对方公开的资料显示,十几年前就已经失踪了。”

    凌逸点点头,说道:“估计成了专门干脏活的。”

    顾桐嗯了一声,然后道:“你这群同学,是不是都加入军方了?有没有可能留几个下来?”

    凌逸看了顾桐一眼,顾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然后有点不爽的道:“得,当我没说过。”

    凌逸挺无语的,这家伙不但胃口大,胆子也真不小!

    你一个小小的春城城卫军治安大队长,居然敢跟军部和那些军团抢人……

    就算你是顾家子弟,那群被抢了人的大佬回头也肯定敢冲到你家门口去骂娘。

    晚饭之后,同样在那家酒店开了房间的几个同学觉得没太尽兴,于是老大何勤带着老七孙鹏飞和老八张雷跑出去张罗吃的喝的,留下罗雪跟凌逸在房间里等着。

    不过怎么看都像是那几个货故意给两人制造的私人空间。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罗雪很没形象的瘫在沙发里,将两条白皙大长腿肆无忌惮的扔在茶几上。

    “我想先休息一阵子,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是春城城卫军的外聘总教官,吃喝不愁,日子挺轻松的。”凌逸道。

    罗雪微微皱了皱眉:“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我了解你,沈校长的仇你不可能放弃,按照你目前的状态,想要报仇又不想凭借外力……”

    凌逸看着罗雪:“我恢复了。”

    “只怕是……嗯?”罗雪有些愕然的抬起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凌逸,“你说什么?你……恢复了?”

    凌逸点点头:“嗯,目前就师兄顾桐知道这件事。”

    罗雪失神片刻,有些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青姐知道吗?”

    凌逸摇摇头。

    罗雪非常开心的道:“那真是太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见到陈老的时候我还私下里问过他,他依然很坚定的说你穴位的伤不可能恢复……”

    “那是他蠢!”

    凌逸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

    凌逸差点被吓得叫出声来,在脑子里回应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一惊一乍的?你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你每次突然间冒出来,我都会被你吓一跳!”

    “胆小如鼠。”脑子里的意念冷哼一声。

    这边跟脑子里那货沟通,在罗雪看来就是有难言之隐的沉默。

    于是笑着道:“算了我不问你怎么恢复的了,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太棒了!”

    凌逸回过神,对罗雪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这问题的确挺难回答。

    陈老是医神,不是那种自称大师的江湖骗子。

    被他判定废掉一定是有严格依据的。

    所以真的不太好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恢复了。

    总不能说有一块陨石赖上了我,不但钻进我身体,还成精了,更过分的他还是个开了变声器的色狼,说喜欢你和苏青青……

    这也没法说呀!

    “既然你已经恢复,那就更要考虑一下找个大腿抱,修炼的资源……依靠你自己慢慢去打,可不太容易!”

    罗雪努力思索着,有没有什么特别适合凌逸的地方,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进入军队最适合。

    “有件事儿,你这种从不关心时政的家伙可能没有去关注,”罗雪看着凌逸,“储君已经开始参政了,你知道吗?”

    “储君?”凌逸挑了挑眉梢。

    大秦是世袭制,由国君为主,内阁为辅,共同治理天下。

    两千多年来,国君和内阁之间的各种争斗也是精彩无比,完全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

    尤其到了近代,双方之间的矛盾更是开始加剧,变得有些不可调和。

    不过对大秦民众来说,君权至上已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概念,近乎于图腾,很难随着时代发展而改变。

    尤其当代国君年轻时英明神武,励精图治。

    虽然在收复东海城这件事上折戟沉沙,但其他方面的改革却卓见成效。

    比如提振经济,让大秦综合国力提升一大截;比如贪腐治理,让百姓拍手称快。

    只是如今年老,也开始变得喜欢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才会被内阁趁机夺回一些权力。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原本国君大力支持的军方才被学院派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你说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昨天那场发布会上,为什么会出现内阁的人?这让我挺不能理解。”凌逸问道。

    罗雪笑道:“看来班长大人也不是对时政毫无敏感度嘛。”

    凌逸瞥了她一眼:“好好说话!”

    罗雪道:“那就是储君身边的人,还有,储君是谁,你大概猜不到。”

    凌逸想了想,道:“你要这么说,那我应该就能猜到是谁了。”

    罗雪切了一声,道:“我这已经是明示了好吧。”

    凌逸道:“是咱班当初化名陈昊的那个逗比吧?”

    罗雪白了他一眼:“人家是储君,尊重着点。不错,就是大一时在咱班上了半学期然后突然消失的陈昊。他本名秦昊,是国君第三子,之前在南方某小城做城主。现在已经回到内阁中枢,虽然暂时职位不高,但却掌管着几个要害部门。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他出手帮忙。”

    凌逸微微皱眉:“他这样,就不怕得罪了学院派的那些大佬?”

    罗雪看着他:“你想多了,这件事从头到尾,定的调子就是为同学伸冤!无论它造成多大影响,弄出多少风波,即便因此形成一股风暴,也脱离不了这个基调。不过秦昊这次肯出手帮忙,也不单单是为了你,同时也是在向外释放一个信号,是一种试探。”

    凌逸苦笑道:“所以我真的不喜欢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来。”

    罗雪撇撇嘴:“时代赋予的使命,你逃不掉。”

    这时候,何勤、孙鹏飞和张雷几人拎着一大堆吃的和喝的从外面回来。

    张雷一脸随意的问道:“老九,跟班花聊什么呢?”

    凌逸道:“说储君的事儿呢。”

    张雷愣了一下,满脸失望的道:“靠,兄弟们好容易给你们制造的私人空间,你俩就说这个?”

    ---------------------

    疫情反复,又冒出七个新增病例,哪儿都去不了,干脆给大家多爆发点吧……

    近期一章存稿也不留,能写多少我就发多少。

    更新不定时,写出来就发!

    大家喜欢的就收藏一下,投几张推荐票。

    不喜欢的……算了,不喜欢的也看不到这儿,另外也不知道现在新书榜是什么神仙算法,榜都上不去,太悲催了,所以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请兄弟姐妹们多支持。

    小刀拜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