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六十四章 水云间 (下)

第六十四章 水云间 (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我的帝国无双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国策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圆月当空。

    陆宁有些无奈的坐在院中。

    尤五娘正在昏睡中。

    身后,传来细碎脚步声,“主父……”

    陆宁身子一震,耳边,好似又传来尤五娘娇啼“主父、主父”的销魂滋味。

    回头,却见苗氏端着茶盘在自己身后,只是,她俏脸通红。

    “不用了,你去吧。”陆宁挥了挥手,心下尴尬,但也要不动声色。

    这个五儿,却不想,好似自己准备恩宠她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刺激一般,自己不过轻轻碰她,便已经激动的她抑制不住的全身颤抖娇啼,乱喊乱叫声,怕整个春河楼都能隐隐听到,也幸好,春河楼占地甚广,而且楼里,全换成了女官和婢女。

    只是,自己心中这团火,却没有真正的发泄出来。

    眼前,又闪过她贝齿红唇死命咬着白绢免得喊出声的糜乱画面,陆宁心中又是一热。

    那白绢,是自己塞的,随后,她便乖巧的咬住。

    想起自己抱着水淋淋的她上云床亲吻她凝脂似脸颊时,她仿佛如梦方醒,看到自己抱着她甚至压在她娇躯上,她更是痴痴问:“主君,奴,奴不是做梦吧?主君,真的在抱着奴,要恩宠奴?”水汪汪美眸里,那份狂喜的激动,那受宠若惊的样子,甚至,喜极而泣。

    陆宁心中又是一暖。

    唉,自己行龌龊事,对她们来说,却是天大的恩宠天大的神圣之事。

    后世的话,又哪里能体验?

    突然,陆宁又是一笑,却是想到,云床之上,那小丫头好似突然记起木桶中惊鸿一瞥看到的可怕,随之俏脸苍白的摇头,说:“奴不怕”时咬着红唇视死如归的小样子。

    陆宁又莞尔,那时候的五儿,应该真的吓坏了,或许也想到了自己说怕坏了她们性命之事,不过,想来是误解自己了,不管怎样,自己还不会失去理智,还知道疼惜她们。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冷风吹透了肩头,天上明月,也渐渐隐入乌云。

    陆宁回神,忙回屋。

    黄幔云床上,尤五娘虽还在昏睡,但鼻息平稳,陆宁才微微放心。

    不过今日的尤五娘,却不似以前那样睡得四仰八叉,而是好似小兔子一样,蜷曲在锦被中,俏脸却美滋滋的不知道做什么美梦呢,低声呢喃着,陆宁耳朵灵光,却听到她在说什么“主君”之类言语,却是在和自己说情话,平素见到自己,她可不敢说这些很是情意绵绵的言语,想来,是怕自己烦躁,她也觉得,她没有资格说这些言语。

    陆宁心里柔柔的,轻轻拂去她粉脸上一缕散乱湿漉漉青丝,突然便又想起,怀抱这拥有无穷魔力甚至绵软软身子赛过云团的无尽销魂滋味,心里又是一热,忙把头转开,目光却正落在金色缎褥上,那斑斑点点落梅,陆宁再次转头,怜爱的轻轻将她玉臂,放入了绒被……

    ……

    尤五娘嘤咛一声醒来时,外间月儿正上柳梢。

    “啊,主君……”尤五娘随之看到了,坐在床头的陆宁,便忙要起身。

    “再躺会吧!”陆宁对外面喊了声,“熬些鱼汤来!”

    尤五娘全身乏力,确实起身不得,刚起身便觉得一阵头晕,不得不又躺了下去。

    “你没事吧?”陆宁确实有些担心。

    尤五娘却又要爬起,“主君,奴,奴……”毕竟,主君坐着,她躺着,也太没规矩了,甚至要有哭音了。

    陆宁心里又是一热,却是耳边又传来她似哭似泣的娇吟。

    看锦被显现的她小身子曲线,就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你躺着吧,睡了一天一夜,先喝点鱼汤,还想吃什么,叫她们做点可口的。”陆宁又将她按下。

    一天一夜?尤五娘呆了呆,随之如遭雷击,突然惊道:“奴,奴昨日不是在做梦……是了,是了,不是梦,梦里,哪有这样……”又忙住了嘴,睡梦中,偶尔也会做被主君宠幸的春梦,可是,哪有昨天愉悦之一分一毫?真如进了仙境一般,这浴仙浴死滋味,尝过一次,可死也不冤了。

    接着,尤五娘俏脸就突然苍白,却是猛地省起,昨天自己昏厥过去之前,主君根本好像百分之一的兴头都没有尽,就算自己昏厥,主君后来尽了兴,可自己跟死人一样……

    尤五娘,裹着锦被终于挣扎起身,却是下床,跪在陆宁脚前,“主君,奴死罪,奴死罪!”

    陆宁本以为她要小解之类的,是以便没再强迫她躺下,还正想喊人来伺候西尚宫呢,却不想,她却是全身颤抖跪在自己面前,真的是吓坏了的样子。

    愕然下,陆宁随之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怕,多多少少,也能理解尤五娘们的脑回路了。

    无奈道:“快起来吧,这也不是你的错,我是神体,你不自己说过吗?”

    “奴,奴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尤五娘急得真要落泪,颤声道:“主君,今晚,今晚奴定然好好服侍主君……”就怕从此以后,主君觉得自己服侍的不好,再不理会自己。

    本来昨晚主君竟然恩宠自己,这简直就是自己家祖宗十八代的祖坟全都在冒青烟的无上喜事,但偏偏,却好像变成了噩耗。

    陆宁无奈,心说你算了吧。

    看尤五娘这惨兮兮样子,怕没个十天半月恢复不了元气。

    不过嘴上笑笑,“再看吧,你休息休息,明日进王宫。”对外道:“来人,看看西尚宫,想吃些什么。”

    又对尤五娘道:“你好好休息。”

    站起身,陆宁向外走,五儿,短时间内,看来只能将养。

    自己心头这团火。

    看来只有去打铁了!

    不知道,要多少妃子,才能令自己一夜尽欢呢?

    想到这里,陆宁咳嗽一声,颇有些心虚,快步离开。

    寝室中尤五娘,看着陆宁离去,一时诚惶诚恐,一时又喜悦无限呆呆傻笑,心情之复杂,却不是外人可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