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啼笑姻缘

云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cc,最快更新诱仙欢最新章节!

    情仙求亲受挫,从此以后一蹶不振。非但不再勤加修炼,甚至连姻缘本职也渐渐荒废。人间那些大龄男女怨声载道,很快就传到了天帝的耳朵里。天帝怒斥几回,他这才心不在焉地继续。只是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只凭满腔热血。阴差阳错的姻缘时有发生,他心里却产生隐秘的窃喜。

    世人越是痛苦,他就越是高兴。他不甘心,为何他要替他们做嫁衣,而自己却只能承受孤独!

    后来炽歌婚期将近,却在冰海认识了清瑶。本来他们两个是完全可以解开误会,长相厮守的。但是当情仙在姻缘簿上看到他的名字时,鬼使神差地,改动了结局。

    龙姝到底是嫁给了炽歌,登上了九重天。

    然而听闻,炽歌从未回房。听闻,龙姝每夜摔桌。

    他们这样的痛苦,正是情仙乐意看到的。

    他恨天帝,连着他的儿子也一起恨了。

    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那些风/流韵事,为自己的得意之作庆贺。

    沉醉不知时日,他摇摇晃晃地往回走,却在瑶池边停住脚步。

    曾经以为美好的开始,却原来是个笑话,如今连瑶池守园的小仙都敢嘲笑他。

    “看!他就是那个妄想娶到冰?u上仙的家伙!真是不自量力!”

    “长得倒是不错,可惜只是个下仙,比我们好不到哪儿去!我们只愿三餐无忧,就已经心满意足,他竟然妄想娶到上仙!”

    这样的耻笑,他已经听得习惯,习惯到麻木。

    他幻化出一棵树,倚在树下,闭眼大睡。

    瑶池自然是仙树繁茂,不过如今他学的聪明了。那些仙树,他是碰不得的。

    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这果子还真是特别!”

    他睁开眼睛,只见树下站着一个绝色妖冶的女子。她摘下一颗果子,送进了口中。

    情仙正想告诫,这果子不能乱吃,她却已经吞下。

    她的唇角染上一抹红汁,她伸舌勾去,水眸忽然变得迷离。

    她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风情万种。她轻轻地撕扯着自己的衣衫,低低地吟道:“好热……好难受……”

    她不知道的是,刚刚她吃下的是情果。本是帮助世间男女情窦初开,同时也会令人情/欲高涨。

    情仙本在醉酒之中,朦朦胧胧中,恍惚看到冰?u躺在怀中,对他软声媚语。

    他反手抱着她,将她按在了树干上。

    “你们好大的胆子!”

    这声怒喝陡然响起,情仙立刻清醒过来。

    只见炽歌怒气沉沉地看着他们,一把拉起怀中女子,将她扔进了水中。

    冰寒入骨,女子终于回魂,慌忙解释道:“炽歌!我没有!”

    原来她竟然就是炽歌之妻,龙姝。

    情仙苦笑命运捉弄,也知道今晚在劫难逃。

    龙姝从水中飞起,指着情仙道:“是他勾/引我!我……我被他施了法……”

    炽歌冷笑道:“你身为龙族公主,法力高深,有谁能够对你施法!”

    “炽歌,我对你真心一片,又怎会做出这种下贱之事!我嫁给你这么久,却仍然是完璧之身。你若不信,可以检验!”

    听到这句话,炽歌情绪复杂。羞愤,还是内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忽然一挥手,轻易地将情仙扇飞。只留下一句:“今晚之事,你知我知!若是敢多嘴,绝不轻饶!”

    只凭他的一句话,情仙就立刻从仙界坠落人间。千年修行毁于一旦,他又如何甘心!

    他走遍人间,却发现,竟然没有一处清明之所。贵贱,强弱,从来都是天经地义。这世间,本就没有公平可言。

    天道如此,更何况人间!

    后来他无意中闯入魔界,已经无路可退。不想再四处飘荡,终于选择为魔。只是每月都会身受雷劫之痛,似乎提醒着他过去的耻辱。

    他故意将那晚之事传的人人皆知,大概是天降责罚吧!

    说到这里,情魔冷笑起来:“我已为魔,区区雷劫,又算得了什么!我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天界并非他们想象中的圣洁!天界中的龌龊事,又岂止这些!”

    卿浅心中难过,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寒影继续前行。

    走了很远,似乎还能听到情魔那阴沉的大笑。

    见她一路低头不语,寒影关切地问道:“卿浅,在想什么?”

    “我在想,天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卿浅迷惘地说,“世人眼中,天界何其圣洁。可是为何,竟然也存在这许多不公?”

    “天界,也不过是他们自己的天界罢了。”

    寒影刚说完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半空响起:“让我来告诉你们!”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闪过,将卿浅抢了过去。

    卿浅惊诧地看着眼前之人,欣喜地唤道:“师叔!”

    来者正是师叔,他抓着卿浅,恼怒地说道:“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要不是我在天上呆的无聊,偶尔下来逛逛,还以为你跟墨?h已经娃娃成群呢!”

    “我……我跟墨?h已经……”卿浅不知如何开口,转口问道,“师叔最近可好?”

    “无酒无美人,天天闷也闷死了,你说好不好?”

    “听墨?h说,你是在跟你的师兄练剑,总算是有人陪啊!”

    “别提了,我都要被他虐死了!在上面实在是太失败了,所以下来找找存在感!”

    “那师叔以后就不回去了吧?我很想念师叔呢!”

    “傻姑娘,师叔也是很想念你呢!不过回去当然是要回去的,下来打个酒偷个腥,就立刻回去!不然留下来干嘛,帮你们带孩子吗?”师叔瞪着寒影说,“就算真的带孩子,我也只带你跟墨?h的亲孩子!至于这家伙,我拒绝承认!”

    卿浅慌忙解释:“师叔,你说什么呢!我跟寒影,什么也没有!”

    “那你为何离开墨?h?”

    “我并非想要离开他,而是不得不离开。”

    “借口!我说卿浅啊,墨?h对你那么好,你可千万不要出墙啊!就算真的出墙,也不要找什么魔界公子啊!实在忍不住,找师叔也可以啊!好歹他也是我的师侄,我不会太霸道的!”

    “师叔!”卿浅憋红了脸,“你怎么越来越……”

    “越来越帅是不是?没办法,天界就是养人啊!”

    看着他嬉笑不羁的神情,怕他再说出什么骇人之话,卿浅转过话锋道:“师叔,你还没告诉我,天界究竟是怎样的呢!”

    “这还不简单!回头带你走一遭,就什么都知道了!先不说这个了,师叔我飞了大半天,快要饿死了!快陪师叔去打酒!”

    师叔拽着卿浅往前走去,寒影和子规跟了上来。

    师叔斜了一眼,漫不经意地说道:“美人可以跟着我,魔界公子就免了!”

    寒影道:“我要保护卿浅。”

    “笑话!有师叔在,谁敢伤害她!”师叔不满地说道,“你怎么总是这样阴魂不散!以前我们三个一起时,你也是这样。现在我跑下来找他们,竟然还是这样!”

    “仙君对我成见已深,我无话可说。只是——卿浅身上的鬼脉,只有我才能解开。”

    “管它什么鬼脉!我还不信了!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不敢。”

    师叔虽然恼火,但是也能猜到缘由,所以不再多说。他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子规,笑了起来:“美人,我们见过。”

    子规笑了笑,没有说话。

    卿浅提醒道:“她就是那天幻化成颜——”

    “咳!”师叔陡然一声咳嗽,悠悠道,“打酒!”

    卿浅竟然有些羡慕,他可以做到这样若无其事,而自己却永远都学不会。

    两人走在前面,卿浅低声问道:“师叔,你……你怪我么?”

    “怪你什么?出墙?被绿的又不是我!”

    “我不是说这个。况且……我没有对不起墨?h。我只是想要暂时离开他,两个人都冷静一下。”

    “以前你们两个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怎么现在竟然玩起了冷战?”

    “一开始是因为我在赌气,现在……现在是因为我害怕……”

    “害怕什么?我们都会保护你,没有人会伤害你。”

    “我不是怕自己会受到伤害,而是怕他会越陷越深!”

    “你们该清醒的时候却在沉迷,如今他已经情根深种,你以为他可能走得出么!”

    “对不起……”

    “是我们对不起你,说到底,你也是被命运所害。”

    “离恨殿六弟子之事,师叔相信我么?”

    “傻姑娘!”

    师叔摸了摸她的脑袋,有些心疼。

    远远地走来一个红衫女子,她瞬间飞到寒影面前,唤道:“公子!”

    原来夭欢已被寒影放出,听闻他回来,特意前来迎接。

    她感激地说道:“多谢公子恩德!”

    寒影笑道:“你该感谢卿浅。若不是她,我也不会这么快放出你。”

    夭欢对卿浅道了声谢,看到一边的,媚然一笑:“仙君,我们又见面了!”

    师叔轻笑一声:“你们魔界之人,行事还真是诡异!”

    “再怎么样,也比不过仙界啊!”夭欢靠了过来,情绪不明,“难道很久之前,仙君真的没有听过我?”

    “我听过的美人太多,实在是记不住。唯一记得的,就是我该打酒了。”

    师叔摇晃着酒壶,拽着卿浅瞬间消失。