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剑来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阳春面上的葱花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阳春面上的葱花

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大主宰完美世界圣墟雪鹰领主修罗天帝狂仙斗破苍穹超级兵王在都市无敌升级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卢穗站起身,兴许是清楚身边朋友的性子,起身之时,就握住了任珑璁的手,根本不给她坐在那儿装聋作哑的机会。

    卢穗微笑道:“见过陈公子。”

    陈平安笑道:“卢仙子喊我二掌柜就可以了。”

    卢穗微微一笑,似乎眼中有话要讲却未说。

    陈平安笑道:“那我也喊卢姑娘。”

    在酒铺帮忙的张嘉贞已经跑来,只带酒碗不带酒。

    卢穗帮着陈平安倒了一碗酒,举起酒碗,陈平安举起酒碗,双方并不磕碰酒碗,只是各自饮尽碗中酒。

    任珑璁也跟着抿了口酒,仅此而已,然后与卢穗一起坐回长凳。

    白首双手持筷,搅拌了一大坨阳春面,却没吃,啧啧称奇,然后斜眼看那姓刘的,学到没,学到没,这就是我家兄弟的能耐,里边全是学问,当然卢仙子也是极聪慧、得体的。白首甚至会觉得卢穗如果喜欢这个陈好人,那才般配,跑去喜欢姓刘的,就是一株仙家花卉丢菜圃里,山谷幽兰挪到了猪圈旁,怎么看怎么不合适,只是刚有这个念头,白首便摔了筷子,双手合十,满脸肃穆,在心中念念有词,宁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卢穗配不上陈平安,配不上陈平安。

    任珑璁先前与卢穗一起在大街尽头那边观战,然后遇到了齐景龙和白首,双方都仔细看过陈平安与郁狷夫的交手,如果不是陈平安最后说了那番“说重话需有大拳意”的言语,任珑璁甚至不会来铺子这边喝酒。

    任珑璁其实更接受齐景龙这种修道之人,有道之人,对于这会儿坐在同一张酒桌上的陈平安,印象实在平平。倒不是瞧不起陈平安卖酒卖印章卖折扇,事实上,任珑璁有一次下山历练,险象环生,同行师门长辈和同辈尽死,她独自流落江湖,日子极苦,酒铺这边的老旧桌凳,非但不会厌恶,反而有些怀念当年那段煎熬岁月的摸爬滚打,可是陈平安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任珑璁觉得别扭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可能是陈平安太像剑气长城这边的人,反而没有浩然天下修道之人的气息,可能是那么多不同阵营、不同境界的观战剑修,都对这个二掌柜很不客气,而那种不客气,却是任珑璁自己,以及她许多师长根本无法想象的场景,甚至可能是明知自己求而不得的一种奇怪氛围。

    只能说任珑璁对陈平安没意见,但是不会想成为什么朋友。

    毕竟一开始脑海中的陈平安,那个能够让陆地蛟龙刘景龙视为挚友的年轻人,应该也是风度翩翩,浑身仙气的。

    只可惜眼前这位二掌柜,除了穿着还算符合印象,其余的言行举止,太让任珑璁失望了。

    至于陈平安如何看待她任珑璁,她根本无所谓。

    其实原本一张酒桌位置足够,可卢穗和任珑璁还是坐在一起,好像关系要好的女子都是这般。关于此事,齐景龙是不去多想,陈平安是想不明白,白首是觉得真好,每次出门,可以有那机会多看一两位漂亮姐姐嘛。

    卢穗聊了些关于郁狷夫的话题,都是关于那位女子武夫的好话。

    陈平安一一听在耳中,没有不当回事。

    第一,卢穗这般言语,哪怕传到城头那边,依旧不会得罪郁狷夫和苦夏剑仙。

    第二,郁狷夫武学天赋越好,为人也不差,那么能够一拳未出便赢下第一场的陈平安,自然更好。

    第三,卢穗所说,夹杂着一些有意无意的天机,春幡斋的消息,当然不会无中生有,以讹传讹。显而易见,双方作为齐景龙的朋友,卢穗更偏向于陈平安赢下第二场。

    任珑璁不爱听这些,更多注意力,还是那些喝酒的剑修身上,这里是剑气长城的酒铺,所以她根本分不清楚到底谁的境界更高。

    但是在家乡的浩然天下,哪怕是在风俗习气最接近剑气长城的北俱芦洲,无论是上桌喝酒,还是聚众议事,身份高低,境界如何,一眼便知。

    结果这铺子这边倒好,生意太好,酒桌长凳不够用,还有愿意蹲路边喝酒的,但是任珑璁发现好像蹲那吭哧吭哧吃阳春面的剑修当中,先前有人打招呼,打趣了几句,所以分明是个元婴剑修!元婴剑修,哪怕是在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很多吗?!然后你就给我蹲在连一条小板凳都没有的路边,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在浩然天下任何一个大洲的山下世俗王朝,元婴剑修,哪个不是帝王君主的座上宾,恨不得端出一盘传说中的龙肝凤髓来?

    关键是这老剑修方才见着了那个陈平安,就是骂骂咧咧,说坑完了他辛苦积攒多年的媳妇本,又来坑他的棺材本是吧?

    然后那个与卢穗闲聊的二掌柜,便与卢穗告罪一声,然后伸长脖子,对那个老剑修说了个滚字,然后冷笑着使了个眼色,结果堂堂元婴剑修,瞥见路边某位已经吃喝起来的男子背影,哎呦喂一声,说误会了误会了,只怪自己赌艺不精,二掌柜这种最讲良心的,哪里会坑人半颗铜钱,只会卖天底下最实惠的仙家酒酿。然后老人拎了酒掏了钱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朝地上吐唾沫,说二掌柜你良心掉地上了,快来捡,小心被狗叼走。酒铺那边一个个大声叫好,只觉得大快人心,有人一个冲动,便又多要了一壶酒。

    任珑璁觉得这里的剑修,都很怪,没脸没皮,言行荒诞,不可理喻。

    陈平安微微一笑,环顾四周。众人疑心重重,有人一说破,疑也不疑了,最少也会疑心骤减许多。

    我这路数,你们能懂?

    不过一想到要给这个老王八蛋再代笔一首诗词,便有些头疼,于是笑望向对面那个家伙,诚心问道:“景龙啊,你最近有没有吟诗作对的想法?我们可以切磋切磋。”

    至于切磋过后,是给那老剑修,还是刻在印章、写在扇面上,你齐景龙管得着吗?

    齐景龙微笑道:“不通文墨,毫无想法。我这半桶水,好在不晃荡。”

    陈平安对白首说道:“以后劝你师父多读书。”

    白首问道:“你当我傻吗?”

    姓刘的已经足够多读书了,还要再多?就姓刘的那脾气,自己不得陪着看书?翩然峰是我白大剑仙练剑的地儿,以后就要因为是白首的练剑之地而享誉天下的,读什么书。茅屋里边那些姓刘的藏书,白首觉得自己哪怕只是随手翻一遍,这辈子估计都翻不完。

    陈平安点头道:“不然?”

    白首拿起筷子一戳,威胁道:“小心我这万物可作飞剑的剑仙神通!”

    齐景龙会心一笑,只是言语却是在教训弟子,“饭桌上,不要学某些人。”

    白首欢快吃着阳春面,味道不咋的,只能算凑合吧,但是反正不收钱,要多吃几碗。

    卢穗笑眯起眼。

    这会儿的齐景龙,让她尤为喜欢。

    陈平安笑道:“我这铺子的阳春面,每人一碗,此外便要收钱了,白首大剑仙,是不是很开心?”

    白首抬起头,含糊不清道:“你不是二掌柜吗?”

    陈平安点头道:“规矩都是我订的。”

    白首非但没有恼火,反而有些替自家兄弟伤心,一想到陈平安在那么大的宁府,然后只住米粒那么小的宅子,便轻声问道:“你这么辛苦挣钱,是不是给不起聘礼的缘故啊?实在不行的话,我硬着头皮与宁姐姐求个情,让宁姐姐先嫁了你再说嘛。聘礼没有的话,彩礼也就不送给你了。而且我觉得宁姐姐也不是那种在意聘礼的人,是你自己多想了。一个大老爷们没点钱就想娶媳妇,确实说不过去,可谁让宁姐姐自己不小心选了你。说真的,如果我们不是兄弟,我先认识了宁姐姐,我非要劝她一劝。唉,不说了,我难得喝酒,千言万语,反正都在碗里了,你随意,我干了。”

    看着那个喝了一口酒就打哆嗦的少年,然后默默将酒碗放在桌上。

    陈平安挠挠头,自己总不能真把这少年狗头拧下来吧,所以便有些怀念自己的开山大弟子。

    ————

    剑仙陶文蹲在路边吃着阳春面,依旧是一脸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愁苦神色。先前有酒桌的剑修想要给这位剑仙前辈挪位置,陶文摆摆手,独自拎了一壶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和一碟酱菜,蹲下没多久,刚觉得这酱菜是不是又咸了些,所幸很快就有少年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那几粒鲜绿葱花,瞧着便可爱喜人,陶文都不舍得吃,每次筷子卷裹面条,都有意无意拨开葱花,让它们在比酒碗更小的小碗里多待会儿。

    这次挣钱极多,光是分账后他陶文的收益,就得有个七八颗谷雨钱的样子。

    因为几乎谁都没有想到二掌柜,能够一拳败敌。

    最开始的陶文也不信,毕竟对方是郁狷夫,不是什么绣花枕头,纯粹武夫问拳切磋,相互打生打死,没个几十上百拳,说不过去,又不是很容易瞬间分胜负的剑修问剑,但是二掌柜言之凿凿,还保证若是自己无法一拳赢下,本次坐庄,陶大剑仙输多少神仙钱,他酒铺这边全部用酒水还债。陶文又不傻,当时便继续埋头吃面,没兴趣坐这个庄了,二掌柜便退了一步,说以钱还钱也行,但是先前说好的五五分账,他陈平安得多出两成,七三分,陶文觉得可行,连杀价都懒得开口,若真是陈平安能够一拳撂倒郁狷夫,只要自己这坐庄盘子开得大,不会少赚,不曾想二掌柜人品过硬,说跟陶大剑仙做买卖,光是剑仙就该多赚一成,所以还是六-四分账,不要白不要,陶文便点头答应下来,说若是万一输了钱,老子就只砸那些破酒桌,不出飞剑。

    陶文身边蹲着个唉声叹气的年轻赌棍,这次押注,输了个底朝天,不怨他眼光不好,已经足够心大,押了二掌柜十拳之内赢下第一场,结果哪里想到那个郁狷夫明明先出一拳,占了天大便宜,然后就直接认输了。所以今儿年轻剑修都没买酒,只是跟少输些钱就当是挣了钱的朋友,蹭了一碗酒,再白吃酒铺两碟酱菜和一碗阳春面,找补找补。

    陶文说道:“程筌,以后少赌钱,只要上了赌桌,肯定赢不过庄家的。就算要赌,也别想着靠这个挣大钱。”

    年轻人从小就与这位剑仙相熟,双方是临近巷子的人,可以说陶文是看着程筌长大的长辈。而陶文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剑仙,从无依附豪阀大姓,常年独来独往,除了在战场上,也会与其他剑仙并肩作战,不遗余力,回了城中,就是守着那栋不大不小的祖宅,不过陶剑仙如今虽然是光棍,但其实比没娶过媳妇的光棍还要惨些,以前家里那个婆娘疯了很多年,年复一年,心力憔悴,心神萎靡,她走的时候,神仙难留下。陶文好像也没怎么伤心,每次喝酒依旧不多,从未醉过。

    程筌无奈道:“陶叔叔,我也不想这么赌啊,可是飞剑难养,到了一个关键的小瓶颈,虽然无法帮我提升境界,但破不破瓶颈,太重要了,我缺了好多神仙钱,陶叔叔你看我这些年才喝过几次酒,去过几次海市蜃楼,我真不喜欢这些,实在是没法子了。”

    说到这里,程筌抬起头,遥遥望向南边的城头,伤感道:“天晓得下次大战什么时候就开始了,我资质一般,本命飞剑品秩却凑合,可是被境界低拖累,每次只能守在城头上,那能杀几头妖挣多少钱?若是飞剑破了瓶颈,可以一鼓作气多提升飞剑倾力远攻的距离,最少也有三四里路,就算是在城头,杀妖便快了,一多,钱就多,成为金丹剑修才有希望。再说了,光靠那几颗小暑钱的家底,缺口太大,不赌不行。”

    陶文问道:“怎么不去借借看?”

    程筌苦笑道:“身边朋友也是穷光蛋,即便有点余钱的,也需要自己温养飞剑,每天吃掉的神仙钱,不是小数目,我开不了这个口。”

    陶文吃了一大口阳春面,夹了一筷子酱菜,咀嚼起来,问道:“在你婶婶走后,我记得当时跟你说过一次,将来遇到事情,不管大小,我可以帮你一回,为何不开口?”

    程筌咧嘴笑道:“这不是想着以后能够下了城头厮杀,可以让陶叔叔救命一次嘛。如今只是缺钱,再忧心,也还是小事,总比没命好。”

    说到这里,程筌脸色惨白,既愧疚,又忐忑,眼神满是后悔,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耳光。

    陶文神色自若,点头道:“能这么想,很好。”

    程筌也跟着心情轻松起来,“再说了,陶叔叔以前有个屁的钱。”

    陶文笑了起来,“也对。”

    陶文以心声说道:“帮你介绍一份活计,我可以预支给你一颗谷雨钱,做不做?这也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个二掌柜的想法。他说你小子面相好,一看就是个实诚人厚道人,所以比较合适。”

    程筌听到了心声涟漪后,疑惑道:“怎么说?酒铺要招长工?我看不需要啊,有叠嶂姑娘和张嘉贞,铺子又不大,足够了。何况就算我愿意帮这个忙,牛年马月才能凑足钱。”

    陶文无奈道:“二掌柜果然没看错人。”

    一个小口吃阳春面的剑仙,一个小口喝酒的观海境剑修,鬼鬼祟祟聊完之后,程筌狠狠揉了揉脸,大口喝酒,使劲点头,这桩买卖,做了!

    陶文记起一件事,想起那个二掌柜之前说过的一番话,就照搬拿来,提醒程筌:“坐庄有坐庄的规矩,赌桌有赌桌的规矩,你要是与朋友义气混淆在一起,那以后就没得合作机会了。”

    程筌点点头。

    程筌走后没多久,陈平安那边,齐景龙等人也离开酒铺,二掌柜就端着酒碗来到陶文身边,笑眯眯道:“陶剑仙,挣了几百上千颗谷雨钱,还喝这种酒?今儿咱们大伙儿的酒水,陶大剑仙不意思意思?”

    陶文想了想,无所谓的事情,就刚要想要点头答应下来,不料二掌柜急急忙忙以言语心声说道:“别直接嚷着帮忙结账,就说在座各位,无论今天喝多少酒水,你陶文帮着付一半的酒水钱,只付一半。不然我就白找你这一趟了,刚入行的赌棍,都晓得咱俩是合伙坐庄坑人。可我要是故意与你装不认识,更不行,就得让他们不敢全信或是全疑,将信将疑刚刚好,以后咱俩才能继续坐庄,要的就是这帮喝个酒还抠抠搜搜的王八蛋一个个自以为是。”

    陶文以心声骂了一句,“这都什么玩意儿,你脑子有事没事都想的啥?要我看你要是愿意专心练剑,不出十年,早他娘的剑仙了。”

    不过陶文还是板着脸与众人说了句,今天酒水,五壶以内,他陶文帮忙付一半,就当是感谢大家捧场,在他这个赌庄押注。可五壶以及以上的酒水钱,跟他陶文没一文钱的关系,滚你娘的,兜里有钱就自己买酒,没钱滚回家喝尿吃奶去吧。

    陈平安听着陶文的言语,觉得不愧是一位实打实的剑仙,极有坐庄的资质!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看人眼光好。

    陈平安小口喝着酒,以心声问道:“那程筌答应了?”

    陶文放下碗筷,招手,又跟少年多要了一壶酒水,说道:“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不刻意帮程筌吧?”

    陈平安说道:“知道,其实不太愿意他早早离开城头厮杀,说不定还希望他就一直是这么个不高不低的尴尬境界,赌棍也好,赌鬼也罢,就他程筌那性子,人也坏不到哪里去,如今每天大小忧愁,终究比死了好。至于陶叔叔家里的那点事,我哪怕这一年都捂着耳朵,也该听说了。剑气长城有一点好也不好,言语无忌,再大的剑仙,都藏不住事。”

    陶文摆摆手,“不谈这个,喝酒。”

    陶文突然问道:“为什么不干脆押注自己输?好些赌庄,其实是有这个押注的,你要是狠狠心,估计最少能赚几十颗谷雨钱,让好多赔本的剑仙都要跳脚骂娘。”

    陈平安没好气道:“宁姚早就说了,让我别输。你觉得我敢输吗?为了几十颗谷雨钱,丢掉半条命不说,然后一年半载夜不归宿,在铺子这边打地铺,划算啊?”

    陶文破天荒大笑了起来,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怕媳妇又不丢人,挺好,再接再厉。”

    陈平安笑了笑,与陶文酒碗磕碰。

    陶文轻声感慨道:“陈平安,对他人的悲欢离合,太过感同身受,其实不是好事。”

    陈平安笑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就该自言自语,自问自答,自消自受。”

    陶文错愕,然后笑着点头,只不过换了个话题,“关于赌桌规矩一事,我也与程筌直白说了。”

    陈平安晃了晃酒碗,说道:“能够一直守着生意上的规矩,是好事。如果哪天一直守着规矩的程筌,依旧愿意为了哪个朋友坏了规矩,那就说明程筌这个人,真正值得结交,到时候陶叔叔你不借钱给他,帮着程筌修行,我来。实不相瞒,在二掌柜之前,我曾经有两个响彻浩然天下的绰号,更加名副其实,一个叫陈好人,一个叫善财童子!”

    陶文指了指陈平安手中的酒碗,“低头瞧瞧,有没有脸。”

    陈平安低头一看,震惊道:“这后生是谁,刮了胡子,还挺俊。”

    ————

    晏家家主的书房。

    晏胖子战战兢兢站在书房门口。

    先前父亲听说了那场宁府门外的问拳,便给了晏琢一颗谷雨钱,押注陈平安一拳胜人。

    晏琢哪怕对陈平安极有信心,依旧觉得这颗谷雨钱要打水漂,可父亲晏溟却说押错了,无所谓。所以晏琢得了钱后,想着稍稍安稳些,便自作主张,替父亲偷偷押注三拳之后、十拳之内分出胜负,除了这颗谷雨钱,自己还押了两颗小暑钱的私房钱,押注陈平安百拳之内撂倒那个中土豪阀女子郁狷夫。结果谁能想到,陈平安与郁狷夫提出了那么一个自己吃亏极大的切磋法子,而那郁狷夫更脑子拎不清,一拳过后,直接认输。你他娘的倒是多扛几拳啊,陈平安是金身境,你郁狷夫不一样是底子无敌好的金身境?

    晏胖子不想来父亲书房这边,可是不得不来,道理很简单,他晏琢掏光私房钱,就算是与娘亲再借些,都赔不起父亲这颗谷雨钱本该挣来的一堆谷雨钱。所以只能过来挨骂,挨顿打是也不奇怪的。

    晏溟头也不抬,问道:“押错了?”

    晏琢嗯了一声。

    晏溟说道:“此次问拳,陈平安会不会输?会不会坐庄挣钱。”

    晏琢说道:“绝对不会。陈平安对于修士厮杀的胜负,并无胜负心,唯独在武学一途,执念极深,别说郁狷夫是同等金身境,哪怕是对峙远游境武夫,陈平安都不愿意输。”

    晏溟问道:“陈平安身边就是宁府,宁府当中有宁丫头。此次问拳,你觉得郁狷夫怀揣着必胜之心,砥砺之意,那么对于陈平安而言,赢了,又有什么意义吗?”

    晏琢摇头道:“先前不确定。后来见过了陈平安与郁狷夫的对话,我便知道,陈平安根本不觉得双方切磋,对他自己有任何裨益。”

    晏溟抬起头,继续问道:“那么如何才能够让郁狷夫少做纠缠?你现在有没有想明白,为何陈平安要提出那个建议了?如果没有,那么我的那颗谷雨钱,就真打了水漂。所有关于这颗谷雨钱带来的损失,你都给我记在账上,以后慢慢还。晏琢,你真以为陈平安是故意让一先手?你还以为郁狷夫出拳却认输,是随心所欲吗?你信不信,只要郁狷夫舍了自身武学优势,学那陈平安站着不动,然后挨上陈平安一拳,郁狷夫会直接没脸喊着打此后两场?你真以为宁府白炼霜这位曾经的十境武夫,纳兰夜行这位昔年的仙人境剑修,每天就是在那边看大门或是打扫房间吗?他们只要是能教的,都会教给自家姑爷,而那陈平安只要是能学的,都会学,并且学得极好极快。更别提城头那边,隔三岔五还有左右帮着教剑,这一年来,你晏琢的一年光阴,其实也不算虚度,可人家却偏偏像是过了三五年光阴。”

    晏琢委屈道:“我也想与剑仙切磋啊,可咱们晏家那位首席供奉,架子比天还大,从小看我就不顺眼,如今还是死活不愿意教我剑术,我死皮赖脸求了好多次,老家伙都不乐意搭理我。”

    晏溟神色平静,“为什么不来请我开口,让他乖乖教你剑术?晏家谁说话,最管用?家主晏溟,什么时候,连一个小小剑仙供奉都管不了了?”

    晏琢一下子就红了眼睛,哽咽道:“我不敢啊。我怕你又要骂我没出息,只会靠家里混吃混喝,什么晏家大少爷,猪已肥,南边妖族只管收肉……这种恶心人的话,就是我们晏家自己人传出去的,爹你当年就从来没管过……我干嘛要来你这边挨骂……”

    晏溟神色如常,始终没有开口。

    晏琢一口气说完了心里话,自己转过头,擦了擦眼泪。

    这位双臂袖管空荡荡的晏家家主,这才开口说道:“去与他说,教你练剑,倾囊相授,不可藏私。”

    晏琢嗯了一声,跑出书房。

    书房角落处,涟漪阵阵,凭空出现一位老人,微笑道:“非要我当这恶人?”

    晏溟微笑道:“你一个每年收我大把神仙钱的供奉,不当恶人,难道还要我这个给人当爹的,在儿子眼中是那恶人?”

    老人打算立即返回晏府修道之地,毕竟那个小胖子得了圣旨,这会儿正撒腿狂奔而去的路上,不过老人笑道:“先前家主所谓的‘小小剑仙供奉’,其中二字,措辞欠妥当啊。”

    晏溟轻轻摆了摆头,那头负责帮忙翻书的小精魅,心领神会,双膝微蹲,一个蹦跳,跃入桌上一只笔筒当中,从里边搬出两颗谷雨钱,然后砸向那老人。

    老人将两颗谷雨钱收入袖中,微笑道:“很妥当了。”

    晏溟想了想,神色别扭,说道:“同样的练剑效果,记得下手轻些。”

    老人一闪而逝。

    晏溟其实还有些话,没有与晏琢明说。

    比如晏家希望某个女儿小名是葱花的剑仙,能够成为新供奉。

    那个原本大道前程极好的少女,离开城头,战死在了南边沙场上,死状极惨。父亲是剑仙,当时战场厮杀得惨烈,最终这个男人,拼着重伤赶去,依旧救之不及。

    后来少女的娘亲便疯了,只会反反复复,日日夜夜,询问自己男人一句话,你是剑仙,为何不护着自己女儿?

    ————

    一个男人,回到没了他便是空无一人的家中,先前从铺子那边多要了三碗阳春面,藏在袖里乾坤当中,这会儿,一碗一碗放在桌上,去取了三双筷子,一一摆好,然后男人埋头吃着自己那碗。

    桌上其中一碗阳春面,葱花多放了些。

    ————

    暮色里,陈平安双手笼袖,坐在门槛上,斜靠门轴,看着生意极好的自家铺子,以及更远处生意冷清的大小酒楼。

    听说当年那位中土豪阀女子,大摇大摆走出海市蜃楼之后,剑气长城这边,向那位上五境兵家修士出剑之剑仙,名叫陶文。

    后来这些个其实只是他人悲欢离合的故事,原本听一听,就会过去,喝过几壶酒,吃过几碗阳春面,也就过去了。可在陈平安心中,偏偏盘桓不去,总会让离乡千万里的年轻人,没来由想起家乡的泥瓶巷,后来想得他心中实在难受,所以当初才会询问宁姚那个问题。

    剑气长城无论老幼,只要是个剑修,那就是人人在等死,已经死了一茬又一茬,死到都没人愿意去长久记住谁了。

    然后浩然天下这么些个王八蛋,跑这儿来讲那些站不住脚的仁义道德,礼仪规矩?

    为什么不是看遍了剑气长城,才来说这里的好与不好?又没要你们去城头上慷慨赴死,死的不是你们啊,那么只是多看几眼,稍稍多想些,也很难吗?

    少年张嘉贞忙里偷闲,擦了擦额头汗水,无意间看到那个陈先生,脑袋斜靠着门轴,怔怔望向前方,从未有过的眼神恍惚。

    陈先生好像有些伤心,有些失望。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