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一百章 不能分身

第一百章 不能分身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我的帝国无双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国策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几日,沧州便有捷报传来,沧州城下,契丹骑兵误入轰天雷阵,死伤惨重。

    又不两日,深州捷报,契丹铁骑绕过沧州强攻深州,圣天子发神炮,轰死契丹副帅、北院郎君耶律敌鲁。

    这却是陆宁曾经吩咐过陆兴的了,可以假借自己提振士气。

    陆兴当然不敢找人扮作自己,无非远远的,做个假人罢了,反正高高大大,一袭白袍,看着很是醒目。

    又几日,深州再来捷报,趁契丹军心惶惶,陆兴率部夜袭,击溃其右翼汉军营后,契丹军大败。

    ……

    蜀山别苑前堂,陆宁有些轻松的品着茶,两旁宾客位的交椅,坐着田绍斌和李善行。

    李善行隐隐知道北方发生了战事,这几天,求见招抚使都被婉拒,想来是因为北方战事烦躁。

    现今见这文教授神情,李善行心中为之一安,想来,北方战事大局已定,本朝北境,度过了一次危机。

    说起来,现今也只能盼本朝一切顺顺利利,若不然,圣天子发起脾气,第一批倒霉的可能就是他们这些还未有着落的降将。

    保信军已经被全被编入巢湖水师大营,庐州刺史未定,但这文招抚,应该就是钦定的庐州刺史人选?

    李善行现今最大的愿望,觉得自己最好的归宿,就是被任命个闲职归乡,哪怕赐个员外郎呢?毕竟他本就是豪绅之家,这些年在任上,更很是积攒了不少银钱。

    总这样吊着,太吓人了,好似本朝圣天子,最不喜欢贪墨官员,也就是自己这种。

    但说起来,自己本就对统领什么将领没什么心得,在水师投降后,自己若是不降,怕再晚一天,都会被部将砍了脑袋献城给北朝请功。

    所以,自己降不降,根本不会影响大局,觉得自己有功劳,那就免了。

    李善行甚至想,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是不是主动献出所有财产请罪呢?留一点点,归乡能过上安逸的生活就好。

    李善行心中忐忑,旁侧田绍斌,却是心中感慨,自己本来那一丝丝疑问真是荒唐,怎么可能呢。

    田绍斌自然不似陆宁可以每天见到军报,但圣天子在深州发神炮轰死契丹大将的捷报自然传颂四边,田绍斌今日刚刚见到这份捷报。

    对文教授的身份,田绍斌曾经有一丝丝疑问,就是在寿州兵乱时。

    文教授的剑术,高明的有些可怕,那一剑一个的利索劲儿,令田绍斌隐隐想起了在河北时,曾经远远见过的圣天子身影,那高高站在云台上,弓矢无坚不催在烈日下好似幻成光团似的崇高存在。

    而且,文教授曾经离开一段时间,将侧室和两个婢女安置好后,他失踪了一段时间。

    而那段时间,盘算起来,好像正好是圣天子出现在孙羽府邸的时间。

    文教授来了寿州,圣天子也就来了,而且,圣天子出现的时候,文教授也不见了。

    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田绍斌心里,隐隐总是有一丝疑问,当然,这个答案,自己本就不该探索更不该深想,但有时候就是禁不住好奇,会琢磨一会儿。

    而今天,一切疑问都解开了。

    圣天子在北境督军,文教授这几日却一直在庐州。

    文教授这位奇人,应该就算天子门生了吧,看来,是被圣天子调教过的,果然,是天下奇才。

    “契丹南侵,已经被击退!”陆宁看着李善行一笑,“明日贴出告示,宣扬此事。”

    “是,是!”李善行看起来满脸喜色,心说,果然,北境战事很顺利,如此就好,免得受池鱼之殃。

    “哦,……”陆宁正要再说,旁侧妖娆丽人见他茶盅里水有些少了,忙摇着小腰肢走上两步为她斟茶。

    李善行早就看直了眼,自己这爱妾,穿了一袭红彤彤绸缎衣裤,直接勾勒出全身曲线,也太美太艳了,墨色小绣花鞋,又为这艳美加了几分雅致,更显诱人。

    也不知道哪来的服饰款式,实在是衬得自己这爱妾妖艳无比。

    李善行心一阵阵火热,更有些后悔,不该将她送出来的。

    他阅女无数,却不想,到了晚年,却遇到了这么一个宝贝,还从来没有谁,能似她这样伺候的人浴仙浴死。

    焦氏突然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李善行讪讪,忙别过头,现在家中除了黄脸婆,就她一名小妾,独宠她一人,实在是被这小蹄子吃定了,甚至有些怕她。

    “你们两个认识?”陆宁突然笑着问。

    李善行一呆,手里茶杯差点摔落地。

    焦氏也有些吃惊,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在这文教授身边久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隐隐有些怕他。

    “认识也好,不认识也罢,都随意!”陆宁懒得就这种事费唇舌,其实这十几个所谓婢女的底细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若不然也不会令她们进这别苑,哪怕仅仅是进前宅。

    这李善行的小妾焦氏,还是个挺能张罗事儿的人,指挥婢女把别苑打理的井井有条,所以,就先用着她了。

    陆宁看向李善行,道:“昨日,有人来别苑外哭泣喊冤,递了状子,告明德坊张才英家打死人命,三年前的事了,前朝事,告到本朝,还知道来此处告状,可见有心了。”

    听到明德坊张才英家,李善行立时面如土色,心说完了完了,该来的终究要来。

    张才英,就是他的大舅哥,是他正妻张氏的长兄。

    “不过,我着人打听了一下,告状的周家原本也是本城豪强,和你家相争,这也有几代了吧?今日你家压倒了我家,明日我家压倒了你家,这也是一笔糊涂账。”

    陆宁品口茶水,道:“本朝虽然审理前朝冤案,但这种案子,你们还是尽快和解了吧。”

    “是,是!”李善行满身冷汗,最怕就是周家,打通这招抚使的关系,现在看,周家可是已经找到门路了。

    瞥了那红彤彤俏影一眼,心说,我可就全靠你了。

    接着,他就一呆,招抚使能极快的打听到张家,打听到周家和自己家的陈年旧事,那么,自己这爱妾,如此惹眼,难道招抚使会不查清楚底细吗?

    立时,额头有些冒汗。

    陆宁这时又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一个时辰前的军报,泰州已经被拔。”

    田绍斌立时大喜,抚掌道:“哈!扬州也快了吧!”

    泰州在扬州城东,是扬州东部屏障,泰州被攻克,扬州眼看就只剩孤零零孤城,怕破城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李善行也赔笑,“看来江北指日可平。”心里却兀自琢磨小妾的事,有些惶惶。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