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章 感同身受,莫过于如此

茗水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最快更新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最新章节!

    这次,他是真的大意了。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大发雷霆,甚至将青烟一掌拍死。

    不知为何,他也只是见了青烟两次,但却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眉眼,那气息,甚至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冷,都让他沉沦,把持不住。

    但他确定,青烟不是他的风希,而且风希也没有妹妹。

    难道青烟是她前世的女儿?

    胡乱想了一通,伏骻都被自己的想法,给气乐了。

    他摊开满是鸡皮的双手,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是不是活的太久了?

    百万年了,从天地之初到现在,虽然他身为魔皇,又有百万魔军,但他始终都知道,他是孤独的,孑然一身。

    这世上除了风希,他从没有挂念过任何一个人。

    他活着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将风希妹妹从那个男人的怀中,夺过来。

    可是,他等了这么多年,争了这么多年,与那个男人斗了这么多年。

    他始终都是一个人。

    为什么?

    难道活该他就是孤独的吗?

    “不行!”想罢,伏骻握紧了双手,浑浊的双眸凝出一抹冷寒。

    “凭什么?风希与那个男人已经在一起百万年了,难道还要再来个百万年?”

    那他怎么办?

    百万年来,他为之奋斗的目标又是为了什么?

    一统六域吗?

    爱江山更爱美人吗?

    可是他既想要江山,又想要美人!

    他不能就此作罢,他要修炼,他要打败伏牺,更要三界,六域众生向他俯首称臣!

    只要手中有了至高无上的的权利,只要伏牺死了,还怕风希不乖乖的投向他的怀抱?

    “呵呵!”伏骻满是沟壑的老脸,阴鸷的笑了笑。

    回首将一件墨色斗篷套在了身上,闪身离去。

    就在伏骻离开后不久,一抹红色的丽影站在洞府的山崖边,无骨的玉手摸了摸怀中的白色小貂,红润的朱唇,勾起一抹冷笑。

    随即,纵身一跃。

    ……

    花香满枝头,银雪簌簌……乍看怀柳巷,绿女迎来往……

    此时,坐在金銮的羽背,向着感应之地而去的谷幽兰三人,落在了山谷另一侧的密林边。

    “焱,你们听到了吗?”还未落地,谷幽兰就听到了一缕琴声。

    琴声如泣,似有若无,歌声空鸣,仿佛一个青楼女子在诉说着世间的沧桑。

    “听到什么?”腓腓虚弱的问了一句,豆大的汗珠,从他苍白的脸上,止不住的往下滴落。

    “小腓,是不是很痛?”谷幽兰赤红着眼眶,握住腓腓的双手,心都跟着颤抖。

    “没事的,姐姐,我还能坚持!”腓腓扯出一抹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找到了!”谷幽兰颤抖着声音,握着腓腓的手,紧了紧。

    “我方才听到有人再吟词牌!”谷幽兰将她听到的琴声,告诉了焱和腓腓。

    此时的金銮,已经变回了人形,听到谷幽兰的话,他满脸懵炫的挠了挠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主子,哪里有人在吟什么词牌啊?”

    话落,大脑袋四下望了望,“主

    子,这里荒无人烟,四处都是密林,哪里会有人在这里吟词?”

    焱自然是相信谷幽兰的。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这里的密林,乃是一处幻化而出的秘境。

    只是现在的腓腓,全身的力气都在抵御那种异样的痛,根本无暇查看四周的环境。

    “丫头,你说的没错!”

    “焱,你也听到了?”谷幽兰激动的问向焱,她就知道,她没有出现幻觉。

    然……

    焱却摇了摇头,紫色的眸子一本正色,“我并没有听到琴声!”

    “……”,谷幽兰皱了皱眉,“那你……”

    小腓都疼成那样了,焱还在这里开玩笑。

    谷幽兰当即就有点不高兴。

    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轻轻拍出一掌,打在腓腓的背上,给他输入灵力。

    直到腓腓的脸色有些好转,他才道,“这个密林乃是有人幻化出来的!”

    “幻境?”谷幽兰诧异了,皱了皱眉,为何同为冥神的她,没有看出来?

    难道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冥神吗?

    谷幽兰一边叹气,一边向四周望了望。

    正如金銮所说,这里荒无人烟,密不透风的树林,可是方才她的确是听到了啊!

    ‘铮……铮……’

    正在这时,方才那缕琴音突然变换了曲调。

    曲调不再是温柔缱绻的,而是变得更加的冷冽,缕缕琴音透着瑟瑟杀伐。

    仿佛是在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数以万计的喊杀声,刀枪剑戟相互碰撞,血肉横飞,鲜血四溅。

    突然,一柄长枪冲着谷幽兰的心口,猛的飞射过来。

    谷幽兰下意识的想用灵力阻挡。

    可是……

    谷幽兰傻眼了,此刻的她双手之间,一丝灵力都没有,她赶紧调用全身的灵力。

    结果,神识内一片虚无。

    可是长枪根本就不容她所想,以凌厉之势冲着她飞射而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浑身染满鲜血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飞奔过来,用自己身体,生生的挡住了那柄长枪。

    “噗!”长枪从他的心口处,狠狠的穿透,直到从背后穿出一大截。

    “不!”谷幽兰的心口一阵痛意,一个健步冲向那名男子,将他即将倒下的身躯,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阿姐……呕……”,男子猛的吐出一口黑血,伸出满是鲜血的手,颤抖着抚摸着谷幽兰的脸颊,“阿姐,你还……活着,真好!”

    此刻的谷幽兰都懵了,满脑子嗡嗡的,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加不知道她全身的灵力乃至修为都为何消失了。

    她抱着怀中的男子,听着他一声声的叫着自己“阿姐。”

    “阿,姐……你,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了,我们圣域才会……”。

    话落,男子的瞳眸失去的光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抚摸着谷幽兰的手,也无力的垂落到地上。

    心口的痛,再也抑制不住了,谷幽兰嘶声力竭的大喊了一声,“不!不要……”。

    瞬息间,脑海中炸裂,似有无数的记忆之潮,一股脑的冲入幽兰的大脑。

    此处是一个被神祇抛弃的大陆,名为遗

    忘之州。

    州内有五大势力,她乃是第一大势力,圣域的域主。

    此番,是其他四大势力联合,想要铲除圣域,分割名下的势力,所引发的一场旷世之战。

    怀中的男子是她一母所出的亲弟弟,名姬腓,而她自己叫姬羽,她们还有一个小妹,叫姬菲儿,与姬腓是胎生龙凤。

    就在几天前,第二大势力弑天域绑架了姬菲儿,并以其杀害了域主的庶子为名,联合其他几大势力,一同讨伐圣域。

    作为圣域之主,姬羽当即召集大军,与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

    但怎奈,四大势力早有准备,兵力强盛,他们以一己之力,已经支持了三天三夜。

    看着战场上,层层叠叠堆积的尸体,姬羽的心,一点点的下沉。

    这是老天要亡了圣域吗?

    他们已经被神祇抛弃了,难道还要自我毁灭吗?

    一抹嘲讽,一抹讥笑从姬羽的嘴角弥漫……

    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和鲜血紧裹的战甲,姬羽将怀中男子的身躯,抱得更紧了。

    她空出一只手,撕下一块裙摆,为怀中的姬腓,轻轻擦去了脸上的脏污和血渍。

    一张本该是充满了阳光般的少年的脸,此刻却满是苍白的死气。

    “小腓,你怎么这么傻?”姬羽颤抖着身子,喉中满是哽咽。

    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水滴落在姬腓的脸上,可是怀中的男子,再也没有任何感应了。

    泪水顺着他那张苍白的脸,汩汩的流到了地上。

    一滴,一滴,滴滴哒哒……

    姬羽从没有像此刻这般的绝望过。

    家没了,唯二的两个弟,妹也没了,她还活着有何意义?

    报仇吗?

    想到这里,她再次向四周望了望。

    圣域的士兵都已经死了,姬菲儿的尸体被倒掉在城墙上,整个圣域,只有她一个人还活着。

    与其这样欺辱的活着,即使满腔的怒火,她又能活多久?

    不如就这样死了吧,黄泉路上还有弟弟妹妹在等着她。

    他们已经被神抛弃了,她不能再抛弃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里,又看了看四周围剿过来,密密麻麻的敌人,姬羽掏出腰间的匕首,猛的朝着自己的喉咙割去……

    霎时间,鲜血四溅,漫天漫地飘洒着浓稠的血雾……

    血腥之气还在鼻中蔓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等谷幽兰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尸骨堆积的战场,只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

    然而,四下里,只有她一个人。

    焱不在,腓腓也不在,甚至金銮都没有踪影。

    谷幽兰想起来了,焱方才说,这里的密林是一处幻境。

    难道方才,她似亲身经历的事情,都是这幻境里面呈现的?

    难道那个姬羽是她前几世的经历?

    那幻境里的姬腓……想到躺在姬羽怀中,那张熟悉的脸庞……不是小腓又是谁?

    怪不得,每次腓腓对地沌珠的感应都比她还要强烈。

    原来,每一次地沌珠的凝结,都是腓腓亲身参与过的。

    心还在隐隐作痛,感同身受,莫过于如此。

    就在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