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五十章 三十万公再进击,有大鱼!(上)

第五十章 三十万公再进击,有大鱼!(上)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我的帝国无双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国策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海公姐姐成婚,海州刺史杨昭不知道从哪里听闻,却是颠颠的来了东海。

    婚宴之日,整个东海城都喜气洋洋的,东海公在全城派发喜饼、猪肉干,街上的几个乞儿欢天喜地的唱起了歌颂东海公的小调,只是第二日,这些乞儿就被衙役抓走,送去了瓷窑、砖窑、匠铺做工,按东海公令喻,本国不许乞儿存在,健康行乞者,判劳役,统一由司隶监管理,包括因为各种缘由被充的官奴,都由司隶监管理,男奴多从事体力活,女奴以纺织为主,而不管男奴女奴,除了吃住,也有微薄工钱。

    司隶监,分别有男女主事,管理男奴女奴事务,男女主事,都听命于东尚宫。

    而成婚之日,司隶监女奴们的巨幅刺绣“凤求凰”美轮美奂,更是惊艳当场。

    陆二姐上花轿前,抱着母亲哭个不停,而一直对这个女儿冷冰冰的李氏,也终于泣不成声。

    陆宁也沉浸在一种喜悦又伤感的情绪中,久久不能自拔。

    ……

    东海邸店,茶肆是二层楼,一层卖大碗粗茶,二层卖香茗,光顾的群体也自不同。

    傍晚时分,陆宁和杨昭就坐在了茶楼二层雅间,品茶聊天。

    “这海州,看来是龙虎升腾之地,好啊,好!”杨昭探着兰花指抚茶盖品茶,嘴里在叫好,却是很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看来,他的消息也很灵通。

    他叹息的也对,一个小小的海州,有了一个东海公还不够,现在又来一个郑王,那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了!

    以后他这海州刺史,还做的有什么意思?

    陆宁笑笑,说:“杨兄过虑了,也许我们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呢?”

    “那是,那是!”杨昭尴尬的笑笑,对东海公这些不成体统的称呼已经渐渐免疫,话题就转向了东海港,将陆宁一通夸赞,又突然压低声音问:“东海公,下官问一句,海州设军镇,听闻是筹建海中之军,是想,奇袭北国么?”

    陆宁笑道:“以后也许吧,不过靖海军一事,我看多半要黄摊子,传得你都沸沸扬扬了,动静太大了,怕是会起变故。”

    杨昭怔了下,随之默默点头,若有所思。

    便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

    好像是在骂茶博士,为什么来到东海,反而喝不到上品的海州茶,海州茶不就是东海山茶树产的吗?

    这纯属无理取闹了,东海山上茶树不多,以往是送到长安的贡品,现今则是送到金陵的贡品,

    陆宁前世也喜欢品茶,知道这东海山,后世叫云台山,海州茶真正能走入民间,要到宋代茶农在东海山上培育更多茶树,才有了后世的云雾茶,现在,海州茶偌大的名气,但便是富商巨贾,等闲也是难以喝到真品的,海州的茶肆也好,东海的茶楼也罢,借用海州茶的招牌而已,茶确实是海州所产,但不是东海山上的茶树。

    所不然,区区几十文钱,便想喝到贡品?开什么玩笑?他爸是李刚也不行啊,毕竟李刚按现今体制,仅仅是一名小小胥吏。

    陆宁本来懒得理会,却听闹事的越骂越凶,说什么别以为他分辨不出这是不是海州茶,他喝过真正的海州茶,这茶肆是黑店,他要砸了这黑店。

    “啪”一声,弹琵琶的小姑娘挨了一嘴巴,然后就是掀翻桌椅的声音,看样子,还真要把这店砸了。

    “杨兄,我去看看。”陆宁蹙眉。

    他一向不喜欢出个门前呼后拥,现在便是大小蜜桃好似都渐渐在东海城里有了些小名气,知道有国主有两位超级凶器的女扈从,都会用剑,而且喜欢穿着胡装,虽然很多人没真正见过大小蜜桃,但名声传出去了。

    今日陆宁也就没带她俩来,和杨昭都是便装,来喝个清净茶。

    而对国主的安全,其实阖府上下,重要人物人人都知道,要能伤的了国主的,便是跟着几十个侍从,那也无济于事,但是,知道是知道,国主单独出街可还行?在一层,自有几名粗布衣裳的精壮汉子大口喝着碗茶,实则都是公府典卫。

    听到上面有吵闹,那几名典卫先冲了上来,见没惊扰到国主,也就站在一边看热闹,毕竟他们的职责,不是排解纠纷。

    “报官?!本郎君也正要报官呢!”站在胖胖掌柜面前,神态极为嚣张的是一名年轻公子哥,锦袍玉带,束发金冠上明珠,比陆宁御赐的那金冠上明珠小不了多少,不过陆宁今天穿的便装,只是想,喝杯茶而已。

    公子哥手下几个仆役,已经将他所坐雅间的桌椅打砸的差不多了,抱着琵琶卖唱的小姑娘,正捂着红肿的小脸低声哭,琵琶也已经被砸碎。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远点!你,去报官!”公子哥喝骂着围观的人群,又指了指被他命令去报官的那仆役,“你就直接去公海县公府,就说燕王的信使到了!”

    那胖胖掌柜本来满脸气愤,在东海,还真没拔横的了,从当年刘志才到泥江口的王缪,这最横的都被国主收拾了,而且国主律下极严,衙役差官,也和以前作派大不一样,至少,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的鱼肉百姓了。

    至于外来官宦,好似,从本县被封国后,这里,还有外来官宦吗?好似好久没见到了,想来就是州府官员来,也都夹着尾巴,哪里像以前那样恨不得铜锣开道来大逞威风呢?

    外来商贾,更没有嚣张跋扈的,来东海,不是为了和气生财,是来这装大爷没事找事么?

    所以,胖掌柜好久好久,没见到眼前这等场面了,心里正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心说等官差来,看你怎么说?

    可胖掌柜听到公子哥最后一句话,说是“燕王的信使”,吓得脸色一下就变了。

    信使和信差还不一样,这信使,说明至少是能在燕王面前说话的人,说不定信里有些隐晦之事不能写明的,由信使带到,就算不是燕王的亲信,但至少,不会是普通的仆役之流。

    而且,这青年郎君,看装束,就不会是什么随从的身份。

    燕王,那可是当今圣天子的长子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立了太子呢,那就是未来的圣天子。

    他委派的信使,这身份,能低得了吗?而且来到东海,他也代表着燕王的脸面啊。

    自己得罪了他,只怕,只怕国主会大大见责了。

    一时间,胖掌柜如坠冰窟,自己完了,甚至自己的亲眷,也必然受连累,都要被发到司隶监为奴吗?

    国主,有仁慈的一面,但也有铁腕的一面,那真是令行禁止,府令一出,街面上的乞儿,立时一扫而空,有那身体强健家里有田地,但见现今行商较多,市面繁华,而出来行乞的,都被国主处以了笞刑,从十板子到五十板子不等。

    自己,如果触怒的这位也是皇族中人,那按照和唐律一脉相承的本朝律法升元格,那就可能是十恶的重罪,便是大赦时,犯下十恶之罪的人犯也不在赦免之列,所以民间,才有十恶不赦的说法。

    胖掌柜越想越是害怕,失魂落魄,莫说瞪视那燕王信使,腿一软,便跪了下来,颤声道:“贵人,贵人请恕罪,小民不知是贵人,小民不知啊……”

    贵公子冷笑,“我管你知不知?竟敢用劣茶欺骗本郎君,还口口声声报官,那本郎君就与你经官……”

    “我说,海州茶分很多种,不是贡茶才是海州茶,你想喝贡茶,我这里有,你要出多少银钱啊?”旁侧,突然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贵公子侧目看去,说话的是一位少年郎,生得俊秀,身材高大,让人有点仰视的感觉,这令贵公子心里立时升起几分不爽。

    说话的,自然是陆宁,听到这公子哥自称是燕王信使,陆宁有些莫名其妙,但看这公子哥作派,就知道他不是虚声恐吓,不过燕王好端端,给自己写什么信?

    “你有海州贡茶?”贵公子冷笑打量着陆宁。

    陆宁微微一笑:“如果不信,我们赌上一睹,三十万贯的彩头,如何?”

    贵公子一怔,打量陆宁的眼神就深邃起来。

    这时陆宁身旁脚步声响,杨昭略有些尖细的声音在陆宁耳畔响起,“金陵葛家的,看他年纪,应该是葛家四郎,老来得子,最得葛员外喜欢。”

    金陵葛家?

    如果说金陵周家,也就是大小周后的家族是官商的代表,是最富有的官商阶层。

    葛家,就是最富有的商贾代表,当然,其家主葛员外仕途出身,曾任户部度支司员外郎,后辞官专职行商,不过时人还是习惯尊称一声“葛员外”。

    而且到了周宗、葛员外这种财富积累的程度,不和官家发生关系是不可能的,不然分分钟被抄家灭族了。

    葛员外时常资助燕王军费,和皇太弟也关系紧密,算是左右逢源,两边都押宝。

    面前这公子哥,就是葛员外的第四子?

    陆宁看着这葛四郎,心说看来葛家和燕王的关系果然不寻常,不然也不会差这第四子做燕王的信使,不过,左右逢源之道可不好走,左右逢源,最终就可能是左右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尤其作为商贾,后世血淋淋的例子太多了。

    “三十万贯,是吧?我和你赌,但是,我来出题目,可以否?”葛四郎看着陆宁笑了,笑得很开心。

    陆宁就明白,他猜到了自己是谁,但不说破,却要和自己赌,看来,对自己也很不服气。

    以葛家和燕王的消息源,他猜到自己是谁并不难,对自己不服气,好像……也是应该的。

    二世祖嘛,最讨厌暴发户不是?

    而且,自己还是个不知所谓,屡赌屡赢,看起来狗屎运都飞上天了的暴发户。

    其父和燕王,偏偏都不是简单人物,说不定有那么一点点重视自己,或许说过一鳞半爪对自己不是那么太轻蔑的言语。

    那这二世祖,就更不会服气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