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三十九章 如此夫婿 (下)

第三十九章 如此夫婿 (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我的帝国无双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国策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下还是谨慎些好……”折德愿干咳一声。

    陆宁笑道:“我意已决,折团练勿多言。”

    他虽是笑着说,但立时令折德愿心下一凛,不敢再多说,毕竟,自己不是他部属,便是劝谏都称不上。

    “我这就修书,约定双方轻车简从,还要劳烦折团练将书信送去太原。”

    折德愿这时心里突然一动,前段时间相处,可是知道,齐王不是普通人。

    齐王,莫不是要在白马岭搞事?

    “干脆,我就直接去太原城吧!”陆宁突然说。

    折德愿一屁股差点坐地上。

    陆宁看向折赛花,“你对太原城极为熟悉,便你领我去如何?”

    “殿下,不可……”折德愿几乎是呻吟,无论如何,都要劝谏了,毕竟,这是自己帮侄女选的佳婿啊,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不是?

    “对,你还是别跟我去了,我却是保护不得你,太原城,有精兵数万巩卫,我若带着你,怕护不得你周全!”陆宁又摇了摇头。

    折赛花看了眼陆宁,看这家伙好似说真事儿一样的神态,秀美脸蛋有些诧异,又看向黄幔外的叔叔,显然是觉得,叔叔替父亲给定的这门亲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位齐王殿下,是不是有妄想症啊?

    “殿下,我是说,殿下不能轻动……”折德愿都有些无语了。

    齐王淡淡道:“还是那句话,折团练,我意已决,你不必担心折将军安危,我不会令她同行。”

    折赛花微微蹙眉,说:“好,我和你同去。”

    折德愿目瞪口呆,忙道:“赛花……”

    折德愿脑子一片混乱,侄女性格坚强,平素言语不多,但胆大包天,给个契机,怕翻了天都能,今日,可不就是吗?夫唱妇随,来了这么一个疯子似的夫婿,她也跟着发疯。

    可这夫婿,是自己代兄长帮她选的啊?!

    折德愿欲哭无泪,齐王殿下,明明玉树临风,贵气无双,看起来,未来必然富贵不可言。

    而且齐王殿下话语不多,一看就是很有城府之人,偶尔一两句话,便能知道他见识极为高明,胸藏百万甲兵,文韬武略,样样在行,而且,其对政事,更是有极为犀利的认识,就说他说起在齐鲁推行的一条龙税法,要河北局势稳定后,也要推行,是以大体和郭老令公讲了讲,自己虽然听不太懂,但见郭老令公神色,也知道齐王殿下的策论极为高明。

    更听闻齐鲁小吏,极为精干,现今已经有数十人入河北,进入各州,而且,也在招募河北籍文人,有什么“司库教习班”,进行“专业培训”。

    这种种,都令人大开眼界。

    而河北三镇军中传言的齐王之威,虽然可能有夸张,但也八九不离十。

    这样一个人物,难道还不是侄女的佳偶吗?

    自己一直担心,这个世上没有男儿配得上侄女,委屈了侄女,可是,偏偏就遇到这么一个奇才。

    其实想也知道,刚刚十七岁,农蛮出身,现今却已经得齐鲁大部、河北半数之地,军中威望无与伦比,这能是简单的人物吗?

    数遍历史风流人物,这位齐王,不管以后怎样,也必然是青史留名的人物。

    虽然外界没见过他的人,便如自己以前也是,以为他只是在那周太祖之女永宁公主谋划下才巧妙得到了这些土地,但和这齐王殿下只要有近距离接触,便会知道,谣言害死人。

    这齐王殿下,未来无可限量。

    选了他联姻,折德愿这些天都很自豪,认为是自己的神来之笔。

    可是,怎么会?

    怎么是个疯子啊?

    折德愿,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从陆宁说正事儿,尤五娘便不再插言,这时,不由担心的看过来。

    陆宁好似知道她心思,对她笑笑:“你忘了我是神仙啦?”

    尤五娘想想,便用力点头,轻笑道:“是,奴险些忘了呢!”

    外间折德愿,更是无语,这齐王殿下身边,都是佞臣奸妃啊,这才使得齐王自高自大到,真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所到之处,诸神庇护,军民尽皆不战而降?

    折赛花,也是有些鄙夷的撇撇嘴,怕是心中觉得,这齐王殿下荒淫无道,逼迫得这般明明很有灵性的可人,也只能厚颜无耻的拍马屁才能活下去。

    “不过嘛,此事还需筹划下,折团练,你这便去太原,说我不日后,单骑拜访。”陆宁笑着说。

    折德愿憋了好半天,终于低声道:“殿下恕罪,小将难以从命!”

    陆宁微微一怔,随之笑了笑,对这折德愿,倒多了几分好感,而且,折家,看来是真心和自己联姻无疑,至少,折德愿是真心的。

    琢磨了下,笑道:“如此,我自己遣派使者吧,折团练,你便留下多玩几天。”

    折德愿拱手:“是!”心说自己这便赶紧去镇州,请郭老令公出面,劝说齐王殿下打消这疯子般的念头。

    陆宁正要起身,内殿角门,匆匆进来一名排风婢,单膝跪倒,双手奉上一封贴着“第一等飞马快报”的红皮信笺,“主父,有东海八百里加急!”

    现今府中对陆宁的称呼,已经等级森严,都是尤五娘没事儿琢磨出来的东西,夫人等,称呼陆宁自然随意,“殿下”“主君”“主人”“主父”不等;大小蜜桃,是最高等级女官,称呼陆宁“殿下”“主人”“主父”,却不能称呼陆宁“主君”,当然,大小蜜桃很多时候,都是称呼陆宁为“主人”;而其余女官婢女排风婢等,就只能称呼陆宁为“主父”以显敬畏之意。

    对称呼之类的,陆宁也不太理会,拿起急报,拆开看。

    齐鲁及河北境内,最先恢复的便是驿报系统。

    陆宁身子突然一震,便是折赛花都看出异样,有些诧异的看过来。

    八百里急报,短短一句话,却是说,唐主突然病逝。

    那老人,果然,前次一别,真的是最后一面。

    心里,突然有些伤感。

    怔忡了一会儿,陆宁长长叹口气,“唐国生变,我这便回兖州,会盟之事,暂且作罢,我修一封书信,还请折团练带给汉主,以示友好。”

    人算不如天算,原本一些谋划,只能暂时搁置。

    折德愿倒是大大松口气,连声说:“好,好。”

    犹豫了下,又道:“殿下,我有几句话,想说与殿下,能不能让赛花回避一二……”

    折赛花站起身,对陆宁微微躬身抱拳:“殿下,妾身告退!”

    折德愿长长吐出口气,自己这侄女,总算没用“本将”“小将”之类的自称。

    折赛花出黄幔,大步走出殿堂,折德愿却是欲言又止,西宫娘娘还在,有些话不得说。

    “主君这次南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折家妹妹的亲事可不能再拖了,就今日成婚如何?主君也可带折家妹妹,去见识江南万里风光。”黄幔里,娇滴滴的声音。

    折德愿一呆,这正是他想说的,唐国生变,只怕齐王要深度介入,怕是三五年内,再不能北来,从他和齐王接触来看,如果齐王不发疯,这次唐国生变应该是齐王地盘扩张的一个契机,而齐王势力越大后,再成亲结亲,就远不如现今正式结亲了。

    西宫娘娘,却是把他踌躇之言都说了出来。

    站起躬身道:“殿下,赛花看似粗鲁,实则自幼便得唐礼教化,殿下说孤身去太原,赛花便要陪同,可不是气话,她自知道出嫁从夫的道理,所以,便是和汉郭皇后姐妹相称,却还是以殿下为大!”

    陆宁其实也感觉到了,折赛花纵算心里有千般不满,但这大节上显然深受中原礼法影响。

    不过此刻,唐主病逝的噩耗,令心情有些复杂,也懒得多想,点点头:“好吧,就如你们所言。”

    说完才一怔,这,这,自己刚才答应了什么?

    真的,要,要娶那佘老太君?……

    心里,突然就有些发虚,想找借口再推脱,可是,显然木已成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